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素梅/戀戀青年旅舍

戀戀青年旅舍。圖/Emily Liu
戀戀青年旅舍。圖/Emily Liu

由於新冠疫情的緣故,愛好旅行的人們難以世界趴趴走,只有透過記憶及照片重溫旅遊的滋味。

第一次住的青年旅舍

年輕時崇尚「壯遊夢」,去過不少國家,尤其是歐洲各國。對自助旅行者而言,白天飽覽文化古蹟及美麗風景後,最想要在晚上找到一處落腳的好地方,而遍布全球各重要旅遊城市、兼具便宜等優點的「青年旅館」,往往是旅人的最佳選擇。

我至今還記得第一家投宿的青年旅舍,位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近郊,環境清幽,還有個小庭院。當晚,我和其他國家的旅人坐在小庭院中一邊聊天一邊寫遊記,儘管因為時差讓人眼皮都快要闔上,卻怎樣都捨不得睡,沉浸在那裡的氛圍裡。

不過,若說印象最深刻的,則是位在德國萊茵河中游、由古堡改建的青年旅舍,那是我們在海德堡旅行時,從同樣來自台灣的旅人那兒所得到的資訊;出於嚮往,決定一試。只是,當我們在晚間抵達古堡所在的山腳,卻不知怎麼到達傲立在山崗上、燈火通明的古堡。幸好碰到一位好心路人,才知可到古堡的纜車晚間不營業,但有山路可達。於是,我們背著大背包,循著蜿蜒的山路、揮汗走了快半個小時。

如同多數尋找青年旅舍的經驗,所有辛苦在看到旅舍迷人的招牌後就會消失無蹤。雖然那座古堡不是童話世界裡的夢幻古堡,而是中世紀的要塞堡壘,但充滿歷史風華的建築物,可俯瞰整個科布倫茲市區、萊茵河及莫瑟爾河匯流點的絕佳位置,依然教人驚豔不已。

我們在古堡住了兩晚,連著兩天都搭乘纜車。其實,那纜車很陽春,就只有兩張椅子併排,所以第一次搭上纜車時,心情猶如搭雲霄飛車般緊張,但是當纜車緩緩下降,迎著從河面吹來的風,以及大片美景盡收眼底時,反而就愛上了。前陣子一時興起,google了該古堡,發現已被大型豪華纜車取代。

從青年旅舍看民族性

值得住意的是,不同國家、城市,對於青年旅館的管理方式會略有不同。青年旅舍雖然名為「青年」,多數其實是沒有年齡限制的。然而,有一回造訪德國巴伐利亞首邑慕尼黑,連續找了兩家青年旅舍,竟然都被以「僅接受二十六歲以下的遊客」為由而拒絕(當時已接近三十歲),最後只好放棄,改找一般旅舍。

還有一次投宿法蘭克福的青年旅舍,早上七時就開始Morning Call,且每隔半個小時就廣播提醒早餐時間以及九時要退房,很快全房的人就跑得差不多,我和我的女性同伴因為打包慢了點,就聽到廣播我倆的名字、要我們馬上到櫃台退房。從慕尼黑青年旅舍的年齡限制,到這家嚴控退房時間,讓我見識到德國人嚴守紀律的民族性。

相較之下,荷蘭比較自由開放,我們在阿姆斯特丹投宿一家青年旅舍,採男女同房形式(上下層的單人床),我們那間房間就有十四個男女同宿,其中的歐美女孩不以為意地將內衣褲直接曬在寢室內,我們也就入境隨俗、見怪不怪。

在青年旅舍,大家都只是過客,有緣同房就聊聊從哪裡來、要去哪些地方,交換一些旅遊資訊及心得,然後隔天各自天涯,會有印象的人不多,但偶爾也有例外。

某次在倫敦聖保羅教堂旁的青年旅舍用早餐,隔壁桌兩個美國年輕人,似正在討論中日問題;我當下認為他們一定是看到我們是東方人,所以故意談這個話題,便對台灣友人說:「最受不了那些不懂還裝懂的人。」沒多久,其中一位美國人突然面向我們,用中文問:「你們是從台灣來的吧?」讓我窘到不行。

外國人對於東方人本就容易傻傻分不清,因此可從我們講中文的口音分辨出台灣來的,不是高手是什麼?原來對方大學主修中國文學,曾經到過台北及北京學中文,才會這麼厲害。這個教訓也讓我從此抱持著虛心態度看待旅途中的人事物。

世界在我腳下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汪漢澄/頭風之謎

李思/把扭蛋變彩蛋

馬翊航/好樂園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