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系國/盪鞦韆的女孩

她說:「我家的院子很大。每天下午從學校放學回來,沒有人陪我玩,那時我好寂寞。」

這是她經常講的一段往事。一定是很不快樂的經歷,才會一遍又一遍重提。「我有四個哥哥,但是他們都比我大很多,我放學時間又比他們都早。爸爸媽媽上班,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只好在院子裡自己盪鞦韆。」

她的聲音裡有說不出的哀愁。他可以想像,一位紮著兩根小辮子清秀可愛的小女孩,一個人在院子裡盪鞦韆。雖然沒有她盪鞦韆的照片,但是珍藏著另外一張她十一、二歲時坐在家裡門口台階的老照片,也只有這麼一張。更珍貴的一張就是她大學畢業前單獨穿著白紗禮服站在學校大門口的照片,兩張照片唯一相同的是她落寞的神情。她年輕時的照片,他只擁有這兩張,也從來沒有告訴過她,他如何得來這兩張照片,因為她從不給他看任何她的老照片。她常說他們都必須忘記過去,但是他知道她充滿矛盾,也並不怪她。

雖然是同一個世界,在他們認識之前,她的世界裡是沒有他的,反之亦然。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但有時難以理解。她是最小的女兒,雖然全家都寵她,卻沒有人想到要陪她玩。他常常想,如果能夠時間旅行,他就回到那裡去找她,永遠陪著她,再也不會離開。

下次她再講這段往事,他就講他可以時間旅行去陪伴她的主意。她微笑說:「我們都想擺脫過去。但即使你真能夠時間旅行,你是大人,我一個小孩再怎樣也不能和陌生人說話,應該會去叫警察。」

這倒是他沒有想到過的,所以時間旅行並不能解決所有的難題。雖然他們的年齡相差那麼多,他真心崇拜她,在他的眼裡,她溫柔而心地善良,幾乎十全十美,即使日常生活的小事,所有的問題她幾乎都有答案。在她的面前,他是如何幼稚的男人啊!這些時間旅行的胡思亂想,從此就不必再提。

但是有一天他終於去了,也終於找到她。

她趕到醫院,詢問他的情況,醫生很自豪說:「我們已經做了所有能做的和該做的事情。」

這是位年輕的AI醫生,才會斬釘截鐵說已經做了所有能做的和該做的事情,AI是不懂得謙卑的。她想問什麼,AI 醫生都有答案。「放心,他很舒服,因為現在他就在心想事成的快樂幻夢中,像貓臨終一樣昏睡。好貓和好人最不痛苦的死亡方式就是腎衰竭。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讓他走。」

「不能再度喚醒他?」

「不是不能,而是不必。我建議你簽字同意關掉維生系統。AI能做的和該做的都做了,人類只需要同意。」

她還是等了三天,才接受AI醫生的建議,決定關掉維生系統。

他發現時間旅行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他一直在擔心,她還是小女孩,他是大人。而且不只是大人,根本是很衰老的老人。他們怎麼溝通?也許她真該叫警察。結果根本不是這樣。靈魂是沒有年齡的,他們彼此看到的不再是女孩或老人。

而且也不只有他們兩人。他發現原來有許許多多的人,而且他們根本不用費力氣就可以彼此溝通。原來他們本來就是連通的。他們都在唱歌。那麼多的人一起合唱神曲,原來是這樣的快樂。

最令他驚喜的是,他還能保有自我。他知道他是誰,仍然記得他年老時最愛的就是她。他記得他的最後願望是回到那位盪鞦韆的女孩的身邊,永遠不再離開她。或許,時間旅行是終點也是開始。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科幻極短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谷芳/陰陽——生之哲學

嚴忠政/提前

探照燈

朱德庸/here+there=朱德庸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