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冠吟/再更XX一點就好了

再更XX一點就好了。圖/翁靖雅
再更XX一點就好了。圖/翁靖雅

阿迪與我是大學認識的好友,雖然我倆性別不同外貌迥異,但個性跟興趣十分相似,周遭的朋友打趣說我們是雙胞胎,學靈學的朋友形容我們是「雙生火焰」,意思是一個靈魂存在兩個不同的肉身,就像是靈魂的同卵雙胞胎。回想起來,我們年輕的時候就是如此相像呢!

出社會以後,我跟阿迪走出不同的發展軌跡,各自擁有一片天。阿迪很早就創業開了自己的公司,初期雖然走得跌跌撞撞,但時間久了,他的才華終究讓他在江湖上站穩一席之地,屢屢獲獎且市場上銷量不錯,叫好亦叫座。我們偶爾見面吃飯,或是在苦惱時打給對方一通很長的電話,分享工作上的難題。我們的談話不用鋪陳,因為我們的思考節奏如此相像,就算去掉了前言與脈絡,默契還是一接就通。

我跟阿迪一起從二○代跨到四○初,各自受了些挫折,亦各自有所獲得。每次跟阿迪聊天,我都覺得幸虧有這個朋友,在我懷疑自己很怪的時候,他的反應總是讓我感到被理解、被安慰。但也因為這點,我開始思考,即使我們如此相像,一直以來,阿迪好像都不會認為自己怪?不會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不太會質疑自己?

症候群最喜歡女性宿主

我跟阿迪在出社會後顯現出的不同,讓我細細尋思。於是我沿線研究到了「冒牌者症候群」。冒牌者症候群在心理學上不列為精神疾病的一種,但臨床研究還不少,常見於事業成功或是發展順遂的人身上,自我評價普遍偏低、始終認為自己不夠好、自己可以處於現在的位置上多半是因為運氣、常常患得患失,而且,往往好發在女性身上。

對照這些文獻上的敘述,我可說是冒牌者症候群的長年患者之一,事業開展以後愈發嚴重。不順時戰戰兢兢,順利時如履薄冰,人生沒有一刻好時節。回想我跟阿迪在年輕時很相像的那些面向,愈發覺得,「社會化」讓我們兩個愈長大愈不像了。而且這中間的關鍵就是,我有冒牌者症候群,他怎麼沒有?是社會造成了我,還是我造成自己這樣?

如果今天我不是我

現在的我跟阿迪仍然擁有相似的思考邏輯、相近的笑點跟價值觀,但細究其中,相較於我,阿迪總是可以使用比較從容且自信的語氣說出他的需求,不會在開口前對語氣忖度再三,也不會在事後反覆思量自己提出的要求精不精確,質疑自己的態度好不好。對於像我們這樣正在創業或是曾經創業的人來說,往復的自我質疑跟修飾其實很浪費能量,更多時候我們需要的是快狠準,強大的自我支持力。

我身邊像阿迪這樣事業成功的男性朋友不少,他們總是對於自己占有的一席之地感到從容且不自我懷疑,他們可能有點自戀,但同時間這個特質有助於在事業上攻城掠地,他們不會擔心交手的對象或是自己的同事喜不喜歡自己,不會因為過度自我檢討而焦慮,不會在寫信的時候花時間揣摩溫柔和善的語氣。

經過社會各方面的浸潤,我跟阿迪在「自我觀感」這方面有了分歧。這不禁讓我回想,這個社會一路上是否教育了我,女性要怎麼做比較好?或是我暗示了自己?我發現當我面臨任何選擇題的時候,把自己想成他,去做決定比較明快且有自信。

「如果我再更阿迪一點就好了。」這個念頭時不時會浮現。我並不是把這些特質二分法成男性跟女性,或認為用女性特質做事就是全然的錯,然而,我發現了一個不是我的我,去性別化的我。這個第二自我,或者是說,我原本可以是這樣但沒有茁壯的自我,讓我時時有驚喜且活得相當愉快。人生已來到中場,希望這個我可以跟其他的我並駕齊驅,一起開拓第二及第三人生。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人生相談室 冒牌者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昂/寫給訪台旅客的拜廟筆記

金玉涼言

李明晃/害羞的大彎嘴畫眉

Hazel/雙手「打」出的科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