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來臨!「願神」大人降世 黑暗獵奇的邪教儀式恐怖登場

文/浮火

「如果給你一個完成願望的機會,你會許下什麼願望?」

電視上的年輕主持人正以穩定且清晰的語調,條理分明地說著。

「這是臺灣目前最紅的,許多人不惜一切加入它,只為了完成一個願望。

「究竟它是不是真的能替人完成願望?那些加入的人又會遇到什麼事情?這次我們的特派記者獨家深入奉神教,找到負責人解答這一切。」

電視中的畫面從主持人切到上次出現在張俞哲面前的記者,就在畫面看似將要完整帶出楊獻召的場景時,整個螢幕陡然重歸於一片黑暗中。

張俞哲就在眾人的膜拜之中,進到了分隔的小房間。

小房間的其中一面牆貼著與大廳同樣的願神圖像,在圖像前仍擺著一張椅子,椅子前與以前相同,擺放著一張跪墊。

當他在那張椅子上坐下後,站在兩旁的護法就會將大廳的燈光熄滅,以昭告信徒祈願大會已經開始。

隔間外楊獻召站在人群的最前方,高聲喊:「請第一位淑君姊妹上前,感受願神大人的神蹟。」

被點名的女性自人群中走出,她瑟縮著身體,一路朝著那間亮起燈光的房間而去。

張俞哲看著她走進來,在自己面前跪下。雖然她的頭始終垂得很低,身體也因為緊張而彎曲著,但他還是透過這個熟悉的姿勢,認出了她。

她半舉起的雙手緊張地在胸前相握,原本低垂的面孔因為這個動作微微抬起了一些。就在這一剎那,張俞哲看清了她緊閉著雙眼,臉上浮現一抹痛苦的神色。

「願神大人,信女一生坎坷,父母對我不好,嫁到的老公也因為我的出身輕視我,天天虐待我……」

她說的這些,張俞哲住在她隔壁時,從兩人片段的對話中其實就已經猜得差不多了。但實際聽她說,心底還是升起幾分同情。

也因為這份淵源,他忍不住說:「妳不必這麼難過,只要妳肯改變,人生一定會漸漸好起來的。」

卻沒想到聽見他這麼說後,女人的表情突然從痛苦轉成了憤恨。她額間的青筋暴出,整張臉脹成豬肝色,急促地換氣數次,才終於緩過來說。

「不!我不要改變我的人生,我要他死!」

她的話嚇了張俞哲一跳,連連搖著頭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女人卻立刻打斷張俞哲接下來的話語,語氣決絕地說:「我的人生已經沒有什麼指望,我就是要他死。我要那個整天打我的男人去死,我要他經歷我遭遇的那些……」

女人原本閉上的眼睛因為說到激動處而張開,不可直視願神的規定也被她打破。

張俞哲清晰地看清她眼神中的恨意,以及因為憤怒而睜大、充血的雙眼。

此刻女人的面孔一改先前那委屈害怕的模樣,就像是從地獄爬出復仇的厲鬼那樣,就連跟她萍水相逢的張俞哲都打從心底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妳……」

他開口想要再勸一勸她,卻在話說出口的那一霎,感覺自己全身一震,好像有些什麼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或者是力量正一點點地從他的肉體中復甦。他感覺到每一寸肌肉都被那樣怪異的感覺所擄獲,就好像整個身體被包裹在在一個無形的柔軟果凍中,無論是什麼動作,都被這個奇異的感覺所束縛,不僅使不上力氣,也分毫移動不了身體。

張俞哲還陷入震驚之時,他突然聽見了自己的聲音,幽冷且平靜的,迴盪在這個狹小的房間之內。

「妳的心願,我答應了。」

他不可置信地找尋聲音的來源,卻很快看見自己的身體動起來,走近那個跪在地上的女人。

「妳可以靜等神蹟的展現。」

女人望向自己的臉龐由原本的滿滿恨意轉為欣喜,她喜悅且感激的神情深深烙印在張俞哲眼裡,那對因為憤怒而充血的雙眼也流下欣慰的淚水。

「謝謝您,信女如能完成心願,做牛做馬也會回報願神大人。信女任憑願神大人差遣。」

期間張俞哲不斷試圖開口說話,卻怎麼也無法如願。直到這時他才終於認知到,發生在自己面前的這一切並不是夢境,當然也不是什麼突發的意外。

他的身體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了。而且這也許已經不是第一次,自己總是失去記憶就是身體被控制的證據。

順著這個思緒,他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幾個模糊的片段。那像是某棟公寓的頂樓,他的手裡拿著一條麻繩,麻繩的另一端好像繫著什麼,從他的角度看去只能見到一片紅色的女兒牆,繩子的另一端延伸到了牆外。

