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韋璉/離開校園後,我做起了房屋仲介

離開校園後,我做起了房屋仲介。圖/紅林
離開校園後,我做起了房屋仲介。圖/紅林

離開教育圈十年,我偶然在學生建議下參加不動產經紀人證照筆試,踏進房屋仲介的職場。

從獨裁霸主變房屋仲介

過去在課堂裡,我說一學生不敢說二;我怎麼說,學生就怎麼聽。在教室裡,我就是個獨裁的霸主,但做仲介後,一切大不同。

記得有一回,朋友告訴我,她的鄰居打算換屋,我不妨爭取看看。很幸運的,這鄰居和我在相同的健身中心運動,第一次見面,對方客客氣氣地收下我的名片。第二次後,她改為點點頭,不太搭理我。之後,我因為知道某屋主缺錢,可能會便宜賣屋,就想或許該把這好消息告訴她,看她是否有意願購買此屋。

團課結束,我走向她,尚未開口,她就毫不留情面地說:「不要跟我說房子的事喔,我現在沒空。」天啊,這也太沒禮貌了吧!我當場愣住,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挪開腳步,走出健身教室的。

回家把這事情告訴老公,他說:「算了,不要做了。考上就當成延緩失智的良劑吧。」老實說,我心裡著實鄭重考慮了幾天,但仍決定繼續努力。我相信老天爺幫助我在六十高齡沒上補習班、沒買函授課本的艱困環境下,只憑四本參考書就通過筆試,那祂一定會再幫助我順利實習一年,拿到薪資扣繳憑單,取得證照的。這一點小挫折,不算什麼。人生不如意,不是十常八九嗎?我期許自己愈挫愈勇。

學生山琴樂意協助我。她說:「老師,我在某大學附近有間套房。請妳幫我租出去,這樣妳有仲介收入,就會有扣繳憑單了。」感謝山琴的義舉,我欣然接受使命。然而,多舛的仲介命運並未因此停歇。

租客千奇百怪,形形色色。有人十分鐘前預約看屋,十分鐘後人間蒸發,撥號過去永遠顯示「電話中」。有人匆忙看屋,匆忙say yes,結果簽約時音信杳然。有人問東問西,閒扯哈拉,問她是否要直接看屋,她不置可否……折騰四個月後,總算出租了。

未曾見識過的眾生相

古人說:「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過去我百思不解,但在這未滿一年的仲介生涯裡,倒是親身體驗到了。這兩句話一點也沒錯,講義氣的多半是思想單純的普通民眾,而所謂的知識分子,因為思慮多衡量多,做事反而容易背情棄義。

朋友小閒在得知我的情況後,二話不說地說服老公把他位於台中的房子交給我來賣,亦很順利地成交了。從頭到尾,小閒夫妻都能根據時價登錄與我們理智溝通,並爽快地做決定。這是一段美麗的結緣,但與A老師的就截然不同了。

一開始,看過該區成交紀錄後,她說這近郊山上的房子,能實拿八百萬就好了。我和同事聽得明明白白,只差沒錄音存證,等到有剛性需求的買方願意讓她實拿八百萬時,她竟反悔了,以兒子不同意作為藉口。我們問她究竟想賣多少錢,A老師立刻漲了三十萬。

硬著頭皮向買方「曉以大義」、「分析利弊」。哪知等買方願意再加三十萬後,A老師又改口了,直說自己的房子保養得好,希望賣到像山下房子一樣的價錢。多少錢?她說:「八百七十萬。」

最令人發噱的是,歷經千辛萬苦,買方終於勉為其難地提高價錢,簽約不久,A老師說:「鄰居說我房子賣得太便宜了,至少少賺一百萬。」唉,真是敗給她了。

仲介不好當,可如果有人問我:「拿到證照後,還願意繼續做仲介嗎?」我想,這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在過去這十個月裡,我見識到了從未曾接觸到的眾生相,非常好奇未來還會遇到什麼樣的人。

【職場生存之道】長期徵稿

讀了繽紛版刊出的職場故事,你也想寫下自己的工作見聞嗎?你如何踏上那一行,又發生過什麼事?歡迎投稿第一手經驗,每篇文長1200字內為佳,e-mail信件主旨註明作者、標題及「投稿職場生存之道」字樣,全文貼在信件上,並附word(doc)檔,文檔內依序打上標題、作者名、作品全文,稿寄:benfen@udngroup.com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簡麗賢/割稻仔飯

陳祖安/用運動利終結餓勢力

張健常/畢典送什麼花?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