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松柏/父親的傳令兵

父親的傳令兵。圖/喜花如
父親的傳令兵。圖/喜花如

父親一九四九年跟隨部隊撤退來到台灣,他常對我講述參加軍隊打仗的往事;身為小男生的我當然喜歡聽戰爭故事,於是一個愛講、一個愛聽,就這樣度過了我的幼年時光。

父親的老家在山東,每次回憶往事,總會提及他如何不到兩年間,從一個小排長變成連長。其實是因為上頭的長官不是戰死了,就是逃跑了,於是他的官就愈做愈大。當了長官當然會有傳令兵,不過父親通常只會叫他的傳令兵幫忙洗洗衣服、擦擦槍、找食物;因為傳令兵大字認識不了幾個,而且兩人是同鄉,雖說表面上是長官與小兵,事實上是互相照顧,不然留在家鄉也未必是好事。

就這樣,部隊從山東跑到長江,在一個月黑風高、兵荒馬亂的夜裡,整個部隊跑散了,他的傳令兵背著的一只箱子,裡面放有父親的畢業證書和祖母給他的金條,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

來到台灣以後,父親重拾舊業,輾轉成為一名國中歷史老師。學校旁邊有一間小小的雜貨店,名叫「阿水商店」,我非常喜歡阿水商店的老闆,因為每次經過,好心的老闆都會塞給我一大堆彈珠。

後來,家裡買了房子,搬出學校宿舍,我長大後也多年不曾再回到那個偏遠的小鎮。

父親退休後的某一天,突然昏迷倒地,送醫後仍回天乏術。身為家中長子,自然得擔起後續的擔子,也必須回父親任教的學校繳回一些資料。走出那所國中的大門,我懷著悲傷的心情,不知不覺又走進了阿水商店,沒想到當老闆得知父親過世的消息,竟比我還要激動,不停低聲嚷道:「長官!你不是答應要帶我回家的嗎?我是你的傳令兵啊,你在哪裡我就要跟到哪裡的啊……」

此時我才明白,原來老闆從小對我特別照顧是有原因的。當年無親無故又沒有一技之長的他,只知道要一心跟著長官,於是當父親到學校任教,便也隨之在校旁開小店謀生。

我已經不記得後來我是怎麼離開那條街的了。直到最近,我再次前往那所國中,才發現小店早已人去樓空。也許,在另外一個世界裡,父親終於帶著他的傳令兵,回到老家了吧。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回望歲月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艾莉貓/贏到終點的方法

三日月/傳統市場裡的春之味

周劉旺/寫給妹妹的紙條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