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名人堂】張瀞仁Jill/人生中的 「малина」

逛好市多的時候,在蔬果區看到覆盆莓。小小一盒貴得要死,但我還是忍不住買了,只因為它有我美好的記憶。還記得那時是在莫斯科郊外的一個度假小屋,小屋在一片荒野中,沒有路名、沒有門牌,「跟郵差說紅色屋頂的房子他就知道了。」女主人爽朗地說。她讓我們隨意在果園裡現採現吃,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吃到酸甜美味的覆盆莓,我驚為天人,想著一定要知道名稱,以後一定要再找來吃。用破爛的俄文,我學到它叫「малина」。

其實人生中好多малина--第一次相遇之後,就改變一輩子對某件事情的態度或作法。弔詭的是:我們都不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改變一輩子的事,也不會意識到自己或許就是改變他人一生的轉捩點。我剛回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行銷公司當企畫專員。雖然在美國有些經驗,但進入到台灣職場一樣渾身散發菜味。某個加班的夜晚,我焦慮地來回對著Excel表上的每項預算,確定沒有漏掉活動中任何可能的花費或細節。這時一個女生悠閒地走過來,手上拿著飲料問:「需要我跟妳一起看嗎?」她拉了張椅子在我旁邊坐下,帶著我逐行對預算,讓我從深度焦慮慢慢冷靜下來,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面對極度可能出包的一切。她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的舉動變成我職場上的малина。從此以後,無論管理多大的團隊、不管是直屬下屬或只來幾個禮拜的實習生,我對新同事都會盡力友善,畢竟我知道那是最需要支持的時候。

另一個малина發生得更早:小學時,中華職棒剛開打,全台灣瘋狂。當時班上男生隨時背得出球隊打序、球員打擊守備表現,每日即時更新打擊率,時不時還會交換球員卡。但我看不懂棒球,完全無法了解他們在說些什麼。坐我附近的兩個男同學,不知為何願意大發慈悲地教我所有棒球規則。當年的國小男生女生壁壘分明,更何況我安靜內向又什麼都不懂,一點都不酷。但他們不在意。他們每天放學後去打棒球,第二天就跟我說他們比賽如何,順便回答我無止境地提問:「好球是好的嗎?」「什麼是再見安打?」就這樣,我開始懂了這個影響我一輩子的運動。我後來到美國留學、在大聯盟球隊工作、從事職業運動經紀、一直到近幾年協助紐約大都會隊回捐台灣,沒有他們,我的人生一定會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他們或許不知道,但他們其實是影響我人生至深的「малина」。後來知道這兩個男生都創業當老闆了,幾十年過後,想必他們也繼續帶著許多人向前進。

人生中總有需要做選擇的時候,碰到出包是要甩鍋還是想辦法解決、閃黃燈了是要快速衝過還是要幫一下後面的老婆婆。願我們都懷抱善意,成為為別人帶來美好的「малина」。

●本文稿酬捐贈「故事工廠」,謝謝你們的戲劇成為台灣人的малина。

張瀞仁Jill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胡凱哥/意外的旅程

張瀞仁Jill/紐約的島嶼天光

黃薇夏/一份錢少、事多、離家遠的工作

老編垚順/縫補德軍外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