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爆紅CP 「YinWar」代表作《愛情力學》原著上市!渣男學長和傲嬌學弟的揪心虐戀

泰星YinWar在新北宏匯廣場Zepp New Taipei舉辦首次台灣見面會。記者李政龍/攝影;聯合報系資料庫 李政龍
泰星YinWar在新北宏匯廣場Zepp New Taipei舉辦首次台灣見面會。記者李政龍/攝影;聯合報系資料庫 李政龍

文/Faddist

考試期間的日子相當難熬,尤其這還是期末考,更是讓人備感壓力。我之前曾在期中考期間整天彈吉他、跟朋友們黏在一塊兒,而且因為當時還不太熟悉大學生活,最終成績也就不如預期,只能在期末考前加倍苦讀,總算幸運地熬過最後兩、三天的考試。

我依然跟直屬學姊坐在店裡,隨著Yiwaa學姊打電話把大二的學長姊也叫過來,我們的陣仗也越來越大了。今天這場聚會的核心主旨,是要替Vee學長緬懷他的過往人生,拿這理由來揪團喝酒,顯然是完全沒有要替主角本人著想。 回到座位後,我依舊坐在Vee學長對面,學長依然面無表情地繼續喝酒。我偷瞄著這群人裡最帥的那位,而他也回望著我,那雙原本只透著陰鬱和紊亂的雙眼,現在卻多流露出了些總感覺是因我而起的東西。

「Vee學長……我問你喔,你真的跟Ploy學姊分手了嗎?」我聽見Son開口問。我不知道大家都在聊些什麼,畢竟根本就沒多認真在聽,但Vee學長在聽見這個問題後,便將視線從我臉上移開,轉向問話的人。

「還沒……」低沉的嗓音毫無起伏,「她說先暫時分開。」學長接著說。我看見 Vee學長雙眸中的哀傷,這樣的事,想必誰碰上了都會傷心。想想當初的我,只是單戀著 Bar學長,但在看到他交男友時還是痛苦得死去活來,而Vee學長他們都已經交往了這麼久,若不傷心就算不上是人了吧。

「我學長好酷啊。」Pak學長舉起酒杯喝了一口。

「那學長,你不會覺得可惜嗎?」Fuse問。

「不然你要我怎麼辦?」學長淡淡地反問。

「不哄她一下嗎?」 聽了 Pak學長的問題, Vee學長便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看似若無其事,卻讓我忍不住暗自竊喜。真是太罪惡了在人家分手時這麼開心,該下地獄的。 「一開始也想好好談,但我現在覺得分開也好,我才能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事。」

Vee學長的一席話讓眾人都陷入沉默,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他身上,尤其是跟他同屆的學長姊們。 「我覺得……Yoo哥說的準沒錯,你一定有些什麼事。」 Pond學長說著便伸手指向 Vee學長。

「又關你屁事?」Vee學長拍開對方的手罵道。

「好粗魯啊,把拔是帥哥,講話不可以這麼難聽喔。」Pan學姊說著露出甜甜的傻笑,她大大的眼睛此時已經有些溼潤,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來的,但怎麼已經喝醉了?

「妳別再叫他爸爸了,他都沒老婆了,妳要當沒媽的孩子嗎?」Kla學長說。 「不要啦……把拔,你趕快找個新媽媽嘛,來,這邊隨便挑吧,學學 Nuea那傢伙,他才剛吃完一位嫩妹呢。」

「靠!我什麼都沒做!」Nuea學長扯著大嗓門說,還往我這邊看了一眼。

「沒做個屁啦!Mark要是沒坐在這裡,你也不會回來啦。」Pond學長拍了拍 Nuea學長的肩膀。

「關我……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本來沒有要這麼禮貌的,但接收到對面那人的視線,只好緊急轉換了口吻。Vee學長不喜歡聽我爆粗口,特別是對學長姊,我只好改一下自己的說話語氣,讓整句話聽起來不過於失禮。

「學弟啊,你是真的不知道啊?Nuea他……」

「我要回去了。」Vee學長說著便站起身,正在說話的Kla學長只好停下來看他。

「是要回去抱老婆?你也沒老婆可抱了,回去幹嘛?我們是來陪你緬懷那位超~~讚女友的耶。」Kla學長說。

「還真是謝謝你們虛情假意的關心喔,剛剛聊的事有哪件是跟我有關的?聊個五分鐘叫安慰喔?」Vee學長回嗆,眾學長姊露出了歉疚的表情。 「別這麼凶嘛……我都來不及反省了。」Yiwaa學姊說。

「妳的表情跟講出來的話都超唬爛的啦。」Vee學長推了下Yiwaa學姊的頭。 「好壞喔……」 Yiwaa學姊哀號著撲到 Kla學長身上,「那你現在好點了?」

「嗯。」Vee學長點點頭。

「你這樣回去沒問題嗎?」Nuea學長問,Vee學長若有所思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又轉頭看看我。

