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紹連/意外的情節 詩十題

●嘴裡的舌頭

小孩的小指頭含在嘴裡,吸吮

長大以後,不再渴望虎鉗張開嘴

不再害怕線鋸的牙齒把一個句子

鋸斷成兩截,一段母語,一段外來語

老了以後,含著沉默的舌頭入睡

●颱風天海邊的風景

天空多雲,色澤橘黃,是颱風徵候

海邊的窗戶患了厭食症,不吃海邊的

風景。幸好燈塔和一條船被禁錮在

拘留室裡,沒有被風景吞噬

天空釋放了海,海釋放了天空

●沒有任何語言

我把詩寫完,便沒有任何語言了

之後,窗口的鳥兒離開翅膀

我笑了笑。然後笑從臉頰離開

給了詩裡靜默的小孩。以後

我對世界寫詩,只能用眼神

●陷入牆後的政府

這面牆,已經鬢角變白

有一株寄生的蔦,盤腿坐了半世紀

牆上寫抗議的留言終於開出白色的花

這時,你整個人的背部靠著牆

陷入牆後那邊的政府

●下班的人

街道,布滿不為人知的殘渣文字

你俯身穿過行人之間的泡沫語彙

將每個器官分解,並潛伏在訊號裡

時辰已至,上班的人變成下班的人

耳、嘴、鼻以及內臟,依然失散

●一首寫雨的詩

雨下得又綿又密,水漫,石階消失

門不見了。你躲在自己寫雨的詩裡

詩裡漫水因而文字漸漸不見了

或許一片青苔回不回來補上意象

那是你遺書中沒有交代的事

●月亮上的風景

今夜月圓,再度回到兒時的命運了

是人跟著月亮走,還是月亮跟著人走

正如你跟著時代走還是時代跟著你走的

疑惑,是心中的山脈,也是坑谷

永遠成為月亮上不走動的風景

●在邊界上遊走

一隻鼓在邊界上遊走,咚咚

漸近,一隻檯燈在邊界上投影

很細很長,一隻稱為腳的線團

滾得很快很遠,滾過邊界去

仍然被中央的手拉住線頭

●一間有故事的房屋

河道旁,一整排房屋涉水的倒影

只有一間房屋的門歪了,窗懸掛搖晃

河水扭曲著它們。你來回觀看了很久

決定購買這一間,然後設計情節

裝潢背景,讓以前的人物復活

●窗口裡讀信的人

轉彎的階梯下端是一條巷道,有人

騎著一輛單車送來一封信。有人

走上了胸前的肋骨,聽見你

肺裡微弱的風聲。有人

望著階梯上端的一個窗口裡讀信的你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慢慢讀,詩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任明信vs.黃以曦/如果經歷的這一切都是場田野……(上)

探照燈

夏烈/審判

一靈/抱樹留停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