讓生命走得溫暖!如何面對臨終病人的心理困境

面臨人生終點在眼前,誰都不想離開這美麗的世界。(圖/shutterstock)
面臨人生終點在眼前,誰都不想離開這美麗的世界。(圖/shutterstock)


文/

面對臨終病人,除必須關注因造成的身體不適之外,有時候心理問題亦不容忽視。特別是臨終病人因為生理部分的種種影響而產生意志混亂甚至譫妄,進而產生被害妄想,覺得家人想危害自己、偷走貴重物品,並產生打人或罵人等攻擊行為。

所謂的「譫妄」是一種認知損害失調障礙,它會影響一個人的思考、推理和記憶方式,主要的跡象有意識狀態或情緒激動狀態的突然變化,例如:感覺昏昏欲睡或焦躁不安。有譫妄症狀的人可能會感覺困惑、迷惘、注意力無法集中,也可能會有記憶力方面的問題,或感知能力的變化。這些症狀包括產生幻覺,或感覺經歷不真實發生過的事件。

某些癌症及治療會對大腦及心智產生影響,繼而產生的醫學併發症中,譫妄是最普遍的徵狀。對於癌症末期或臨終癌症病人來說,譫妄是一個常見的問題。由於譫妄的症狀很令人煩惱不安,譫妄對病人及其家屬來說是非常有壓力的。

此外,譫妄使得健康照護人員在評估及處理病人的其他症狀時,變得更複雜且不容易,甚至會影響病人接受癌症治療的情況。

玲姨被診斷子宮內膜癌時已是第四期,除了骨盆腔內的病灶外,腹膜外的肋膜積水亦顯示被癌細胞侵襲。住院治療期間她總是淚流滿面,除了化療造成的痛苦,還有先生冷漠的態度。

玲姨不只一次向我或傾訴著,先生自年輕開始便喜歡去舞廳跳舞,即便年輕時年幼的孩子需要人幫忙照料。先生認為那是玲姨的工作及責任,丟下一句:「我要去跳舞了。」後即關上大門飛奔離去。

面對如此情況玲姨也只能咬著牙根,隱忍心中不悅,把屎把尿的把三個孩子拉拔長大。而她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必須接受化學治療,每回治療後返家休養,先生依然故我,不管玲姨是否因身體虛弱而需有人陪侍在側。吃過早飯後便出門跳舞,不到天黑不會返家。這期間玲姨餓了得自己煮飯,身體不舒服也得自己去看醫生,因為先生不會接她的電話。

面對這番局面身為局外人的我無法多說些什麼,畢竟這是病人的家務事。也只能勸玲姨看開些,把身體照顧好,也好過對凡事產生怨懟。而聊天讓玲姨傾訴苦楚、倒倒心中的垃圾,也頗具釋懷之效。後面幾次住院,玲姨想開了,身體是自己的,先生不照顧她也沒辦法,只能靠她照料自個兒。

後來經歷第一輪治療後,玲姨進入緩解期,陸續在門診追蹤。聽主治提起玲姨的先生似乎有些許轉變,常主動詢問病況與注意事項,似乎跟之前那個漠視玲姨又老是自顧自跑去跳舞的先生大相逕庭。或許是因為擔憂將永遠失去牽手,所以人也變了吧。

幾個月後玲姨的病情急轉直下,從肺部與多處淋巴結出現大小不一的病灶,經過切片後證實為癌細胞轉移。玲姨的癌症復發了。後續幾次住院先生都陪侍在旁,主動為玲姨買好膳食,也未到處亂跑。看著他們兩人和睦相處,我也替玲姨高興,至少先生真的洗心革面,開始重視玲姨也願意陪侍在側照料。

只是癌細胞可沒那麼好商量,即便我們使出各種招數,更換各式化學藥物治療、放射線治療最後甚至連昂貴的免疫藥物治療都上陣抗敵,玲姨的癌患猶如高牆般不容侵犯。我們節節敗退,玲姨的症狀逐步轉壞,到了必須抉擇是否要接受急救或放棄急救的當口。

