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昌/那一天,老師向我們道歉

今年的教師節很特別,除了找回三十三年前的國中導師、同學,跟大家一起在線上群組裡,親自向老師祝賀「教師節快樂」之外,也意外地收到了老師對大家的道歉。

在學業成績至上,盛行以打罵、體罰方式教育的時代,老師說她當時只知要嚴加管教,從來沒有好好和我們對話、更進一步地理解我們,現在想來,有點不對。

此話一出,群組裡原本此起彼落的「祝老師教師節快樂」,頓時沉寂下來。想是因為沒人料到老師會突然「自我反省」,在不知如何接話的情況下,氣氛變得尷尬。

記憶中,老師對待我們確實是嚴厲的,三年的國中生涯,沒有一天沒挨她的「竹筍炒肉絲」。在那個信奉「不打不成器」的年代,家長對於學校老師打罵的管教方式,多半支持且認為甚好。因此,在升學壓力及老師每日的藤條伺候下,鮮少有人會覺得國中時期的回憶很美好。

記得六月辦同學會時,有一位同學因為知老師要來,藉故無法出席。事後細問,方知老師當初在他心中留下的陰影未散,他對老師用成績高低評判學生好壞,以「大小眼」的方式差別對待學生,至今無法釋懷。

「我就是無法假裝喜歡她,更別提得在她面前示好、擺笑臉。」內心受創的同學,在私訊裡幽幽說著。

其實,我也並不喜歡老師,因為一想起她,馬上就會連結到打罵、斥責……種種負面記憶。同學會那天,當她走進大家聚會的空間時,我的心頭還緊縮了一下,儘管時隔三十三年,那份恐懼、不安猶在。

但我還是主動上前跟她打了招呼,寒暄了幾句,並且把事前就計畫要送給她的一本著作,當面奉上。老師笑得好開心,直說回家一定仔細閱讀「大作」,並給了我一個擁抱。我瞬間覺得,她早已不是三十年前那個整天板著臉、拿著數學考卷和藤條,疾言厲色地要跟我們算總帳的「魔鬼」,而我也不是那個活在數學總在及格邊緣噩夢裡的苦悶少年了。

老師當時會是那個模樣,或許是時代使然,或許是她認為如此才算「敬業」。我承認,當初自己也因成績平平未被看重、看好,不過,現下的我,不也向她證明了,成績不出色的學生,一樣可以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嗎?

因此,面對她在群組裡的道歉,我反而非常敬佩她的勇氣。睡前,忍不住回覆:「時代變遷,教學方式和師生關係,風景也迥異。我們都已經長大了,也走過了屬於那個時代的教育歷程,感謝老師的教導和陪伴!」

群組裡,依然安靜無聲。我想,真正長大了,就不需要持續活在對於過去的陰影裡。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生活進行式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馮國瑄/在房間遶境

陳維賢/晚禱

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蓋在自然棲地上的動物園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