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 Chan/脫下眼鏡才看清

脫下眼鏡才看清。今日登場/Emily Chan
脫下眼鏡才看清。今日登場/Emily Chan

小時候視力完好,卻傻傻地羨慕別人近視眼,覺得戴眼鏡聰明又特別,臉上多個有趣配件,還能名正言順每年更換。有次在家偷偷試戴姊姊的後備眼鏡被媽媽撞破,痛斥我幹嘛好的不學,把眼睛弄壞還要讓家裡額外花錢。

後來也不知道是環境因素、遺傳基因或願力引發,我小學三年級便驗出近視眼,然後逐年遞增,到大概七百度近視、兩百度散光才穩定下來。此後過著天天戴眼鏡的日子,無數次教我感觸,所有羨慕都是膚淺的,當年以為戴眼鏡的好處,怎能抵銷它的百般不便?曾認為戴眼鏡很有氣質,但長大後分析,眼鏡廣告模特兒之所以戴得好看,是因為人家本身好看。況且若貪圖氣質造型,世上還有一種東西叫平光眼鏡。

某次依驗光師指示,戴上厚重的測試鏡架,於他來回轉換鏡片之間,我注意到眼前一切從模糊變清楚,同時景物亦從大變小。我驚愕問驗光師,為何換上清晰鏡片便會縮小?他說沒關係啊,反正一切都變小,整體比例便如常。的確,透過鏡片看世界不消數秒便習慣,立即忘記鏡片外的微妙差別。可是,感覺沒差,就真的沒有差嗎?這有點哲學性的問題一直盤桓我的心底。

數年前整理避難包的時候想,若遇重大災難,而我沒有眼鏡,必定降低生存機率吧?近視也算某種殘障,除非決心去做近視雷射,否則餘生只能與這缺憾並存了。

然而,這份遺憾近來出現奇妙的轉折。某天到戶外散步,但覺空氣與光線特別怡人,踏出每一步都分外輕盈,感到異常地自由自在,忽然動念便脫下眼鏡。當眼前的框框消失,瞳孔瞬間無死角吸納全方位的光感,仿如天幕大開,熟悉的景物頓時煥然一新!太美妙了,我嘴角上揚。

我漫步著左顧右盼,遠近樹木隨著風的節奏銀光閃閃,突然上方一群鳥兒騷動,我像個武林高手般敏捷抬頭——其實只看見糊成一團的樹冠,但兀自朝著鳥聲的來源傻笑。更驚喜是,由於平常太習慣對焦微觀,最好把小鳥的每根羽毛都看清楚,但那天在焦距模糊的狀況下,驟見群鳥拍翼齊飛,錯落有致,在空中宛如一闋交響合奏,方發現從前我雖然觀察入微,卻只看到一粒音符。

之後我食髓知味,走在有安全感的路上便經常不戴眼鏡。有次在公園的池畔停留,看著叢叢綠葉燦然款擺,水面金光流轉——既平靜又靈動,絢爛卻又和諧,不就像印象派的畫作?我入迷觀看,突然明白,原來一個層次的朦朧魯鈍,是另一個層面的清晰靈敏。真相,並不只有一層。而發現嶄新維度的真實與美麗,教人喜出望外。

現在不戴眼鏡成為我日常的小遊戲,比如到超市買菜,站在菜架前看著各式蔬果,只見深深淺淺的色彩與形狀,沒有文字、包裝與價目的干擾,摒除任何分析計算與考量,讓我難得嘗到,以最純粹、直觀地做選擇的輕鬆體驗。反正在超市怎麼買也不會破產嘛,為什麼不?近年科學研究都說腸道(Gut)是另一個大腦,便來嘗試讓Gut feeling盡情作主。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陽氏萃恒/不再是祕密

曾詩琴/鬼鳥

畢珍麗/就是香啊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