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奕萱/對大海、生命的理性與感性:擱淺鯨豚救援志工

對大海、生命的理性與感性:擱淺鯨豚救援志工。圖/腦大
對大海、生命的理性與感性:擱淺鯨豚救援志工。圖/腦大

「該來基隆跟鯨魚游泳了。」在我第N次錯過擱淺救援機會後,朋友訊息跳了出來。

在那之前,不是時間無法配合、剛好不在北部,就是志工班表已被填滿,還有一次填了班表,但輪到我前,鯨豚已離世了。只能說想當鯨豚救援志工,真的有點仰賴天時地利人和。

曾聽台南四草鯨豚搶救站的人員說,他有個朋友搬到台南,興奮表示想參加救援,結果直到那位朋友搬離台南之前,完全沒有活體鯨豚在南部擱淺;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位朋友一出國念書,立刻就有鯨豚進救援站。

「走!」不想再錯過,我回覆朋友,迎向第一次鯨豚擱淺救援。

和想像中不一樣的救援經驗

台灣的鯨豚救援分為南北兩區,北部由中華鯨豚協會負責,通常會送到基隆八斗子岸置中心,南部則是由成大海洋生物暨鯨豚研究中心主導,救援站在四草。

做鯨豚救援志工的難關除了時間,大概是交通。住在北投、沒有機車的我要去八斗子岸置中心,得去圓山或其他轉運站搭客運。第一次去時,客運在市區塞了一小時,我在車上乾著急,下車後又慌慌忙忙找不到入口,抵達時早就滿頭都是汗。

朋友在志工休息區等我,渾身散發在地住民的游刃有餘。他當時在基隆念海洋生物相關科系,在我各種錯過的這段期間,趁著地利之便,已參與好幾次鯨豚救援。

保定(幫助鯨豚浮在水面上、以免無力換氣)是一般人對鯨豚救援志工的印象,不過新手通常不會被安排下池,會先在岸上做紀錄。幸運的是,我去的是人手少的平日早班,再加上朋友非新手,就順帶獲得下水機會。工作人員熟練地指揮,沒有任何廢話,像工廠流水線一樣說明步驟:穿青蛙裝、消毒、戴手套和眼罩、再消毒、下池。

下水後,資深志工輕聲吩咐,這隻小抹香鯨身體會傾向一邊、靠在志工身上,所以太偏的時候要儘量扶正。我們這輪志工有四人,我和一個女生負責注意尾巴,不要讓它擦到牆面,朋友和另一個壯漢則在前面撐住頭部的重量。

那天小抹香鯨精神還行,可以繞著池子慢慢游動,水池不算小,但對這漆黑的龐然大物來說,簡直只是個水窪,游沒多少就要轉彎。第一次離鯨豚那麼近,我原本以為會很興奮,卻意外沒什麼感覺,只是有些緊張,手也有點痠。

時間過得很快,定時量心跳、呼吸次數外,就是把所有專注力放在鯨豚和自己的腳步上。等接替的志工來換手,出水池,脫青蛙裝,再打掃一下環境,結束兩小時的輪班。

我們準備離開時,剛好遇到獸醫來體檢、餵食,多待了一下。獸醫、攝影師和資深志工大陣仗下水,小抹香鯨卻不領情,不太願意吃眼前的透抽。空間瀰漫著一股腥臭,朋友說那應該是胃液的味道。

「有種沒做什麼的感覺。」我在池邊對朋友說。「那是因為妳沒有扛牠的頭。」朋友揉著他的手臂。

一回生二回熟……嗎?

最初想當鯨豚救援志工,一方面是因為從小就喜歡鯨豚,另一個契機則是讀了同學的野放經驗分享,她形容見到救援鯨豚回歸大海,內心無比感動。那種與生命的連結觸動了我,開始關注相關資訊。

不過現實當然沒那麼簡單,小抹香鯨幾天後就走了。「還以為牠狀況算穩定。」我難過地傳訊息給朋友。「怎麼會這樣覺得?」朋友淡定反問,似乎一點都不意外。參與更多救援及訓練後,我才真正體悟:「正是因為有問題,才會被沖上來,失敗是正常的。」

我的第二次救援在四草。那時恰好人在高雄橋頭駐村,一大早就看到四草收了兩隻糙齒海豚,緊急徵求志工。我望著還很空的班表猶豫:沒有機車、在南部形同廢人的我,有辦法去那邊嗎?但我聽說過,橋頭從以前就是高雄和台南的交通銜接處,代表沒有很遠吧?我盤算各種轉乘方法,直到搭上火車、公車、走到救援的白色帳篷前,才真的確定雙腳和大眾交通工具是萬能的!

帳篷內的兩隻糙齒海豚疑似是母子,救援人員讓牠們能看到彼此、減低不安,可是小隻的還是不斷哀哀號叫,掙扎要往比較虛弱的大隻海豚那邊游,讓人很是心疼。

糙齒海豚體型較小,一、兩個人就可以顧一隻,我和一個救援人員扶著大隻海豚,一邊幫海豚潑水保濕,一邊低聲閒談。他熱情又有問必答,滔滔說著以前救援的糙齒海豚有多膽小:「有一次卡車經過,聲音比較大,牠就嚇死了。」他跟我朋友一樣,是學生物的人,對生死司空見慣,閒談般對其他救援人員說:「明天搞不好會『中心見』。」──如果送到中心,剩下的工作就是解剖、去除血肉、留下骨頭。

晚上匆匆趕到的志工就不同了,他們和我比較像,對於生命的逝去,需要花時間習慣。一個資深志工也是從高雄來,載我回橋頭的路上,他細細訴說過去:他第一次參加救援就成功野放,可是下一隻卻在他懷裡死去,令他震撼不已;他也曾跟一隻救援的瓶鼻海豚很親近,可是之後卻得知這隻海豚因為太親人,野放後被人類小孩騎在身上,讓他不知該怎麼拿捏與救援鯨豚的距離。

這讓我想起每次關注救援消息時,那種複雜的心情──希望累積經驗,也有一點私心想要近距離接觸鯨豚,可是又知道,需要志工就代表有鯨豚性命垂危。

理性的研究人員、滿腔熱血的志工,不同角色的心境好不一樣。不過,或許正因為結合了這兩者,才能完成一次次的救援吧!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成為他者的過客 鯨豚 志工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昂/寫給訪台旅客的拜廟筆記

金玉涼言

李明晃/害羞的大彎嘴畫眉

Hazel/雙手「打」出的科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