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那些事】利米/花樣的偶像劇

(右一)吳尊當年主演「花樣少年少女」在臺灣大爆紅。(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右一)吳尊當年主演「花樣少年少女」在臺灣大爆紅。(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文/利米

既然上次寫追星,這次便延伸一下,回顧那些曾追過的劇。

國小時家裡沒電視,對偶像劇的認識,主要靠同學間口耳相傳。想當年,第一部在我耳邊刷出存在的,是柴智屏製作的鼻祖級台劇《流星花園》[註1],其次便是那段「愛與承諾的故事」[註2]。總之,無論是宣稱我要打四個的杉菜或季晴川梁以薰這對實際上很母湯的,皆成功讓一群女童淚眼汪汪,至於我,則是在學校歌唱考試時,被台上輪流轟炸的《流星雨》和《花香》逼得潸然淚下。

國二上期末,老牌青春傷痕劇《鬥魚》開播。猶記在校寒輔時,幾個同學一邊熱烈討論劇情,一邊秘密傳閱著《小雛菊》[註3]。就連天天向上如我,無暇關注于皓和小的淒美,也忍不住趁K書之餘借來小說,並在翻完後默默嘆息,考高中已經夠苦了,幹嘛沒事找齣悲劇給自己添堵?接下來的日子,三立《天國的嫁衣》、《王子變青蛙》,中視《惡魔在身邊》、《惡作劇之吻》,流量明星搭言小情節或日漫改編,似乎發展成偶像劇的產出公式。不過這一切,始終離埋首書堆的我很遠,直到2006年,華視開播由Ella擔綱女主的《花樣少年少女》,生平第一次,我每週守在電視機前,投入地追起了on檔偶像劇。

(圖/利米 提供)

那是升上高二的秋天,認識Ella的第五個年頭。最初留意到她,是因為《戀人未滿》爆紅後,身旁朋友紛紛說:「妳的聲線跟S.H.E的Ella好相似啊。」稍微查了一下,發現該團體出道當天竟強碰911事件,心想這三人的八字根本能寫成勵志故事,便出於心態(亂講)買了她們的《青春株式會社》,再傻傻地被華研包裝的「溫柔、自信、勇氣」設定吸引,從此踏上欣賞Ella的不歸路(絕不承認只是嗓音相似的緣故(我的勇氣是陳嘉樺給的)──可話說回來,當年會這般撩落去追劇,除了喜歡她,更主要是因為失、戀、了。

《花樣少年少女》,改編自日漫《偷偷愛著你》,講的是頭號Fans盧瑞莃,為了心儀的跳高選手女扮男裝潛入櫻開學院就讀(並跟男主成為展開不忍卒睹同居生活)的故事。全劇風格輕快、配樂好聽,逗趣情節佐以酸甜曖昧,不得不說,是心碎重症者的好朋友──將近四個月的時間,我靠著每週九十分鐘,撐過剩餘的一百多個鐘頭。過去,總認為追劇是精神鴉片,一種可恥且無用的不作為,但現在覺得,鴉片就鴉片吧,人生在世,誰不會遇上幾個需要逃避的季節?

有些傷口,放著雖然不會好,但慢慢就不疼了。

八大【花樣少年?少女!】ELLA(右二)生日,劇組唐禹哲(左起)、吳尊、汪東城為她慶生。記者王宏光/攝影(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今年初,在YouTube上發現《花樣少年少女》的完整版,一時興起,拉著家人陪我重遊青春。追了半個多月,收官的那刻,我在女兒的哀號聲中仰天大笑:「恭喜妳體會了我當年被爛尾的快樂~」

下一秒,便聽丈夫涼涼說了句:「妳確定它只有爛尾而已?」

此話一出,我成了隻炸毛的貓,當場抓起抱枕毆打親夫(我的白月光,只有我能吐槽!)一陣追趕跑跳後,恍惚間,竟憶起當年追完劇的自己:電視裡的故事,劇終了,就永遠停在那裡,現實中的我,卻是在劇終後才開始走下去──十七歲的女孩,心頭是空落落的茫然,遠方明日如蜃樓,豈料走著走著,竟也抵達了十五年後的此刻。

劇裡的人總也不老,劇外的花樣少女,終究長大了。不再倚賴Ella給我勇氣、不再央求盧瑞莃替我療傷,三十二歲的我,漸漸能微笑欣賞生命的缺口,即使看著同一部劇,也已是不同心境。

原來,有些劇情,一旦過了年紀,就再也不用共鳴。

有些傷口,一旦不會疼,那就是好了。

《花樣少年少女》書籍封面。(圖/利米 提供)

註:

1. 根據維基百科,《流星花園》是台灣電視史上的分水嶺,影響日後的電視劇選材,故媒體以「偶像劇鼻祖」形容該劇的定位。

2. 此處指的是2001年播映的《薰衣草》。它是三立電視台自製的第一部、也是台灣早期的現象級偶像劇之一。後來該台依序出品十餘部「一段愛與xx的故事」,不但成為八、九零後的青春記憶,宣傳語更發展成網路迷因。

3. 《鬥魚》是原著改編作品,翻拍自作家洛心的《小雛菊》。

●2022新專欄「這些年,那些事」:利米,駐站原創作家。懷舊,是初老的徵象之一。既然抵抗不了,就擁抱它吧。更多內容,敬請期待。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室友 情侶 扶貧 燕子 愛情 讀創故事 創,專欄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人生最後一段路 但求好走而已

《春畫先生》影評:性別權力的反轉與較量

《哥吉拉-1.0》影評:劇本貧乏,日本神獸心虛的怒吼

兒子參加會考 彷彿我在應試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