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琴/拿督公的化身

拿督公的化身。今日登場/曾詩琴
拿督公的化身。今日登場/曾詩琴

父親生前在院子蓋一間馬來土地神「拿督公」的小神龕,斜屋頂的小屋。初一十五奉以蘋果、柳橙等水果祭拜,焚香裊繞。後來發現祭祀水果遭啃咬,家人認為是常在院子裡流竄的松鼠所為,改以粗糙外皮的鳳梨祭拜,果然毫無損傷。再後來,仔細觀察,那被誤認為松鼠的動物原來是「樹鼩」,兩者的差別在於樹鼩的吻部尖又長,尾巴不如松鼠蓬鬆,體型較小。

一日,馬來工作人員到家裡滴白蟻除蟲劑。隨口聊天談到老鼠,對方顯露憎恨的模樣,然而問及樹鼩,卻流露溫柔寬容,表示樹鼩不會吃人類垃圾,主要以昆蟲或水果維生。除了正式馬來俗名,牠還有當地馬來土話的名稱,想必在吉蘭丹馬來人心目中有著特殊地位。

常見樹鼩在電纜或屋簷或路邊快速爬行,如一串音符,有時流暢有時停頓,細細碎碎譜寫在大地。

某天午後太陽逐漸退到遠處,與媽媽坐在院子裡納涼。微風吹涼了汗濕的肌膚,蔚藍天空遼闊,令人放鬆。眼前空地剛剛修剪雜草,似是小小舞台,淺灰斑鳩在地上啄食,飛走之後,又有三五隻小麻雀飛來,八哥也來湊熱鬧。

更近一點的樹叢突然出現樹鼩暗影,日光如一道聚光燈照在牠身上,使牠純淨如剛出生的小獸。樹鼩先繞到右邊的鐵鑄圍籬,晶亮眼睛一眨也不眨,尾巴不斷撲打在地面,慢慢朝我們爬行。

我們窺視彼此。平時害羞的樹鼩若發現有人,會一溜煙跑掉,但此刻的牠在空氣中試探嗅聞了我們,並且可能覺得安全無害,來到距離只有五十公尺的桑椹樹下。枝枒上結滿黑色、紅色果實,牠倏忽爬到樹幹上,在如此近的距離,我們從容欣賞樹鼩,讚嘆牠的美,健康栗紅毛皮,光潔明亮。樹鼩咬了一口桑椹,靜靜伏在樹幹上。鋸齒狀的葉子、寶石般的桑椹、枯黃雜草、長柄菊,跨越時間與空間,融為充滿生機的一體。我們沉湎在一種靜謐祥和的氣氛裡,彷彿這一切均是樹鼩所賦予,彷彿樹鼩是拿督公的化身,為大地帶來神聖祝福。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馬來西亞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昂/龜山島印象

李奕萱/你家水龍頭有溫泉水嗎?

情書簡訊

簡麗賢/割稻仔飯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