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良/水兵的黑皮鞋

水兵的黑皮鞋。圖/吳佳恩
水兵的黑皮鞋。圖/吳佳恩

邊打瞌睡邊細細磨亮那雙黑皮鞋

世界各國的海軍,夏天多是穿著一身白的制服,耀眼得令人注目,但少有人注意他們穿的鞋子;中華民國海軍軍官的白制服下有雙白皮鞋,但水兵們卻要頂著唐老鴨式白色無簷帽,穿著一雙黑皮鞋!這模樣有人說浪漫可愛,也有人認為突兀。

水兵們可不喜歡這身白制服,除了腳下那雙不搭軋的黑皮鞋,主要是白制服很難清洗,又容易搞髒被抓違紀處分,因此,下地出了營區就會找個商家換穿便服,也會把那雙發亮的黑皮鞋換掉。

我們進高雄左營海軍新兵訓練中心,就領到包括一身白的許多鞋褲衣襪,但操課只穿藍工作服和黑膠鞋,只有在周六人員服裝校閱才會穿白制服、黑皮鞋,教育班長還下令要把鞋子擦亮閃到他的眼睛為止。為此,我們白天揮汗如雨出操,晚上站衛兵,大夥都會邊打瞌睡,邊用棉花沾水在崗哨細細磨亮那雙黑皮鞋。

下部隊分發到各式艦艇,軍艦戰備優先到空間都很珍貴,鋪位要疊三層,個人物品只能堆儲小小地櫃,工作不能穿膠鞋,又要應付人員服裝校閱,大夥便自購一雙工作用黑皮鞋,這雙鞋不用打亮,為應付緊急備戰等狀況,很多水兵還會把鞋後根用力踩扁,當「拖鞋」來穿。

半夜備戰警鐘響起,當大夥躍床下來,卻都能在微弱燈光下,踩到屬於自己的那雙鞋,匆匆奔向戰鬥崗位;不過,當校閱時,大家穿起一身白制服又顯得光采奪目--我們常說自己在船上是群油汙髒亂的藍螞蟻,下地出了營區又光鮮亮麗像條錦鯉,但這就是水兵的日常。

在海軍作戰主力的驅逐艦服役,除一般護航、巡弋等任務,我們還常成為被參觀訪問和展示的樣板,負責引導的官兵都得穿上一身白,就有參訪民眾問:「為什麼你們軍官的鞋是白的?而你們當兵是黑鞋子?」我們只能傻笑:「我不知道!」就連從小兵晉升的士官長也說:「幹了一輩子海軍,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

一隻黑鞋竟突然從艙裡飛出

水兵服役三年,我們換過不知多少雙工作黑皮鞋,但校閱的那雙從沒換過。有次我們在艦上派工,突然副長通報有政府高官、高階長官蒞艦視察,且要看各部門操練,艦艉要安排修理班的備戰操演;弟兄們趕緊到艦艉甲板集合,卻看到軍區司令、監察委員等大官們已經在那裡,而隊長這才發現多名弟兄還穿著「拖鞋」式黑皮鞋,來不及換下。

訓練有素的我們對整個操演非常嫻熟,大夥模擬主甲板下方人員住艙中彈進水、起火、電力中斷、人員受困等狀況,但就在弟兄們頻繁進出災艙水密門搶救,一隻黑鞋突然從艙裡飛出,不偏不倚砸中視導的年邁監委!軍區司令見狀,連忙道歉,艦長等人更臉色鐵青,可老監委竟撿起鞋,交還掉鞋的弟兄,說:「你也太賣力了,連鞋都掉了。」事後那名掉鞋弟兄雖沒受處分,但副長嚴令大家不准把黑皮鞋當拖鞋穿。

彼時,陸軍的郝柏村擔任參謀總長,要求海、空軍也必須加強游泳、長跑、莒拳道等訓練,還要海軍出陸操「踢正步」以整飭軍紀,所以當軍艦換防到左營、基隆等軍區時,我們全艦官兵都被逼得在碼頭練習踢正步。

這天基隆軍區碼頭聚集各艦艇廠庫的水兵,因副總司令要進行人員服裝校閱和驗收踢正步,而閱兵指揮官正是我們艦長,大家可是燙平了白制服、擦亮了黑皮鞋,要給長官們露臉;難得見到大場面一身白海軍大校閱,對面中正公園、港區樓房都聚集民眾觀看。

就在分區列隊要踢正步通過司令台,陰暗天空竟飄下雨絲,且愈下愈大,圍觀民眾紛紛散去躲雨,身為軍人的我們沒得躲,只能無畏向前賣力踢。大雨毫不留情地落下,打濕我們一身白,連五顏六色的內褲都透了出來,踢正步濺起的水花也搞髒白制服,還有人鞋子踢掉了……待隊伍回到定點集結聆訓,大夥定睛一看,閱兵台前散落數頂無簷帽、鞋子。

滂沱大雨中,副總司令毫不動容地訓話十多分鐘,但淋成落湯雞的我們這時發現,台前鞋堆裡竟有隻是白的,我瞄了一下我艦隊伍,落帽、掉鞋的水兵依舊直挺挺站著,但軍官、士官長們的白皮鞋都在;那隻白鞋是誰踢掉的?直到我退伍離開海軍,依舊是個謎。

記憶藏寶圖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小荷/開鎖遇達人

李明晃/什麼東東?

張瀞仁Jill/沒有切身關係

滿佳/最宜居之地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