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新星小品

看聯副.聯合副刊

黃楊琪/寫字作為一門學問

疫情幾乎籠罩了整個夏季,在家中線上學習的日子,疲憊焦躁的我是一尾擱淺在書桌上的鯨魚。生物老師試圖用電繪筆在簡報上畫出腎絲球過濾作用的過程,但映在螢幕上的線條卻無法排列組合成完整的字。看著講義上了無新...

看聯副.聯合副刊

李鈺甯/室友

上禮拜對門的房間搬來了新室友。是個八十多歲的老奶奶,在三個女兒那轉了一圈後終於決定搬上北部和他最愛的兒子同住。爸爸往地上鋪巧拼地墊,他說阿嬤會夢遊。晚上睡前,我被室友召喚去調整冷氣的遙控器。「這應該...

看聯副.聯合副刊

林子微/水母漂

太平洋垂眼後,轎車尋星子前行,續寫銀亮海岸線。我嘗試接上世界的網絡,撐起眼皮。朦朧之中,三點的鬧鐘鈴響,腦中亂流還未理得澄澈,膨脹如加壓水母,怕打擾酣睡的城市,只得混沌提身前行,悄悄啟程。夜,清空了...

看聯副.聯合副刊

陳文昀/收藏

80年代的搖滾樂連接的是過時的有線耳機,旁人煩惱著連接藍牙如何提升速度與匹配度時,我還在梳理纏繞著的聚合物,包裹著電線的外皮黏軟,像常識般的每次糾纏皆是預料的事,即便長約一公尺的線盤起是有應有的面積...

看聯副.聯合副刊

余依潔/7月16日

老師傅咻咻揮手說:「運勢不順,兩三年內恐危及性命。」阿美打來要我別總氣妳,勸妳戒菸;小時候常作噩夢,也曾讓師傅拿著鈴鐺和香啷啷作法,往掌心蓋上紅章,坐進神桌下的鐵蒸盤內,妳一遍遍向我潑撒白米,後來再...

看聯副.聯合副刊

王以安/外國的月亮

一個人坐公車,搖搖晃晃地在山海間前進,想要場漫無目的小旅行,然而看著建物逐漸稀疏,仍無法不驚惶地下車。脫離冷氣庇護,才發現自己愣在一條連車也不願停下的幹道旁。畫面隨亮光鑽過眼皮之間,像狹縫實驗般,灰...

看聯副.聯合副刊

劉子新/壁癌

雨季裝修,不過拿掉屋頂瓦片些許,刷了粉漆的房間就染上了癌。午後雷陣雨下進了屋內,混著鋼筋鏽蝕的水透進了水泥裡。反方向蒸發,原先在油漆裡兜著的水乾透了剩下空氣,空落落的、卻不可逆。於是牆壁被宣告了死刑...

看聯副.聯合副刊

游耘如/堆疊

我的書桌一向東西很多。書,筆記本,紙,更多的紙,積累堆疊成一座巍峨的山。我知道我該整理,但這無疑事倍功半。說穿了那些紙並不重要,它們有一個更常見的名稱——廢紙。但我拒絕如此稱呼。那是刻在時光反面的符...

看聯副.聯合副刊

張逢恩/天公伯的恩賜

我是個特愛拜拜的人,無論是刻意到訪,還是正巧走過。祝禱總是千篇一律,不外乎是「請天公伯保佑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特平淡的,因此時常感受不到。畢業後,由於行程不順,無法打工,短暫成了無業遊民。日常生活...

看聯副.聯合副刊

林心慧/籠中鳥

家裡養了一隻小鸚,剛好能放在手心。媽媽說讓牠從小習慣籠子,飼料盆與半空棲息的樹枝,「這樣比較好養。」她說。從此就算我偷偷打開籠子,牠也就安安分分的,站在我指頭上,啄著我手心的瓜子,麻麻癢癢的。但偷開...

看聯副.聯合副刊

洪誼哲/迷宮

遊樂園早就被拆除了,童話也是。許久未翻閱的童話書在放滿現代小說的架子上像座廢墟似地存在,空空蕩蕩,罕有人跡。先是被人們遺忘,然後再被城市裡隆隆車聲硬生生地輾過,顯得有些蒼涼。經過圓山兒童樂園的舊址,...

看聯副.聯合副刊

顧瑛棋/空地會長出香蕉樹

都更後兩棟樓間的區域、河岸高地的角落還有衝出柏油路後會向下栽入的泥土,是我所知會長出香蕉樹的空地。與草還有仲介廣告牌一起,當土地成為空地後,香蕉樹就長了出來。社區對面以前有塊角地,現在房子打好地基了...

看聯副.聯合副刊

林可婕/礦缺

不慎摔落項鍊,深紫色中國繩結繫著的琥珀色墜飾上,媽祖乘坐的祥雲寶位剝落了半屏,有些刮手,罅隙似有白粉,遠看像天然晶石的礦缺,坑窪一般斜切在表面。媽說護身符意外毀損,是神明替人擋下了災禍,那麼我肯定在...

看聯副.聯合副刊

羅心怡/對你沒什麼好說的

也不知道是在急躁什麼,「喜歡你」這份情感火急火燎地燒向我;像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我汲汲營營地向朋友尋求意見,想知道怎麼做才能被你喜歡。這個時候,我僅僅只見過你一面,只看見你以從容的姿態在球場上躍...

看聯副.聯合副刊

袁清鋆/暈船

「暈船」是當前常見的青少年用語,用來泛指嚴重的單戀,這本來就只是青少年們在面對愛情難題時的一個用詞而已,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至少在我就讀的學校是這樣,暈船成為了一個貶義詞。然而,我認為暈船是有...

看聯副.聯合副刊

古君亮/在正午動物園尋找詩意

六月底,我和高中同學L相約逛新竹動物園,它在我讀高一時重新整修開幕,但我直到畢業後才初次造訪。在學期間我多次問友人要不要去裡頭晃晃,但他們總說那裡沒幾隻動物,五十元的門票還不如去買合作社會吃到菜蟲的...

看聯副.聯合副刊

陳映筑/像隻飛魚

當西南風吹響黑潮溫暖的水流,我就此翱翔,像飛魚一樣劃破水面、凌於浪尖。一開始我拉著綁在腳踝的線,拖著衝浪板進入水中,其實板子很難控制,朋友說那是我們不受控的狗,飛魚遛狗確實新奇,笑聲被海風吹得好遠好...

看聯副.聯合副刊

程俊嘉/櫻花與木劍

想起年初曾說過要去看櫻花的,這念想剛起,年就過一半了。如果說從口中說出地景,人便可直飛到那地方去,落櫻早看過幾百遍,用不著躺床遐思。不過,遙想回憶裡的飛行也是好的。大約五六歲那年,堂姊和男友提議揪團...

看聯副.聯合副刊

林鈺喬/明天見

裴洛西訪台當天,有報導說這是幾十年來兩岸局勢最緊張的一刻。身為在總統府旁邊上暑輔的學測生,我有點忐忑,深怕轟隆一聲,教室就會陷入火海。「歷史考得怎樣都無所謂,我今天的目標是活下來。」早自習時,攤開複...

看聯副.聯合副刊

陳禹翔/失聯

新裝好的布幕呈現遲鈍的靛藍色,我和陳坐在桌旁凝視那塊死沉沉的螢幕,手握滑鼠靜止,耳裡只聽見冷氣運轉的聲音,窗外陽光切入,剛好照在我們的小腿位置。陳說,昨天明明還好好的,今天怎麼會這樣,學弟妹等一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