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瀧媛妹/圓滿他人,也是放過自己

聘請的外籍看護即將前來照顧婆婆,我急著裝潢房間供看護住宿,但外子拖延許久,催促再三,才緩緩表示:「等我出差後都隨妳處理,我真的沒辦法面對媽……」氣結的我終於領悟:預期將面臨老人家抗拒外籍看護的場面,外子再次選擇逃避,讓我自己拆解炸彈了。

婆婆出身富裕,家道中落後仍具嬌氣,嫁給擔任國營事業基層員工的公公後依然故我,鄙視公公的微薄薪資讓她無法如娘家弟媳輕鬆持家,不滿的情緒隨時炸裂,跳過得寵的兄姊,忽略年紀尚小的妹妹,獨受其害的是身為老三的外子──竹筍炒肉絲是家常便飯,在大街上被賞巴掌是小事,最嚴重的一次是要他四肢伏地,背上架了二根木條任婆婆踩在其上,猶如滿清十大酷刑。

儘管外子沒有做錯事,儘管他撕心裂肺哭喊,婆婆仍不斷咒罵,宣洩暴怒情緒後才放過他。飽受身心殘害的外子才得以擦乾淚水,舔拭傷痕。承受婆婆一次次洩憤式的言語及肢體暴力下,外子不斷懷疑自己是否並非親生?為什麼手足之中僅有他成為母親的出氣筒?

數十年荏苒,受盡寵愛的兄姊境遇不佳,自身難保,婆婆自始至終都由因為受盡委屈而努力不懈、自立自強掙得寬闊人生的外子奉養。人生際遇難料,怎能不感嘆?

外子生性敦厚善良,對家庭認真負責,對我體貼入微,唯獨童年心靈瘡疤猶存,對自家母親難以付出溫暖與關懷,只想逃避遠離。但身為戰後嬰兒潮的三明治一族,又怎麼逃得過內心的道德糾結?抱著愛屋及烏的心情,我協助扛下照顧之責。如今只期待外子能與老衰失智後蛻變為謙遜有禮、柔聲細語的九十歲婆婆和解,圓滿她的暮年,找回遺失的親情,並能放下過往,正視並修復傷痕纍纍的心靈,也等於放過自己。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家人關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劉昭儀/媽媽玻璃心修復室營業中

陳逸珊/曬魚香,憶家鄉  

觀景窗

秀子/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愛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