「……Mark說要跟我一起回去。」啊?我揚起眉頭望向他。

「過來啊。」他強硬地說。簡短的命令句和有所求的視線,讓我情不自禁地放下了酒杯。

「他們什麼時候變那麼熟的啊?」我走上前時,聽見Khampan開口問。

「嗯……就是說啊。」Nuea學長說著便望向Vee學長。

「不知道……應該比你早吧。」Vee學長平靜地說完便看向我,用眼神示意著「跟我走」。我安靜地跟在他後面往外頭走,離開前也不忘闔起雙手,向一頭霧水的學長姊們行禮道別。 我跟著Vee學長走出酒吧,學長轉身看我,停下腳步等我跟上,好多人都在往我們這裡看,但學長卻好像一點都不在意,反倒是我覺得很不自在,好久沒被這麼多人盯著看了。

「那是Vee學長嗎?」

「在哪……你是說那個超帥的校園王子嗎?」 「對啊……剛跟 Ploy學姊分手的那位啊。」

「那個男生是誰啊?」

「拜託別跟我想的一樣啊,我們已經失去一個Gun了。」

「老娘要定學長了。」

「人家要的如果是別人,妳也吃不到啦。」 傳進耳裡的議論聲令我不覺地停下腳步,話題中心的帥氣男人好像也聽見了,他轉頭對那些人投去惡狠狠的視線,周遭於是安靜了下來。

「你停下來幹嘛?」他不悅地說。

「沒事……」我應了聲便繼續跟上。

「等那麼久也覺得很不爽吧?」在我終於跟上他後,學長開口問。我望向學長的臉龐,想確認他這句話是指什麼,年長的他沉默不語,只是朝我微微一笑。 「走到我旁邊來啊。」他轉過身與我並肩,我們沒有牽手,也沒有勾著彼此的手臂,在成雙成對而來的人潮中顯得突兀。原本還以為會穿幫,但現在只覺得穿不穿幫都無所謂了,只要能讓我稍微走在學長身旁就好。 因為待在學長身邊,讓我感覺很好。 *** 我在一幢房子前停下腳步,曾經以為自己不會再來到這裡了。我望向學長,對方卻只是挑起眉毛,像是在問我「怎樣?」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跟著學長踏進他的家門。

屋裡一樓只留了幾盞燈沒關,我瞥向牆上的時鐘,再環顧了整間屋子,都晚上十一點了,這個家還開著燈嗎?還是為了兒子留的,怕學長喝醉了找不到回房間的路?但才沒那回事呢,學長他走得可直了,根本像沒喝酒一樣,就算眼眶看上去有些紅腫,也不是酒精造成的。

「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唉呀……Mark。」我跟著學長往樓上走時,Yoo哥正好走下樓,我在樓梯口停下腳步,讓對方先下來,雙手合十、面帶微笑地向他問好,他也微笑以對。 「那幹嘛留著燈不關?」Vee學長問。 「我要出門啊,Kook他們要我幫忙改東西,也不知道是在搞什麼鬼,浪費我時間。」Yoo哥抱怨完後便停留在原地,盯著Vee學長看。 「你要出門就快去啊站在這裡幹嘛?」做弟弟的人抬頭看了看哥哥,再看看門口。 「你停在這,我就也想停一下啊。」Yoo哥雖是在對Vee學長說話,眼神卻投向了我。 「你欠揍嗎?想去哪就快去。」Vee學長推了下Yoo哥,拽起我的手臂,拉著我上樓回房;我一句話我沒說,轉頭看了看Yoo哥,只得到對方一個微笑。 久違地進到Vee學長的房間,我四處張望了一下。上次是我第一次,也是最近一次來到這裡,本以為再也不會踏進來,卻還是傻傻地跟來了,此時的我已經坐在Vee學長的床尾。

「啊……」我從Vee學長手中接過熱水,定睛一看便發現是薑茶。 「看什麼?不是稀飯啦。」關稀飯什麼事? 「跟稀飯有什麼關係?」我開口問,拿起杯子啜飲了一口,方才的微醺感得到了緩和,喉嚨也放鬆了許多。學長還真厲害啊,感覺他喝了很多,怎麼都沒喝醉?

「……你跟 Yoo是怎麼回事?」喝完薑茶後,學長開口問我。什麼叫怎麼回事?這人說的是人話嗎?

