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晶/馬拉松路跑賽

今天是台北馬拉松路跑賽的日子。

她清晨四點四十上了計程車,四點五十五下車走進一家便當店。今天馬拉松路跑賽訂了將近一萬個便當,由八家分店來完成這項訂單。她走進的這家店,負責一千四百個便當。

廚房的工作,她不懂。她是臨時被叫來支援的。她先用釣魚線幫忙切滷蛋。店長告訴她可以包便當時,時鐘剛好顯示六點。她想起,她參加台北國道慶豐馬拉松那年,是六點開跑。

她視線移開時鐘,開始包豬排便當。她負責的工作是,蓋上便當蓋,綁上橡皮筋,將便當裝進紙箱裡封箱保溫。便當紙蓋上的藍色系封面是特別設計過,上頭寫著「台北馬拉松路跑賽」。今天和她一起共事的夥伴,她都不認識。她只有在便當封箱後需要移動時,會請壯丁來幫忙,其他時間她都默默聽他們聊天,雙手不停地綁橡皮筋。她喜歡這種重複性的工作。路跑也是不斷重複往前邁步,所以她才會喜歡這項運動。若不是她後來左腳患足底筋膜炎,她是不會放棄跑步的。

她原本是一個人跑。十九歲認識阿志後,才跟著他參加路跑賽。她認為自己和他都熱愛慢跑,一定能一直互相欣賞。後來他對工作不滿,想再念書轉行。他要她也再去考專科,但她沒這個意願。他認為她對現狀滿足是不長進。他說這個社會很現實,只有高職學歷是不行的。不過第一個讓她明白這個社會有多現實的人,卻是他。

豬排便當包完,要換素食時,她聽見身邊的人都在喊腰痛。她倒是沒有這個困擾。患足底筋膜炎後,她依舊有運動的習慣。

她去游泳,認識了體育學院的學生。有個學生跟她說:「今天是我最後一天當救生員,明天我要出國念書了。」另一位讀運動保健系的告訴她:「我考上了學校,但想先去當兵,回來再完成學業。」她不明白,為什麼她欣賞的人都想再去念書?她感覺心中有個點被觸動了,後來才去考大學。以前她讀書都是為了考試,所以她才討厭念書。但大學教授重思考,喜歡問學生的想法。當她習慣思考之後,她想對阿志說:「這個社會很現實,但為了文憑去念書,不是長進,是虛偽。虛偽的人,當然無法說服我再去升學。」

素菜端出來後,大家又繼續包便當。她不斷綁橡皮筋的手有些疼,但這與跑馬拉松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到現在她還清楚記得,42.195公里的馬拉松,第一個十公里,她用最慢的速度前進,保住體力;第二個十公里,她慢慢加快超越許多人;第三個十公里,她感覺兩腿在求助,所以她的雙肩開始幫忙,左肩、右肩輪流向前使力,不斷將身體往前推;第四個十公里,她似乎恍神了,有時感到極度痛苦,有時又覺得非常輕鬆,像整個人要飄起來;當她快到終點時,還有體力衝刺快跑……

素食便當結束,要換烤雞時,有兩位先生走進店裡,將已裝箱封好的便當,搬上停在店外的大貨車上,然後她聽見:「速度要再加快喔。」

兩位先生加入陣容,幫忙綁橡皮筋、裝箱、封箱後,速度確實快了不少。一千四百個便當完成時,她抬頭見時鐘顯示十二點十五,這也是那年她跑完馬拉松,倒進阿志懷裡的時間。

領了今天的工錢、計程車費和一個便當後,她就下班了。十二月天,店外的空氣冷颼颼。她走半小時的路去搭捷運,腦中想著,她就是在跑完馬拉松的那個下午,和阿志走近走親的。但走親之後卻是越來越疏離。後來為了忘掉他,她瘋狂跑操場,跑到患足底筋膜炎……

其實,她已經許久不曾想起他,可今天她實在很難不記起他。她曾認為這段情會是她一輩子的傷、永遠的痛,但現在她覺得這段過往,就像那年她參加台北國道慶豐馬拉松一樣,只是一個特殊的體驗。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極短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任明信vs.黃以曦/如果經歷的這一切都是場田野……(下)

探照燈

任明信vs.黃以曦/如果經歷的這一切都是場田野……(上)

探照燈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