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弘/追逐魚群的旅行

這裡的孩子很小就會駕船,載著更小的孩子出海。攝影/林子弘
這裡的孩子很小就會駕船,載著更小的孩子出海。攝影/林子弘

母船開出四艘小船,駛向環礁的東西兩邊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踏上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土地,但卻仍像是第一次遠足的孩子一樣興奮。巴布亞位在南太平洋上,由一個大島和無數小島組成,族群文化和生態都富有多樣性。有幸受Sportfishing PNG邀請,我參與了他們的船宿探險行程。

飛越赤道,穿越層層的雨林,到達首都Port Moresby後,我們拜訪當地的朋友,稍作集結,便乘坐國內線班機到達Lihir island。Lihir island,這個至今仍然富藏著金礦的離島,是巨大的礦坑,就像遠古巨獸休眠的場域,彷彿能吞下任何經過它上空的物體。它也是我們陸路的最終站,接著就要乘船開向未知的海域:Nuguri island。

航行接近二十個小時後,母船來到了一個環礁,速度明顯減慢,逐步駛入環礁中的潟湖--無論外環風浪再大,潟湖都提供一個坐落在南太平洋中心的深層寧靜。放眼往地平線看去,四周圍繞著一個個狹長的島嶼,好不真實的場景。根據當地的同伴描述,這個小島除了與所羅門群島偶有商船貿易之外,很少有外來的船隻會登陸,真是何等的幸運。

送給村民的大型梭魚,塞滿了獨木舟船身。攝影/林子弘

翌日,早晨的陽光沿著海平面照耀,提醒我正身處祕境。興奮地起床,踏上島嶼,著實開了眼界:島上有太陽能發電板、雨水蓄水池、簡易的教室與教堂,還有許許多多茅草高腳屋,呈現出「與世隔絕」的樣貌,島上居民亦以捕魚自給自足。而我們此次行程,就是要在這個環礁進行探險,釣魚也好,潛水打魚也罷,要好好地瘋上幾天。

與島主、島民寒暄過後,母船開出了四艘小船,分別駛向環礁的東西兩邊;由於環礁非常巨大,我們得分開行動,在晚上匯報海底地形以及釣況,才能更快速地探索這個神祕的海域。

成群鮪魚在海面沸騰,心情也跟著沸騰。攝影/林子弘

與鰺魚搏鬥的腎上腺素激增,是最銷魂的毒藥

當我在小船揮出釣竿,近海的礁盤上,竟衝出一條條巨大的石斑追逐假餌--你沒看錯,石斑在淺水域且攻擊性極強的時候,會毫不猶豫吃下在水面上竄動的假餌,完全刷新我過去的釣魚經驗;在這之前,我一直認為石斑就是鐵桿深海魚,完全不可能在淺水域出現呢。

漁船緩緩移動到鄰近的礁岩,這裡居住著其他魚群,比如鮮紅色的紅槽就在這個海域非常活躍,炸出的水花像深怕我們不知道牠們的存在。趣味的是,這些紅魚的拉力跟自身製造的出場氣勢不成正比,不過,牠們牙齒銳利,非常容易在釣線上造成啃食傷害,必須經常檢查前導線並且更換。

樹林間的歡笑聲,就是由這群天真的孩子所發出。攝影/林子弘

緊接而來的,是凶猛太平洋浪人牛港鰺。鰺魚普遍分布太平洋,是全球釣者追逐的重點目標魚種,與之搏鬥的腎上腺素激增,是最銷魂的毒藥。牛港鰺的體型巨大,我們釣獲後將之送給島上的村民,笑聲頓時響徹於樹叢間,孩子們紛紛呼喚同伴一起把大魚搬回村莊。那景象遠看著像一群小螞蟻,搬運著比自身還要大的魚。我望著他們的背影,覺得這般單純的喜樂,似乎多年沒有感受到了。

最後的重頭戲是蘇眉魚。巴布亞海域廣闊且不受汙染,故能孕育出巨大的蘇眉魚。這樣在世界上瀕臨絕種的魚類,不但於此處生養眾多,更是巴布亞當家魚種,我們在釣獲、拍照後釋放,覺得美夢成真。

太平洋的島嶼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樣多,仰望著南島的夜空,無光害的環境下能看到一整條銀河穿過夜空,拜訪巴布亞紐幾內亞的數天當中,薈萃了躍動的海洋生態、南島人民的友善、異國綺麗的夢鄉,這些元素教人豈能不再回頭拜訪。於是,釣遊在不斷航行中串聯,在眾多島與島之間,串起了無窮盡的回憶。

旅行自拍棒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黃薇夏/一份錢少、事多、離家遠的工作

老編垚順/縫補德軍外套

一句好話

張光斗/點石成金的魔術師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