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煙/兒子與紋身

兒子與紋身。圖/喜花如
兒子與紋身。圖/喜花如

兒子某天回家時,告訴我他報名了高雄「2024台灣國際紋身藝術展」的模特兒。

我一往如昔悶不吭聲地回房,兒子忍不住追問,為何不能接受他刺青?刺青有錯嗎?他又說,很多事很想與我分享,但因為我表露出的態度,讓他只能憋在心裡,況且他並未刺了青就變壞。

我知道是該好好與兒子溝通了。「我的觀念還在五○年代,那時候刺青是不良少年的標誌,也會被長輩打斷腿。」並告訴他,自他刺青以來,只要他穿著短褲外出買東西,幾天後我就會被鄰里關心:「妳怎麼讓妳兒子去刺青呀?」我只能笑笑回答:「年輕人嘛,只要不變壞就好。」

兒子試著說服我現在時代不同了,「而且那些紋身圖案都很美的。」說起刺青,他便炯炯有神,而他在身上刺的都是有意義的圖案,好比紀念他在北部念書時飼養多時卻意外走失的橘貓……一番懇談後,我向兒子承諾會去看他的比賽,認識一下他的世界。

比賽當日,帶著忐忑的心,買了入場券進入會場。舞台上的重低音樂曲大到耳膜快被震破,找到兒子後,看他時而瞇著眼歪著嘴接受刺青師傅在大腿上作業,真是疼在娘心。當他發現我的身影,高興地對一旁的工作人員表示「是我媽!」現場太嘈雜,我們只能用LINE傳訊,由於刺青得花上好幾個小時,他叫我先在會場四處逛逛。

第一次參加這類活動,簡直像進了大觀園,到處聽得到紋身筆運作中的吱吱聲,現場參與紋身的人們,把身體當畫布,讓師傅盡情揮灑描繪、著色,忍著血珠、黑青及來回的針刺感,讓我心驚。但看到眾人專注享受的畫面,又有說不出的和諧。完成紋身作品的參賽者會四處走動,與觀眾分享紋身之美。

許多攤位都有免費的紋身貼紙及文宣品,讓我獲得不少戰利品,在某個攤位參觀時,攤主好奇地問我是第一次來嗎?我告訴她,因為兒子來參賽,「雖然我不喜歡刺青還是來了解看看……」話才剛說完,她竟然哭了,說難得有明理的長輩願意來認識他們,可見她肯定為了愛好與周遭反對的聲音對抗了很久。

其實在現場看到每個參賽隊伍及攤位的投入,真的與我原先抱持的偏見相當不同,原來紋身不是只有猙獰的猛獸,也有許多精緻吸睛、小巧可愛的圖案,看到最後我都想嘗試做紀念了。

我想,我還是需要時間來適應紋身也是一門藝術這回事,但我不會再對兒子冷眼了,兒子也承諾往後若打算再紋身時會與我討論,顧及我的感受,讓我感到很窩心。至於兒子此次擔任模特兒的紋身圖案,因過於複雜來不及在時限內完成,無法參賽,著實可惜!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親子之間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賴瑞玲/愛のMukbang

魯人/美妙之聲

紫水晶/幸運的開端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