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豆/教學相長

教學相長。圖/王孟婷
教學相長。圖/王孟婷

我是位失意的舞蹈家。說這話並不是我自以為是,而是自學齡前開始練舞,長大進入專業學校,一直以來我都是萬眾矚目、老師與同學眼中難遇的舞蹈人才。但最後,仍舊只能待在簡陋的舞蹈教室裡,教那些家長單純想讓孩子「運動一下」的兒童體驗班。

「唉,全當帶孩子了。」看著那些小小身版,走著歪七扭八的步伐,拍子跟不上,不時還會走神集體打鬧,我感到崩潰絕望。我覺得,這份工作我大概做沒幾天就會閃人。

誰知,我遇見了他。

那天上課,身心俱疲的我喊了中場休息,打算用一口水的時間讓自己恢復冷靜,忽然發覺身旁不知何時站了一個小小身軀。我忽視他繼續做自己的事,冷眼旁觀他的猶豫再三與扭捏不安,但過了很久,他就是不走。無奈之下,我只好轉過頭,儘量克制煩躁的情緒詢問他發生什麼事,卻撞上他如驚慌小鹿的眼眸。

啊,肯定是我的臉忘記由陰轉晴,嚇到孩子了……

我連忙切換到「幼兒頻道」溫柔地再次詢問,他有些餘驚,聲音很小,但眼神堅定:「老師,剛剛那個舞步可以再跳一次給我看嗎?我總是跳不好。」這是上課一個月以來,第一次有學生向我發問。我一下子來了熱忱,連忙起身示範,他也很聰明,學得很快。

之前我的教法是我在前面跳,他們跟著練。偶爾我會幫他們調整動作,但很少會經營細節,畢竟大家年齡還小,加上很多家長明確表示只是想讓孩子有事做,如果真的想認真學舞就不會來這裡,而是去○○舞集了。

但這孩子是個例外。他對跳舞充滿熱情,然而家境不好,家人只能把他送來這種小舞社過乾癮。知道有人想認真學,我也變得認真起來。一改之前的溫和作風,開始變得嚴厲,很多孩子不適應突變的風格紛紛退學,最後只剩幾個想認真學舞的孩子。也因為如此,公司把我辭退了。

離開那一天,他說他想繼續跟著我練舞。之後,我們就在他家附近的公園,或是其他空曠地展開授課,一直到他大學考上外縣市的學校,舞蹈課才正式結束。

那天,我們剛吃完謝師宴。

一向堅強的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淚,頓時我也感慨萬千。彷彿昨天他還是那個不敢向我開口問話的小孩,如今竟已長成稜角分明的少年。回想起這段經歷,真的很奇妙,我本已向現實低頭,卻遇見了他,並從他身上重新燃起對舞蹈的熱情,是他改變了我。

教學相長,原來是真的!

心情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杰兒/那堂關於謝天的國文課

舒眉/聽雨

Lingo/魚與熊掌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