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預言台灣將沉沒?文策院得獎作家林庭毅 末日奇幻新作!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文/林庭毅

清晨,當林少恆冒雨終於穿過泥濘的停車場,踏進這座療養院時,他甚至不知原先的大門跑到哪去了,金屬卡榫斷面很銳利,可能一瞬間就被強風折斷。這裡是鄰近鄉鎮最好的療養院之一,也曾獲得評鑑優良的成績,但寬敞的接待大廳白色地磚覆蓋五公分厚的稀泥,原先醫療院所獨特的消毒水氣味,剩下潮濕的土壤腥味,以及有股化學藥品醇類的刺鼻味道從走廊盡頭傳來。

林少恆緊握背包,裡頭裝滿了從活動中心搜刮來的飲水、餅乾、電池與簡易包紮用品,他甚至還偷了前來幫忙疏散的里長一支對講機。原以為這些物資能幫上忙,但順著積水長廊走去,見到在微弱緊急照明燈旁,有具包裹在毛毯裡、斜坐在輪椅上的老年人遺體,林少恆滿腔的熱血頓時冷了下來。

他靠近掀開一看,發現這老人口鼻都有爛泥和水,似乎因為不良於行,跌倒在地被泥水溺死的,林少恆第一次見到如此悲涼的死法。但老人似乎又被人扶起安放在輪椅,又用毛毯覆蓋遺體,看來是工作人員所為,但人呢?

「有人在嗎?」林少恆大喊。

沒有回應,僅有的水流和風聲,一下就把他的聲音吹向遠方。

林少恆繼續前行,順著不知是被沖開或是被人開啟的病房大門一一搜尋,種種跡象皆顯示,不久前,情況惡劣到所有人員不得不撤離。雖然林少恆是趁著風雨減弱的空檔才能勉強入內,但山區的風雨瞬息萬變,他也沒能把握是否能順利離開。

但他還沒找到石爺爺,也不曉得是否被工作人員帶離,正猶豫時,發現有個身影從另一頭的病房快步衝出,那人全身泥濘,但依然可以辨認出他穿著院方工作人員的白色制服,只是他的舉止有些奇怪,不停回頭看著病房,然後才離去。

「喂!等一下!」他話還沒說完,那人就已消失在療養院大門附近。

「可惡!得問到他其他人去哪裡才行。」林少恆發現水流開始上升,已逐漸來到小腿的高度,涉水前行變得相當困難,眼看就要追丟。

大廳處忽然傳來熟悉的喊叫聲。

「阿恆!你在哪?」

「喂!林少恆,叫你不要來,結果還是偷跑來,你每次都說謊!」

是張誠和吳文心。

「你們怎麼來了?」林少恆從長廊探出身子,對著遠方大喊。距離雖遠,但他倆的聲音一下子就讓林少恆認了出來,只是他沒想到這兩人真的跟來了。其實他也清楚,這兩人早就知道自己愛說謊騙人的個性,只是就改不了這個習慣。而對方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若林少恆真的想做什麼,誰也攔不住。

「終於找到你了!阿恆,我問你喔!你剛剛有沒有碰到⋯⋯剛剛我發現他從活動中心跟在你後面⋯⋯」張誠大喊,但聲音被狂暴風聲截得斷斷續續。

「誰啦?先不要講這個,快幫我攔著剛剛從門口離開的工作人員啦!」林少恆指著大門吼,但不曉得兩人有沒有聽清楚。

眼看對方是追不上了,林少恆決定把握時間,先到工作人員最後離去前的病房看看。

涉水前進到病房門口,一入內,發現病床上有個人影。

正是他要找的石爺爺。

但對方閉著眼,一動也不動,情況似乎不太樂觀。

沾滿泥濘的病床邊,居然擺放著被拿起的呼吸器,以及一個裝有藥劑的透明針筒,從旁邊僅剩的藥劑包裝,認出是一款叫「吩坦尼」的強效止痛劑,但從針筒裡的藥劑份量來判斷,這是正常的用量嗎?會不會太多了⋯⋯

他想起剛才舉止怪異的工作人員,內心忽然警覺升起。

難道我目睹了一起謀殺事件?

林少恆想起不久前見到的老人遺體,內心一緊,立刻來到石爺爺身邊,緊張地伸手朝他脖子動脈摸去⋯⋯

忽然,石爺爺被他指尖一觸碰,嘴邊動了動。

「嗚⋯⋯」石爺爺喉嚨發出不成句的聲音。

他沒想到對方還活著,反應迅速,立刻想把呼吸器裝上,但發現儀器早已沒電可用。

眼下僅剩一條路,盡快離開這裡。

林少恆衝出房外,朝坐在輪椅上的老人遺體拜了拜:「抱歉,借你的輪椅一用,裡面的爺爺比較需要啊!」

他把輪椅連同死去老人推進房內,接著把遺體抱起放到病床上,打算再把石爺爺挪動至輪椅。

此時,房外傳來陣陣水花聲。

「張誠,你動作有夠慢!我找到石爺爺了,快過來幫忙!」

林少恆興奮地回頭大喊,赫然見到站立在門口的人,卻讓他張著嘴驚訝到閉不起來。

那是個身高比他略矮、臉頰清瘦、理了個大平頭的凶惡少年,穿著一件黑色的運動衣,因為雨水濕透緊貼著身體,凸顯他精瘦的體型,額頭還有個明顯的傷痕,看起來更顯得不是善類。

「你以為我關到裡面,你就贏了?」

少年語氣冰冷說。

「他媽的!瘋狗!搞什麼!你為什麼在這裡?」

林少恆一臉茫然,他不知道這個與他打了無數場架,甚至被關到少觀所的徐志益,居然出現在此!

