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佳/老么的福氣

老公有兩個哥哥、三個妹妹。

對哥哥而言他是么弟,兩個哥哥幾乎凡事替他著想。第一次去他們家,碰到二哥,他向我保證這個弟弟遇事有想法有計畫,跟著他絕對有保障,讓我覺得這哥哥好愛護弟弟。

對妹妹來說他是小哥,但或許是她們皆嫁到台北,深知都會生活不如南部鄉間安適,便如姊姊般處處照料,不時關心我們過得好嗎?

有時我會取笑老公根本是他們兄妹中的老么,大家爭相關照怕他受委屈過得不如意。當初婚後隨即去溪頭和阿里山度蜜月,返家後方知大哥竟利用這空檔把老公已買了三年的房子重新整理一遍,該刷的刷、該補的缺漏處全修繕好了,煥然一新成為名副其實的「新房」。我留下深刻印象,畢竟自家親哥都不曾這麼照顧我。

三年後遷居板橋,沒等我們開口,他們就主動出錢又出力。二妹怕我還得上班會忙不過來,抽空前來協助我挪衣櫃、搬桌椅,在最短時間內讓所有家具就定位,更以得趕回家做飯為由,婉拒了我請吃中餐的提議。對他們兄妹的濃厚情誼,我始終感激且珍惜。

公婆過世後,已八十多歲的大哥大嫂接續扮演「長兄如父、長嫂如母」的角色。每回返鄉大哥必開車接送,一出高鐵車站便見大哥已等在候車處旁,霎時心就安了;要北上時,大哥定提前半小時送我們到車站,一如婆婆生前常常叮嚀的「早點進站從容等車,匆忙趕車容易出錯」。

而大嫂則是先招待一頓好吃的歡迎我們回家,待我們要北返,一貫備妥老公最愛的炒花生、菱角,將祭拜後的素菜打包妥當,方便我們帶回享用。再加上二哥菜園所種,隨我們喜愛採摘的有機高麗菜、地瓜葉、芥菜等時蔬,回家一趟大快朵頤之外,足足省了一周菜錢。

每年清明祭祖和公婆的忌日,我們總兩手空空南下,而後大包小包、又背又扛地滿載而歸,身為「老么」的老公坐擁手足綿長無盡的關愛,我也有幸沾光,盡享了「老么的福氣」呢!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家人關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思齊/禮忌

沐晴/暑假學什麼

力偉/攀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