玲姨聽著主治醫師解釋病情,臉色逐漸灰暗跟著哭了起來。

「我想要活下去,醫師幫幫我,我不想死。」

這是每位病人的心願,面臨人生終點在眼前,誰都不想離開這美麗的世界。但是醫學終究有極限,也有許多我們能力所不及的地方。安撫好玲姨的情緒後,醫師囑咐我讓安寧團隊一起來照顧她,現階段除了與死神拔河外,也希望讓病人能無憾地離去。

而安寧共照師來與玲姨和先生談話,並且確認後續的治療方針以緩和醫療為主,也提供相關的資訊,同時我們也開放家人可以隨到隨探病。畢竟對玲姨來說,所剩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就在與安寧共照師談話過後一周,某天晚上玲姨突然躁動不安且情緒崩潰。她指著先生大罵且翻出陳年舊帳,似乎要把積壓多年的怨懟通通發作出來。

「我算是瞎了眼才會嫁給你,辛苦幫你養大孩子,你除了跳舞以外,曾經幫過我的忙嗎?」

「我命苦呀,連剛剛化療出院回家也要自己煮飯吃,你根本就不理我。現在突然對我這麼好,你有什麼企圖?你要我的錢嗎?還是我的黃金首飾?你是混蛋王八蛋,我什麼都不會留給你。」

責罵先生過後玲姨情緒高昂地哭著不睡覺,驚動同房其他病人。值班醫師幫玲姨處方了助眠藥物,先讓她入眠。隔天主治醫師查房,玲姨醒來後依舊對先生不停開罵且覺得先生要害她,但她對人時地混亂,甚而已經有語無倫次的情況。

面對末期疾病的無奈,身心靈的雙重壓力下,有時候病人會產生許多脫序行為,甚至與親屬發生口語或肢體上的衝突。(圖/unsplash)

主治醫師對先生解釋,玲姨是因為譫妄造成相關症狀,甚至有所謂的被害妄想。特別玲姨不斷要求出院回家也提到昨夜見到已過世的母親,也建議先生考慮完成她的心願。

關於臨終病人的譫妄,譫妄症在臨終病人中是很常見的,有些人認為幻覺是臨終病人在臨近死亡時的其中一部分過程。例如有的病人會覺得家屬要謀奪家產,所以希望他早點過世。或是家屬不停追問錢財去向,也是心機叵測。通常面對這種情況,除了給予藥物協助安撫情緒,完成病人心願也是治療其中的選項之一。而玲姨急著想回家,是否她也感應到時日不多呢?

等玲姨的兒子抵達病房後,她對著兒子傾吐許多事情,從年輕時先生不顧家只想著自個兒跳舞為樂,到生病後先生依舊故我。玲姨對先生後續的轉變似乎有所顧忌,她對兒子說先生會對她這般好,其中一定有什麼目的。

兒子身為晚輩也只能盡力安撫母親的情緒,在主治醫師許可下,兒子帶著玲姨返家休息。我們也提供相關的就醫訊息,如果玲姨在家裡有任何變化須立刻就醫,也可透過急診的方式返回醫院救治。

當天下午,玲姨離院了。我明白她與先生有著多年恩恩怨怨,我衷心祝福她在離開前,能與先生和解,好好的道歉道愛,方能完美的與人世道別。

幾周後,安寧共照師告訴我,玲姨已於上周末在家裡於睡夢中安詳離世。

這段時間她都與家人相處,這段期間醫院的居家團隊也去探訪過她。當時玲姨的精神很好,說話鏗鏘有力,而且情緒安定許多。團隊探訪後沒幾日,玲姨便安詳離去。掛上電話後,我想玲姨已經做完此生的功課,願祂無牽無掛去到一個沒有病痛的世界。至於那些夫妻間的風風雨雨,也隨著玲姨的離開,隨風而逝再無人提起。

●專欄「天使巡房」,每月與你有約:那緹,來自北臺灣,素日在醫院裡打滾,看盡人生百態,於巨塔中陪伴病患走過人生低潮憂谷重新面對嶄新人生。更多暖心互動內容,敬請期待。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癌症 安寧照護 護理師 醫師 天使巡房 那緹 創,專欄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武俠影后」鄭佩佩 她的作品陪伴一代人成長

《重慶森林》30年了 依舊是都會愛情神作

以豬為師 健康與肥胖研究的啟示

請許我一個孩子 卵巢癌患者的生育夢想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