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文學獎精選/安平劍獅,有何不同?

安平老街劍獅埕有知名劍獅牆,有5隻造型劍獅,相當吸睛。記者黃宣翰/攝影 黃宣翰
安平老街劍獅埕有知名劍獅牆,有5隻造型劍獅,相當吸睛。記者黃宣翰/攝影 黃宣翰

琅琅悅讀「——0到400之間 」系列活動,精選書摘及近五屆台南文學獎獲選作品,由【我們日常】、【】、【我們所在】三大主題,帶領您一同遊台南!

文/林世明

尋獅

那天從高鐵沙崙站,搭乘區間車來到了臺南。出了車站,但見天色烏雲密布,心想慘了,要下雨了。故鄉的午後,總會下起短而急促的雷陣雨,我一直沒有養成出門帶傘的習慣,以致我對臺南溽暑的記憶,總是和淋雨躲雨的場面綁在一起。

我想到那年高中畢業,離開臺南之前的最後一個夏天,閒居在家等待放榜,下午一兩點,我常騎著腳踏車,漫無目的在陽光盛大的府城晃蕩,最後往往朝著安平的方向騎去……

單車搖晃著盛夏的炙熱,雙輪與運河的風競速,切割每一寸天藍與地平線景緻。迎面襲來焦躁的風,實未感覺一絲沁涼。也許,這正是前途未卜茫茫心情,讓精神陷入巨大烘烤之中。暫且擱下單車,徒步彎入巷弄;忽見家戶門前,各種不同劍獅模樣迎賓,著實令人眼睛一亮。

有些素雅樸拙,有些鮮麗繁複,表情不一。這些口啣單劍或雙劍的獸牌,正逗引一顆年輕心靈。頂著豔陽,揮汗如雨,穿越曲折市街,在青春的轉折點,和萬獸之王欣然相遇。我細數每一隻奔赴眼瞳的神獸,像捻熄燈火的深夜,和熠熠群星對視的正面衝擊,感受這避邪、祈福與鎮煞的特殊標誌,如此強大魅力。不管是灰泥塑造或是彩色陶瓷燒製,都呈現極高藝術價值。

一遇成永恆,彷彿開啟吸附黑洞,多年後逐漸探究背後文化意涵。劍獅的出現,可推演至明鄭時期,士兵們將盾牌與武器,掛於門口即具有嚇阻宵小作用。安平區閩式建築瓦屋陳列,咾咕石砌成的牆壁,印證這段壓艙石歷史,港口船運的暢行故事。閱讀時代風華,這裡符合「慢遊」特質,踅進心靈的蜿蜒。偶爾抬頭,門上巧妙布置,獸牌安然形塑,廳前則以八卦鎮壓,梁柱上太極圖案鮮明。至於屋脊,擺設了能招風起霧,法術高深的蚩尤土偶造型。其他還有碗、缽、罐、盆、罈、爐各式替代品,信仰與生活緊密通信。

長大後離開家鄉,踏上真正猛獅的國度。有幸參與「獵遊」活動,在非洲坦尚尼亞的賽倫蓋提草原,旅人坐上吉普車,尋訪四散的野生動物。以雙眸巡狩,長鏡頭取代獵槍的蠻橫。天寬地闊的土地,生命忽然變得飽滿俱足;草原上奔騰的各式羚羊,墨黑與飛白相間的斑馬,成群牛羚遷徙之盛大場景,一切如此自然可觀。這些豐沛的能量,不約而同擁擠至眼睛視窗,龐大生機正澎湃起舞。而獅子是當中的獵食者,目光如炬伺機而動,伏躍之間充滿張力,時刻撞擊平靜的畫面。

獅子領域性極強,體格健壯的成年公獅,善於聯盟策略,共同抵禦其他獅群的挑釁或入侵。這和風獅爺及劍獅坐鎮功能不謀而合,均為安置屋舍之外的辟邪厭勝物。或戍守屋脊,或門楣值勤,他們分工合作,防禦村落外邪佞的侵擾,寂靜而堅執擔任,保護家園的責任。

彷若初遇非洲草原獅子的悸動,在古都的熱情凝眸中,獅子啣劍圖騰總是閃爍光輝,引人入彀。

車站外,忽焉而至的暴雨,拉我溯源記憶深處。不管陰晴寒暑,臺南安平總是屬於美學範疇。我依著光圈的景深前行,有時特寫虛化背景,有時廣角交代環境與細節。曾經尋獅的喜樂,猶如探索自性內在過程,每一步都是驚嘆,也都是無窮想像。

●本文為「第十三屆」獲選作品。由臺南市政府文化局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琅琅悅讀」,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台南400 臺南文學獎 我們記得 文學之旅 LOG IN 台南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臺南文學獎精選/心裡的雨,結束了就好

臺南文學獎精選/瀨下魔幻年華

臺南文學獎精選/安平學子,錄取成功

臺南文學獎精選/歸來風景依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