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鼎斌/被動遺忘

所有的畫面都定格般靜止不動。時間與記憶形成某種逆流的形態,在驚顧之間,所有好的壞的片段統統刪除,宛若不曾來過。

兩次染疫以後,我切身體會到「腦霧」所帶來的恐懼。如同字面意思「霧」,那些記憶深刻的事物,甚或是才剛剛經歷的事情,下一秒,都如葉搖落。

七月下旬,高三複習課程在即,在台上聊起了元曲的規制,「北雜劇,南傳奇」言猶在耳,說起《牡丹亭》杜麗娘與柳夢梅的愛情故事,不由得為那「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的偉大而深感悸動。但當我要細究其中形式與規格時,萬般情愛都不足以催化一個迷宮裡的人,我頓時分不清雜劇與傳奇的差別,那些烙印在腦中的表格與整理,格式化般的刪除,彷彿杜麗娘與柳夢梅未曾相見。

課堂尾聲,坐在第一排的女孩拿著筆記本來問,我腦中隱約記得她的名,可絞盡腦汁後,她依然消失在幻影中。當時她問道,杜柳二人的故事是悲劇嗎?

我看了看她的筆記,我早已忘記剛剛我講了這麼多東西。我輕撫過紙張的紋印,說:He(Happy ending)。

在搖晃的公車上,我想,遺忘才是最大的悲劇。看著水滴滑落窗沿,我隱約記起那個女孩的名,卻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想起她。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台積電新星小品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朱德庸/here+there=朱德庸

鄭如晴/摘錄味道——開啟想念的食光旅程

張馨潔/通譯作為理解與全新的認識……

沈眠/詩人實境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