陽光自天空向下照射,刺眼的光線令他瞇起眼睛。他耳邊好似有什麼聲音,低低的,像是空氣自水裡竄上水面的聲音,又像是某種急促的嗆咳聲。

他最終看見繩子的一端被綁在頂樓生鏽的鐵架上。耳邊那陣奇異的聲音也逐漸平息……視線中出現自頂樓離開的樓梯,那漆紅斑駁的扶手搖搖欲墜,彷彿下一秒就會傾斜脫落,既無法給人攙扶,也無法提供任何保護。

映入眼簾的場景異常的熟悉,他確信自己曾經見過,並且也許不只一次。

他覺得自己的內心都在顫抖,繩子的另一端是什麼?自己又是在什麼時候去過那個地方?

面前的女人早在不知不覺中離開,但張俞哲卻還沉浸在那樣的畫面中。他的腦海一片混亂,重複播放的都是那個熟悉的樓梯間,還有順著樓梯逐漸向下的景象。

房間外的大廳又傳來楊獻召的聲音:「請另一位志鵬弟兄上前,感受願神大人的神蹟。」

緊接著進來的男人身體魁梧,微低著頭卻無法遮掩他凶狠的神情,那一雙眼睛夾帶著期盼與畏懼的情緒看著張俞哲。

張俞哲震驚地看著他。他不會忘記這張臉,曾經被劃傷的手掌似乎又隱隱傳來疼痛感。

但是不等他的回憶結束,男人來到他面前跪下的那一刻,身體就擅自站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麼神情,但是在男人抬頭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他看到了驚愕。

「願神大人……」

這一瞬間,張俞哲想起了剛剛才激烈響起在耳邊的願望。

「我要那個整天打我的男人去死……」

他在心中發出驚恐的尖叫,但那聲音卻無法透過他的嘴傳遞出去。

出現在耳邊的,還是自己的聲音,平靜如常的,「有人希望你死。」

張俞哲沒有看清楚那一瞬間是怎麼發生的,就像那一次,人生唯一一次近距離目睹屍體的時候一樣。

血花如同洶湧而來的海浪,瞬間淹沒了他。痛苦的喘息成為浪花的聲音,不斷規律且反覆在他耳邊。

「放過我……救命啊……」

男人趴跪在地面上,拖著傷痕累累的肢體不斷向門邊爬行,那姿態像極了他曾見到過,那個被他打倒在地的女人。

「我要他經歷我遭遇的那些。」

他彷彿又聽見了女人的聲音,清晰且激烈地出現在這個空蕩的房間中。

「為教眾的願望,獻出你的生命。」

這一瞬間,他確切地感覺在這個空間中發出聲音的人已經不是自己。伴隨著聲音落下,那個不斷在地面蠕動的男人,身體也如同爆炸一樣,噴濺出大量的血花,將整個房間染得通紅。

直到這時候兩位一直站在旁邊默不作聲看著的護法才終於上前來。他們一人拖著男人的一側,將面容一片模糊的屍體拉到張俞哲面前。

「願神大人,您還沒有聆聽這位信徒的願望。」

書名:《神咒》
作者:浮火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時間:2023年8月8日

他們說完,張俞哲就見到自己彎下了身,俯身在男人的上方,伸手覆上那血肉模糊的臉。

「信眾林志鵬的願望……是希望能將老婆獻祭,改善自己的運勢。這個願望,我答應了。」

即使他再怎麼在內心吶喊,卻也無法改變身體的動作。只見自己的身體緩緩站起來,沿著那一路蜿蜒的血痕走去,留下這滿是血紅的祈願室。

站在屍體旁的那兩位護法始終都只是靜默地看著他,就連他走過楊獻召與所有教眾面前時,身上滴落的血跡沾溼地面,留下血色的腳印,信眾卻都彷彿沒有看見般。

那些跪拜著高大塑像的人們臉上露出一種近乎偏執的笑容,每一個人的瞳孔中看見的都不是張俞哲。

而是那個寄宿在自己身上,操控著自己身體,那個擁有完成人們心願能力的——願神。

●本文摘自《神咒》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尖端出版 文學 華文小說 驚悚 靈異 宗教 書摘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聯經50.閱與路/陳芝宇:以嶄新的方式,讓我們與思考者同行

聯經50.閱與路/林載爵:出版、編輯,不外乎弄清自己想做什麼,以及什麼值得做

溝通強者不能光靠一張嘴 如何產生「個人魅力」?

發MAIL來回溝通好沒效率?收斂內文長度,讓表達更精確!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