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義玲/最後的平安夜

人行磚道上,欖仁樹葉凋落得早,不過幾天,已織就一片厚厚褐毯。老黑的關節一直隱隱作痛,今年冬天特別冷。

平安夜,一如往年,學校宿舍區內的兒童唱詩隊,正在超商前獻唱聖歌。歌聲響起,本來在草叢老窩歇息的老黑,一聽到「平安夜,聖誕夜——」旋律,忍不住站起身來走向警衛亭,站哨警衛剛好走出來,老黑睜著黑濁眼睛細看,是不認識的人,又繼續往前走。

老黑想喝水,牠知道超商後門有一只鐵碗,只希望今晚仍有滿盛的清水,便又前行,在「靜享天賜安眠」的歌聲緩慢終結中,老黑嘗到了乾淨的水。

老黑還是小黑時,和乳牛犬菲力曾被一戶人家收養,脖子被繫上藍色項圈,成為家犬。過兩年,老黑與菲力的主人搬家,家具搬空了,唯獨忘記把牠們一起帶走。藍色項圈日漸磨損破敗,在落魄江湖的狗臉歲月中,還好有菲力為伴,一年年生存下來了。

菲力是一隻親人的狗。但一次被教授小孩踩到後,作出了吠叫反擊動作,反過來嚇到了小孩,馬上被登錄通報了。當警衛連同捕狗人到宿舍區那一天,渾然不知災難將臨的菲力依然一如往常地和警衛搖尾巴,但一瞥到警衛身後攜著大鐵籠的陌生人,忽覺不妙,轉身要跑,卻來不及了。牠被套圈攫住身子丟進鐵籠,致力抵擋、吠叫,但籠門一降,菲力已在其中。再一會,菲力連同鐵籠被送上一台小貨車。大黑聽到菲力吠叫,從超商後面跑出來探看,但車已發動,大黑沒命般追逐,人行道旁的蒼棕草叢上,一隻麻鷺啪啪飛起。終於,菲力與大黑的吠叫聲糾結纏繞為一聲長鳴。菲力身影已不復可見。

平安夜,聖誕夜。歌聲停歇,兒童聖歌隊散了。老黑駐足一會,決定踩著月色,從超商後門、警衛亭、停車場,沿著原路回返老窩,但近來視力急遽惡化,老黑感覺眼濛濛地看不清晰路的輪廓。牠停駐路邊,想了一會,這條路已來來回回走了十個年頭,即使閉眼都不會迷路,還怕什麼?就憑嗅覺走吧。

聖誕節過後,以往只窩居草叢,遠避於人的老黑開始頻繁現形於超商後門、警衛亭,乃至於停車場路上,走累了,甚至直接坐臥路中央。與老黑相識的住戶們不免揣測:這老狗昏聵失智了嗎?一次外車駛入宿舍區,沒注意到路中央的老黑,緊急煞車後,氣憤地和警衛反映此事,老黑從此被列入安全黑名單,雖然在宿舍區,牠早已是資深住戶。

這天夜深,老黑又往停車場馬路中央躺臥,一輛白車駛入強光,直接投影老黑身上,老黑被光驚醒,張眼一瞬,竟看到菲力佇立前方。老黑驚疑地眨眼,還來不及細看,車過,身子一陣刺痛。

有神奇幻術發生了。老黑忽然看得清晰,步履也輕盈了。前方,真的是菲力。老黑激動地迎了上去,汪汪汪汪,汪汪汪,菲力輕輕呼喚著,老黑不敢置信地跑到菲力身旁,那些同在一起的時光。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小品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朱德庸/here+there=朱德庸

管中閔/山河有幸

康文炳/告別的許諾

果子離/愛的無能與愛的可能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