YinWar幾乎要接吻。記者李政龍/攝影 李政龍

「沒怎樣啊。」我簡短地回答。表面上是沒什麼,但其實還是有什麼的。 Vee學長那天跟我說要去找Ploy學姊後,我便靜靜地待在自己房間等著。沒錯,我那時有想過偷偷把耳朵貼在門板上,聽聽他們在講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沒那麼做。一直到隔天,Yoo哥傳臉書私訊問我Vee學長在哪,我也就老實跟他說了。應該不難看出Yoo哥早已知道我和Vee學長之間有些什麼,打從初次見面時,被他那犀利的眼神看著,就覺得這個人有本事看穿一切。

我也沒跟Yoo哥聊太多,只知道他那天 Vee學長帶回家了。Yoo哥後來都有持續跟我聯絡,像是在跟我報告Vee學長的狀況。我擔心歸擔心,但還能怎樣呢?難道要我打電話給他?其實我根本也連絡不到學長,只能從Yoo哥那裡得知消息。 「你要我相信這種話?」Vee學長惱火地瞪著我,語調沒有絲毫起伏。

「真的沒怎樣,就是有聊一下……」 「Mark……那是我哥,我都已經跟Ploy分手,要去找你了,結果你居然跟我哥私下來往起來?」學長伸手撩了下頭髮,走到書桌旁拉了張椅子,坐下來跟我談話。

「你們不是暫時分開而已嗎?」我忍不住在心裡偷笑,看到有人因為我而變得心浮氣躁,也是蠻爽的。

「那就跟分手沒兩樣了吧?她都已經有了別人……大概不會再回頭找我了。」他垂下了視線,我意識到自己不該拿學長的感受作樂,差點就忘了他們有多相愛,會因此而很失落也不奇怪。 「我只有跟 Yoo哥聯絡而已,」Vee學長聽了這話才抬起頭來,「因為聯絡不到你啊,只能找Yoo哥。」

「拿去。」我看著學長遞過來的手機,蹙起眉頭。「想加什麼就全拿去加。」

聽見這句話,我忍不住低頭偷笑,將螢幕已經解鎖的手機接到手裡點按起來。「好了。」我將手機還給對方。

「不要再從別人那邊問我的事了,想知道什麼就自己問我。」學長以暴躁的口吻說。 「嗯。」我不知道還能回什麼話,只能應聲表示明白。我想知道、想問的事可多了,只是不知從何問起。我想知道他跟所謂已經分手的那個人是真的分手了嗎?想知道暫時分開是分開多久?想知道他現在還痛苦嗎?對她的愛還有多深呢? 「你那樣看我是什麼意思?」他突然出聲問我,把我嚇了一跳。他發現我一直在盯著他看了嗎?那我望著他的眼神,他讀懂了嗎?

「想知道什麼就問啊。」學長走向坐在床上的我,我本來不想別開臉的,但他帥氣的臉龐低頭湊了過來,令我還是別過了頭。 「太……太近了。」我躲開了學長,他停下了動作,我們的鼻尖短暫地相碰一下……接著學長便將臉埋向我的肩膀。 「Mark……」

「嗯?」

「Mark。」

「怎樣啦?」我沒好氣地問,被這一個勁兒地喊著我的名字,卻什麼都不說的傢伙弄到有點煩躁。

「就只是想叫你。」

「什麼跟什麼?」我推開眼前的人,他在我身旁坐好,我們對望了一會兒,他才平躺到了床上。

書名:《愛情力學Love Mechanics(同名超人氣網劇原著小說.上下冊套書)》
作者:Faddist
出版社:春光出版/城邦文化
出版時間:2023年7月4日

「你是怎麼做到不再喜歡 Bar的?」他望著我,以低沉的嗓音提問。我回望著他,不由得嘆了口氣,別開了頭,我實在不想看到他那悲傷的眼神。

「我沒有不再喜歡。」

「什麼意思?」 我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接著說,「我沒有不喜歡,只是不再想得到他了。Bar學長很開朗、可愛,誰會喜歡他都不奇怪,但 Gun把 Bar學長照顧得很好,看到他過得幸福,我也覺得很開心。」 「怎麼辦到的?」對方不敢置信地問,我微微勾起嘴角,也在他身邊躺下。

「怎麼辦到的,難道還需要我說嗎?」我轉頭面向那張英俊的面龐,朝他投以淡淡的笑容。 Vee學長先是愣愣地盯著我看了一會兒,才輕輕乾咳了幾聲。「你轉過去啦。」他推開我的臉,自己也別過頭去。

「哈!你害羞喔?」我追問著貼近他。就算我是被學長壓在下面的那個,那也不代表我要軟弱嬌羞啊,我的前任們可都是拜倒在我的魅力之下呢。

「才沒有害羞。」Vee學長說是這麼說,耳根卻紅透了,俊朗的臉蛋背對著我,看得我忍不住嘴角上揚。

●本文摘自 /城邦文化 出版之《愛情力學Love Mechanics(同名超人氣網劇.上下冊套書)》。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春光出版 BL 泰國 泰劇 文學 小說 書摘 原著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韓暢銷小說《不便利的便利店》作者金浩然首度公開自己全職作家生存記

重要節日被成年子女排除在外,父母該如何自處?

屏東氣爆事故大火消防員殉職,傾聽救火英雄心碎告白

「田園女神」李子柒復出有望?好時‧好食,從來是心之所向

猜你喜歡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