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岫/大波斯菊

每年過年前後,總走路去古亭河濱公園看看花海。不能不說公園處有用心,能讓市民在河濱公園步道或自行車道旁,裝飾一些花花草草,讓單調的河濱野花草,也有繽紛、燦爛的花卉可觀賞。如今,幾個地方,如紀州庵文學森林、嘉禾新村眷村保存文資基地,都建有跨河堤電梯了,年長者,要到河濱,也不怕爬梯爬得喘噓噓了。古亭河濱公園的花海,恰好就位於這兩個文資地景的堤防外之間,無論來去都方便多了,且可順路看看這兩個古蹟或文資建築,故台北市河濱花海雖有多處,我總是去古亭河濱公園為多。

於是,像〈博多夜船〉這首日本演歌前兩句所唱的「越過了松原,你又來看我了?」,古亭河濱花海,大概也會跟我說:「越過了堤防,你又來看我了?」

確是,每年冬末和初春,總是去那裡看一下花。花海當然是多花遍植,形成如海之波浪,今年以醉蝶花、柳葉天使花、粉萼鼠尾草、油菊、芳香萬壽菊組成的花海,花顏都亮麗,但最令我欣喜的是,還有一片大波斯菊。大波斯菊總是多種顏色,白、紅、紫、紅、橙等相參雜,但多不改其單純、簡樸的單瓣花形。故大波斯菊的花語是如少女容顏雖多嬌,卻是真心、純情、 爽朗、快樂的。

老實說,我是在十五、六年前才開始初識大波斯菊的。彼時小女兒在羅東覓得教職,我和老妻有時就到羅東小住幾天,得有徜徉小鎮優雅田野之機會。羅東雖以觀光夜市聞名,一走到鎮郊,卻仍處處看得到小規模的稻禾種植。羅東高中再過去,靠近羅東運動公園旁,便有一小片稻田,有次去,是綠油油的秧苗,再下次去,則是稻黃穗浪隨風吹。過一段日子去,竟變成大波斯菊花海了。我吃驚了,這裡不種稻了嗎?問問旁邊管土地公廟的長者,他告訴我這些是大波斯菊花,稻作收割後,讓土地休養一下,種點大波斯菊花,既美麗、好看,花謝後落土,又可當下期農作土地的養分。噯!原來大波斯菊除了美麗,還有化作春泥更護禾的功能呀。

往返羅東多次,也經常去宜蘭有名的綠博會。十多年前,綠博會多在蘇澳的武荖坑露營區舉行,園區旁,總沿著武荖坑溪種滿大波斯菊,成為帶狀的花海。自此,與潺潺流水相偕而行,也成為我對大波斯菊美好的印記之一。

大波斯菊讓我想起羅東的田野,而小女兒在那兒教書,也十六年了,落地生根,從台北人變成在地的宜蘭人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小品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朱德庸/here+there=朱德庸

楊凱麟/古典時代斷頭史

陳姵穎/荒野仍在

夏樹/只有鳥的羽翼,能夠飛過夢境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