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Top of The Word

Top of The Word。圖/陳佳蕙
Top of The Word。圖/陳佳蕙

父親博學也愛玩,我從小就常與他一起旅行,走過許多地方。

彼時印度旅遊尚未盛行,卻因台灣將有航班首度直飛印度,父親掩不住興奮:「世界這麼大,走,去看看!」我們全家雖搭上首航班機,但其實當時的印度和巴基斯坦,正為爭奪克什米爾地區開戰。

第一眼的印度我沒忘記。

新德里機場外,是灰濛濛的天空,滿天的蒼蠅不斷打在身上,此起彼落又煩躁的喇叭聲,尿騷味,一層一層湧上來。

印度導遊誇耀,「世人可分兩種,一種是來過泰姬陵,一種則是沒來過的」。我原是不信的。但和父親、母親並肩走過嘈雜巷道與長長迴廊,踏入幽暗的正大門,瞬間,前方光裂開,只見薄霧浸潤的純白剪影落於拱門內。

啊,是泰姬瑪哈陵,是泰姬瑪哈陵!

心跳像是停在那瞬間,我從未看過這麼美的東西,我什麼都說不出來,眼淚就要掉下來。

在印度的每天晚上,父親都會收看新聞,看今日的巴基斯坦軍隊前進到了哪座城市,離我們遠不遠。可到了隔日,我所看到的印度依然喧囂、多彩,彷彿從未有過戰爭的恐懼。而我的異國臉孔,未穿紗麗,套上T恤和牛仔褲,走到哪兒都能引起大量的騷動與圍觀,似乎才是最特別的風景。

走在齋浦爾的街上,有小群孩子一路赤腳尾隨我們,被持長槍的隨行保安斥喝。母親轉過身,蹲下來,在他們手心裡一一放了糖,孩子們歡喜得哄然散去。只有一個用粗布背著寶寶的小女孩不肯走,挨近我的耳畔,怯怯央求再一個,「for baby」,邊說邊遞給我一朵鵝黃色小花。

回台前一晚,全家在印度高度最高、也是德里唯一的旋轉餐廳用餐,餐廳裡有樂團和駐唱歌手,輕快演唱木匠兄妹的曲子〈Top Of The World〉,可是用餐的人卻非常少。

那時,父親和母親聲音壓抑,沒有對我說的是,游擊隊就要攻進德里了,市內處處堆起戰用沙包,航空公司代其他客人不斷來電,急欲向父親買回我們離開印度的機票,價碼隨著每一通鈴響往上攀高。

那時我看到的世界,仍是全景旋轉,俯瞰即是紅堡和賈瑪清真寺。

我回頭對父親笑笑,歌手透亮的嗓音唱道:「我所期盼的世界/特地為我呈現/原因很清楚/因為有你在此……」

●評審短評:

戰事一觸即發,而家庭旅行仍然溫馨,為無數異國新奇事物所環繞──紗麗,旋轉餐廳,純白的泰姬瑪哈陵。旅行的殘酷也許正在於這樣的置身事外,和一切美麗與悲慘既相關而又全然無關。作者寫得含蓄,其中的反差與張力卻令人印象深刻。(栩栩)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家庭好時光‧網路徵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賴瑞玲/愛のMukbang

魯人/美妙之聲

紫水晶/幸運的開端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