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麗安/山東燒雞

婚前,母親直白地告訴未來的女婿:「我家女兒從小只會讀書,沒拿過鍋鏟,以後勞煩你擔待點。」讓我羞愧到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成為人妻後,雖然不至於每天像公雞一樣早起忙碌,但連燒開水都未動過手的我,難免忐忑不安。

當年學習管道不若現今發達,烹飪之路猶如走進迷霧森林尋不著方向。首次獨自料理的窘境仍印象深刻──婚後與公公同住,婆婆早逝,公公為了照顧小孩,跟著傅培梅的烹飪節目學做菜,廚藝應付家宴不是問題。先生遞給我一本沉甸甸的傅培梅食譜,翻開來發現每頁都有公公密密麻麻的註記,感到難以言喻的壓力。

到傳統市場買菜,面對蔬菜水果、生鮮肉魚,許多似點頭之交的朋友,叫不出名字。進了廚房如戰場,一陣鏗鏗鏘鏘,流理台杯盤散落,眼見所及盡是湯水菜渣,紅燒排骨變成暗黑料理,蒸蛋成為坑坑洞洞的蜂巢。公公吃了一口炒青菜,用山東腔吐出一句:「稀巴爛!」挫折感湧上心頭。

到了假日,公公示範拿手菜「山東燒雞」,只見公公用刀尖在雞腿內側劃了幾刀、塗抹醬料醃漬半晌,起油鍋將雞腿煎炸上色後入電鍋蒸熟、放涼,手撕雞肉、鋪放在拍裂的小黃瓜上,撒些香菜,澆淋醬汁拌勻……一入口,香麻不燥,鹹鮮濃郁。

一段時日後,我的廚藝日漸精進,公公的山東燒雞也成為我的拿手菜。如今每回做這道菜,腦中總會浮現公公示範的身影,那雙手是歲月沉澱出的老練與俐落,那道菜是飄洋過海的記憶與味道。我不會忘記公公當年安慰我,做菜不能心急,好心情做出來的是好味道,心浮氣躁燒出來的只是填飽肚子的食物。公公教會我,烹飪除了是基本生活需求,亦是一種生活態度。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美味記憶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包子逸/金鑠鑠的海味

林櫻芷/診所投幣趣

中玄/世上唯一的一本書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