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翊航/地獄圖

池上的家,隔著一條馬路,是池上歷史最悠久的佛寺福蓮寺,據聞1936年由婦人鄭阿鬱發願建起。小時候我去寺裡的花圃摘玫瑰回家泡澡,借它寬大的廣場打羽球、玩跳高、學溜冰,想起來奇怪,從未有被修行人責罵制止的記憶。偶爾去佛堂看因果報應善書,殺豬屠戶肩上生出粗硬豬毛,販賣假藥者在背後長怪癰,故事必有不細緻但強烈鮮明的配圖。它們苦楚的臉不會動,像是要證明恐怖的永恆。

可能是善書記憶的呼喚,此後旅行途經地獄造景,我都想看看。五月底去彰化南天宮十八層地獄,發了一兩個影片限時動態,這裡的恐怖會動、有軌道、有電力,有敘事與動線。老家在南天宮附近的好友私訊來:「這裡竟然還在!我小時候去了一次就要收驚,你自己要小心。」我入地獄前的確是小心的,從細窄的樓邊梯、鐵圍欄觀望,看起來像出口的側門上有鐵鏈、枷鎖,沒有活動的跡象。疫情期間任何封閉與暫停都是可能的,但我仍不死心,試著尋覓正殿大門。旋轉樓梯旁的小櫃台有人低低出聲:「十八層地獄,一樓到四樓喔。」

全票五十,票面上貼心印製地獄嚴密的秩序:從奈何橋走起,一殿秦廣王到十殿轉輪王,三樓是齊天大聖,四樓有魔界怪譚。地獄入門處有一塊木棧道,感應步伐就突然起伏、閃光,無預警的動靜使我驚叫,我的驚叫又嚇到先我一步入地獄的一家人——地獄顯然起了它的威嚇與連鎖。十殿地獄如立體卷軸,也有舊派自然史博物館的陳列趣味。罪行寫在一塊塊小木牌上,酷刑反覆電動地來回,人像表情堅硬,似受苦似狂喜,有幾尊長相又像身邊熟人。小木牌寫著不守婦道、好看淫書、破人良緣等等,我可能是在劫難逃,在如腸之廊裡,度過整趟旅程最涼且最慢的半小時。

兩個月後酷暑愈酷,農曆七月後溫度體感數次攀至四十三度。趁著熱天與陰風,前往台南市立美術館裡「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第一個展間作品是〈十殿地獄圖掛軸〉,銜接著姚瑞中的〈地獄空〉,我又與十八層地獄相逢了。〈地獄空〉是用拍立得拍攝,走訪全台宮廟的人造地獄。拍立得特殊的閃光與色溫,讓裝置與臉孔也成為另一種「界」,「看」就不是保持距離、原封不動,而成為往來、下沉、審視、逃而不離。姚瑞中拍過的地獄還有金剛宮、紫祥宮、代天府、超峰寺、春秋閣……環繞全台,一樣的地獄有千百因果,想必需要一訪再訪。

馬翊航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劉秀敏/媽媽司機跑江湖

耕童/屘囝回家

邀請那位古人遊台灣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