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相對論

看聯副.聯合副刊

馬翊航vs.陳柏煜/你沒有口音

專程去學口音●馬翊航上次在景美考族語認證測驗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口說題目:你會怕蜘蛛嗎?為什麼?我回答:「是的,我怕蜘蛛。因為有毒,而且有毛。」走出試場的時候你說:「剛剛口說題你答得很有自信齁,因為你...

看聯副.聯合副刊

馬翊航vs.陳柏煜/在海關

你們那邊,我們這邊●馬翊航去年夏天,我參加了一個文學獎的評審工作。有篇散文作品,以孩童角度寫父母工作關係從南京回到台東生活,寫自己與原住民奶奶的日常記憶。是我前三名的作品,但因為有更喜歡的作品,所以...

看聯副.聯合副刊

楊双子vs.瀟湘神/「台灣書寫意識」萌發的時刻

消失在歷史中的浪漫●楊双子瀟湘,我感覺我們對談總是很嚴肅,尤其這次主題預設是創作,似乎也勢必嚴肅,但或許我們試試這次輕鬆一點?儘管之於我們兩個,「輕鬆」這事著實有點困難。讓我從近況談起吧。五月中旬我...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5月 二之二】傅天余vs.李桐豪/遠方與狗

1. 歷史的後腦勺李桐豪:《本日公休》拍男子理髮廳,不如來講講男子理髮這件事吧。恰巧近日要出版一本圓山飯店的歷史書叫作《紅房子》,因此認識圓山理髮部的邱師傅,後來,我都會搭車去圓山讓他剪頭髮,邱師傅...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1月 二之二】林俊頴vs.黃麗群/藏匿在小說與散文中的作者群像

對談時間:2021年11月19日(星期五)下午二時至五時對談地點:孫運璿科技人文紀念館-藝文小客廳與談人:林俊頴、黃麗群關於寫作,有沒有絕對的必須?林俊頴:起碼十年前開始,時間於我是加速度進行,今年...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1月 二之一】林俊頴vs.黃麗群/台北的新陳代謝

對談時間:2021年11月19日(星期五)下午二時至五時對談地點:孫運璿科技人文紀念館-藝文小客廳與談人:林俊頴、黃麗群當一座有機的城市面臨物質與心靈的新陳代謝,什麼才是真正的台北人?黃麗群:我常常...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8月 二之二】張國立vs.傅月庵/寫得讓自己快樂

▋為何走上寫作之路?魚頭:「本人」為何會走上寫作之路?我是沒經費找人寫專欄,感覺似乎也不太難,乾脆自己寫,省點錢,誰知就脫不了身了。真是誤打誤撞,跟馬奎斯那篇〈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有點像,我真的只是想...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7月 二之二】陳輝龍vs.吳妮民/夢的散步:地景篇 偽裝橋梁搭建術

空間往往伴隨時間一起更迭著●陳輝龍81小姐:喔,這次這個,會叫作「夢的散步」,是借了日本漫畫家柘植義春的漫畫書名《夢的散步》。那是1972年出版,卻無法被歸類成漫畫的異常繪本。千篇一律的描繪著「我」...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6月 二之二】鍾玲vs.陳義芝/死亡的黑洞

陳義芝:讓我枯萎成真理小時候,家居荒僻,門前經常有喪葬隊伍經過,吹吹打打,顯示有人又去到了另一個世界。我印象最深的場景是後院鄰居辦喪事,帳篷連綿,白幡招展,天初暗時露天的燈光異常地飄忽,我憑窗遙望,...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6月 二之一】鍾玲vs.陳義芝/單相思的困境

鍾玲:四個故事,四種境遇什麼是單相思呢?應該是心中深深戀慕某人,但是因為某種原因,不敢、或者是不可能讓對方知道,所以就一個人自苦。單相思也可能很激烈、很痛苦。就因為「某種原因」會根據每位相思者的境遇...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2月 二之二】向陽vs.路寒袖/歌詩滿街巷

詩與歌並不相違,就像蝴蝶是花的鬼魂一樣,歌在詩的注目下找到前世;也像海浪之前的岸、雲霧後頭的山,詩在歌的脈動中發現今生……聲音與韻律在詩行之間起伏向陽:談到詩與歌的關係,我腦海總是會浮現你寫的〈台北...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12月 二之二】石曉楓vs.凌性傑/歡迎來到人生下半場

慢慢摸索才發現,繁複的人情裡,趨吉避凶之道就是只跟好人往來,只跟相處得舒服的人聚會。內心厭惡卻不得不如此的關係,以及虛浮的交接,應付過去就好。因此,更加珍惜身邊的好人,默默把責任扛在身上……雖不完美...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11月 二之二】吳曉樂vs.蔣亞妮/百合,與百合以外的

想起百合,我總想起朴樹《我去2000年》專輯裡的那首〈那些花兒〉,每個時間段,我都會為不同句歌詞畫下新解。如今,忽然明白朴樹刻意將喉音略放、聲線收得乾淨的最末一唱:「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奔天涯...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11月 二之一】吳曉樂vs.蔣亞妮/成長,天色大明之前的曖昧

別人的回憶、別人的視線都能成為自己的,那麼人生呢?過往時空,犯的傻事、說過的謊,或者就如妳所說那些,「明明是大人幹的蠢事」,是否經過我的變造、把他人的人生化為己有?……長大無痛論國小的自然課提到年輪...

看聯副.聯合副刊

【文學相對論10月 二之一】舒國治vs.陳德政/繼續上路

近四十年前,當周遭的人都在找工作安身,舒國治卻踏上美國,買台舊車上路浪遊。二十年前,已是舒國治書迷的陳德政去到紐約念書,看到的是不一樣的風景,懷的則是一樣的上路精神。從60年代的美國青年反文化到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