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津穗/家鄉的廣東粥

很多人說去金門一定要吃廣東粥,我離家幾十年了,每每在睡夢中浮現好吃的廣東粥,醒來時憶起年少可憐的往事,想哭又想笑。

家鄉的習慣,父母親很少給小孩零用錢,所以我高中之前不知道學校的福利社在哪裡,因為口袋一毛錢都沒有,去看別人吃東西、自己光吞口水,多丟臉啊。

高一時,我的導師任國文課,聽說是退伍中將,對我們很好。每學期要寫六篇作品,按課程進度繳卷。我一口氣將六篇寫完,全是新詩,老師給了很高的分數,但在最後寫著:「你的六篇文章我都看不懂,你試著投稿給報社,看看能否錄用?」我每學期都拿獎學金,獎金全數交給父親,所以那一晚對父親說:「老師要我寫稿給報社,要買稿紙、信封及郵票。」他大方給了五十元。我將稿子分別寄到報社和當年很流行的雜誌《野風》,結果錄用刊出,老師也很高興。

《野風》好像給一本雜誌,沒有稿費,報社則要我去領稿費。我沒錢買車票,騎腳踏車去報社領了十五元,他們還給我幾張郵票,讓作者寄稿用。

拿著十五元,心中高興不已,想給自己吃點不一樣的東西。但除了地瓜粥,我什麼好菜也沒吃過,只聽聞廣東粥很好吃,尤其是後埔模範街尾那家。

人人說吃廣東粥的是有錢人,我第一次一個人上館子,將十五元全放在口袋,卻不敢問多少錢。老闆見有一個孩子坐在椅上,問:「你要吃什麼?」我說:「吃廣東粥啊。」「要不要加蛋和油條?」我答:「蛋及油條都要。」心想十五元應該夠付帳。香噴噴的廣東粥上桌了,加油條真是人間美味;我的記憶裡那粥很稠,看不到米,有瘦肉、豬腰、肉丸、魚片、蝦、葱,以及不知道的鮮味!付帳時,老闆說:「廣東粥五元、蛋兩元、油條一條一元,兩條共兩元,共計九元。」還有六元,下次再喝粥加一條油條、不加蛋,一樣值得回味!

高三離開家鄉,到台灣走遍南北各地,沒有一道粥的滋味好過廣東粥,而我只能在夢裡想像那家鄉的美味。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閒話吃喝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葉含氤/在天涯呼嘯的風

梁俐婷/無「羽」倫比的美麗

洪惠風/國寶裡的咒禁之術?

一句好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