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岫/郊野的孤挺花

郊野的孤挺花。(圖/ 王岫)
郊野的孤挺花。(圖/ 王岫)

原想到安康郊野的台大農場,看看三十年前記憶中的稻禾和荷塘;沒想到那裡幾已變成一片廢棄農田,且已禁止人進入了。

只好到旁邊小山路走走。沒看到荷花,倒是在巷弄民宅前,看到一位阿婆黃昏中正在澆花。近似七、八十歲的她,種了不少盆栽,蘭嶼秋海棠特別多,但唯獨把兩株孤挺花種在隔壁沒有屋簷的洗石牆下的地面上。

想來阿婆是有經驗的綠手指,知道孤挺花愛日照;沒有屋簷,春暖的夕陽,能讓孤挺花更加鮮豔,不致像許多花種,一到下午後就垂頭喪氣的。

人說孤挺花的花語是「喋喋不休」,想來這僅是指其盛開時,花朵綿密擁擠成簇,好似在互相講話,聊個不停。其實我倒覺得孤挺花有個靜默孤獨而躲匿的心,植物園的孤挺花就是長在最不明顯的靠荷塘小島的邊緣區;遊客若非駐足,經常不知其存在。她的名字,不就是有個「孤」字嗎?她應該也是把所有與其他花種的競豔心事,學會放下,只挺立地和自己的夥伴,在角落綻放自我而已。阿婆大概了解她們,所以把她們另外安置在隔鄰的洗石牆下。

現在已少見的洗石牆作為背景,拍下的孤挺花,竟然覺得像彩繪在牆上似的,與房舍結合成一體了。郊野的阿婆,好像也知道擺設的意境之美。

(本欄歡迎投稿,文長以300字為度,附照片一幀,稿寄:lianfu@udngroup.com)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剪影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朱德庸/here+there=朱德庸

楊凱麟/古典時代斷頭史

陳姵穎/荒野仍在

夏樹/只有鳥的羽翼,能夠飛過夢境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