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吧

HOME電子書文學翻譯小說 〉 瘟疫

  • 瘟疫

  • 定價300元
  • 售價7折 210元
放入購物車 免費試閱

書籍資訊

一隻接一隻的老鼠屍體,引出前所未見的死亡風暴;
瘟神籠罩在奧蘭城上空,黎明的腳步彷彿再也不會來到......

——「您信神嗎,醫生?」
——「不相信,但又如何呢?我一直身處黑夜,一直試著看清楚,早就不覺得奇怪。」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永垂不朽的人性詰問。】
這是一份歷史的見證、眾生相的預言,
報導式的平實文字,更顯事實赤裸無情,
以及人性的真實、平庸與偉大。
 
●「很快,城牆裡就只剩瘋子了。」
奧蘭城的赫爾醫生,在某天如常外出巡診,
卻看見死狀悽慘的老鼠屍體,彷彿預示此城不祥的未來。
一隻接一隻的染疫老鼠傾巢而出,政府與人民依舊無所作為,
疫病很快便找上了新的宿主——人類。


●「欲證明苦難的珍貴之前,得先治好苦難。」
前所未見的瘟疫風暴席捲而來,奧蘭城民的死亡人數逐日攀升,
街頭巷尾的歡聲笑語消散無蹤,被迴還往復的救護車與靈車所取代,
瘟神就此駐留奧蘭城上空,黎明的腳步看似再也不會來到……


●「倘若來日,您所愛之人得下葬,又該如何不去面對?」
此刻原是象徵豐饒的夏秋之交,一座海港城市卻困在瘟疫腳下,
火化廠夜以繼日地運轉,悼念花束不再是偶一為之,
人人做起遲來的抗疫準備,學習與苦痛共存共生,
翹首望向季節裡的藍天豔陽,卻發現連渴盼未來的希望皆已冷卻。 


●「終結了戰爭,卻讓平靜本身帶著未癒之傷。」
瘟疫如若撤手遠去,消逝的靈魂也無力重返人間,
在這場戰爭裡倖存的人們,回首才驚覺自始至終孑然一身,
如何對影自處、如何定義生命,就此成為風暴消散後的永恆命題。
從這一刻起,每個人可說與瘟疫都脫不了關係,而瘟疫帶給人們的第一件事則是放逐。沒錯,內心揮之不去的空虛、真切的情緒波動、妄想時間倒流或反之能快轉、如萬箭灼心的回憶,這些的確就是放逐的感覺。有時,我們會陷入幻想,歡喜等待親人返家的門鈴響起或樓梯間熟悉的腳步聲,當下,我們自顧自地忘記火車停駛,刻意選在以往夜快車載送旅客進城的時間留在家裡等候。 


【專文推薦】
●中央大學法文系副教授/徐佳華

「瘟疫之中,我們都是被監禁的俘虜。書中不斷出現的囚犯二字,代表受疾病圍城下的居民、受極權宰制的百姓,也暗示著人類生而為死囚的現實。」
「身為囚犯,也才驚覺需要無邊無際的大海、無拘無束的大自然,還有無所畏懼的友誼與愛,支持我們共同追求自由的動力,給予我們繼續下去的勇氣,就算對死亡的抵抗註定失敗,即使瘟疫永將捲土重來,卻無損人的價值,和反抗瘟疫——無論做為疾病或其隱喻——的必要。」


【內文節選】


「既然世間定律已被死亡操控,那麼或許不相信、不仰望天上沉默的神,靠一己之力對抗死亡,對神比較好。」
「我一直覺得在這城裡自己是外地人,和你們毫無關係,但如今眼前一切,讓我明白,無論願不願意,我已成了在地人,這事與我們全部都有關。」
「我試著當無辜的殺人犯,您瞧,抱負不大。」
「或許,我們至多只能近似聖潔,那麼,能當個謙遜仁慈的惡魔便該滿足了。」
「您說恢復正常生活是什麼意思?」/「戲院裡有新片。」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1913-1960)
法國文學家,1913年生於北非的法屬阿爾及利亞蒙多維城。自阿爾及爾大學畢業取得哲學學位後,從事過許多工作,並且投身參與多次政治運動及組織,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投入抵禦德國的法國反抗運動,負責編輯極具影響力的地下報《戰鬥》。
卡繆的主要作品包括──《異鄉人》、《瘟疫》、《墮落》、《放逐和王國》這四部廣受讚譽的小說;另有《卡里古拉》、《圍城》等劇作,以及《反抗者》、《薛西弗斯的神話》兩部哲學文集。1957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是第一位出生於非洲的得獎者,也是法國當時最年輕的獲獎者。1960年1月4日死於車禍意外,當時身上帶著未完成的自傳性小說《第一人》。


譯者簡介


吳欣怡
輔仁大學法國語文學研究所碩士,曾任高中法語教師。喜歡文學,熱愛翻譯,譯有《福樓拜短篇小說選集》、《海底兩萬里》、《異鄉人》、法文繪本《三隻小豬不一樣》,以及亞森羅蘋冒險系列《奇怪的屋子》、《古堡驚魂》、《羅蘋的財富》、《名偵探羅蘋》(穿羊皮的人)、《羅蘋最後之戀》等書。

作者簡介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