難道剛剛張誠在說的人,就是他?

他從活動中心一路跟著自己,究竟想幹什麼?

等等⋯⋯

他瞥見徐志益手邊拿著一把摺疊刀,緊握的掌心用力,手臂青筋暴起。

喔,好吧,這卑鄙傢伙還算有點腦袋,倒是選了一個絕佳時機。

颱風天,沒有監視器,以及大量的水流沖洗掉證據⋯⋯

怎麼想都是一個發生命案的超完美地點。

如果加上打算謀殺石爺爺的那人,還有可能是兩起命案。

若論打架,林少恆可沒怕過,但萬一傷到石爺爺,不就死定了!

林少恆想到此,趕緊說:「你不要鬧了,先離開這裡再說,要去哪裡打,你決定,不然我讓你一隻手都可以!」

在這短短幾秒內,療養院大廳傳來泥水和石塊碰撞的聲音更猛烈了,使他想起果汁機啟動的聲音,只是這裡頭攪動的東西恐怕不太讓人喜歡。

「真的是他!我就說我沒看錯!」張誠的聲音從走廊傳來,看起來是跟旁邊的吳文心說話。

徐志益沒打算理會這兩人,抓起摺疊刀就往病房內衝。

林少恆情急下,抓起一旁桌面的呼吸器用力推去,撞到牆壁發出巨大的聲響,但僅能阻止幾秒,徐志益又朝他撲來。

「我到底是惹到你什麼?看我這麼不爽!」林少恆大喊。

其實徐志益跟他的大小衝突不斷,不過認真說起,他倆從第一次見面就看不順眼彼此,真要說嚴重的衝突,恐怕也是徐志益打算擄走吳文心那次,但起因也是林少恆當著徐志益正在追求的女孩子面前,大開他打輸自己的玩笑。而那場架,其實勝者是徐志益。誰知道衝突越演越烈,原本就不擅長控制情緒的徐志益,惱怒後把目標動到吳文心身上。但這也踩到林少恆的底線,造成前幾個月無法收拾的局面。

二人在病房扭打成一團,水花濺得到處都是,林少恆顧及石爺爺,擋在他前方,面對殺紅眼的瘋狗,白白挨了好幾次刀。在這瞬間,他感覺到,瘋狗是真的打算殺死自己。

「一直擋在這裡,這老頭子很礙事!」徐志益大吼,竟然朝石爺爺推去,輪椅重心一偏翻倒,整個人摔入積水中。

「幹!有種對我來就好!」林少恆怕石爺爺重演溺水悲劇,趕緊彎腰去扶,也不管是否破綻大開,背對著別人,眼看就要被刀捅。

「好了啦!你們兩個打夠了沒!」吳文心在後方大喊。

此時,比他倆更為高壯的張誠,溜進病房,一把抓住失控的徐志益,一邊把他往走廊方向拖去,說道:「下次我當裁判,你們再找時間好好打,現在先別鬧。」

「關你什麼事!信不信連你我也一起打,你這個臭跟班的!」徐志益嘴上不停罵著,但張誠不為所動。

三人站在走廊,吳文心首先發覺水流越來越不對勁,幾乎快淹到大腿高,已經很難行走,要房內的林少恆盡快帶出石爺爺。

書名:《災難預言事務所》
作者:林庭毅
出版社:奇幻基地出版/城邦文化
出版時間:2023年10月7日

少了瘋狗來鬧場,林少恆喘口氣,動作敏捷地將石爺爺從水裡扶起,心想輪椅應該是不能用了,於是一把揹起石爺爺,只感覺他體重好輕,也不知道情況如何,反正先離開這裡再說。就在他轉身面對門口時,一連串令人驚懼的水泥斷裂聲忽然從天花板傳來。

林少恆以前做過不少行為,但聽見整棟建物發出鬼嚎般的摩擦與斷裂聲,就算膽子再大,心臟也快跳了出來,知道時間不多了⋯⋯

●本文摘自/城邦文化出版之新書《災難預言事務所》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奇幻基地 文學 文策院 冒險 奇幻 小說 書摘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大谷翔平結婚!被稱棒球天才的他成為「二刀流」的關鍵解密

寵物被棄養大多出自這原因 和牠成為家人前飼主必須做好哪些準備?

想學好日文不要怕犯錯 學會文法架構也看懂當地待人處事文化

有錢人與一般人閱讀的差異?養成富人思維的4階段閱讀習慣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