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名人堂】洪芳怡/聽心酸酸療癒心酸酸

比起歡樂的、清爽抖擻的快歌,我們更愛聽充滿心碎與失落的慢歌。即使生活平順安穩的人,一樣會讓自己沉浸於抒情歌曲的傷春悲秋中,任憑聲音裡的哀愁寂涼觸動內心深處,畢竟好音樂撫慰的不只是耳朵。

這一點,不僅此時此地作為聽眾的我們是這樣,最早期的流行音樂聽眾亦是如此。關於愛情,且是逝去的愛情,永遠是流行歌曲中最受歡迎的主題。無怪乎1930年代台灣的天后級「療癒系歌手」秀鑾演唱了大量失戀情歌,而那個時期最出色也最暢銷的唱片,正是她演唱的〈心酸酸〉。

秀鑾擁有一把輕盈如水的好嗓子,聲音裡的溫柔足以熨平心頭坑坑疤疤的傷痕。她的慢歌不灑狗血,也不走撕心裂肺路線,不論是裝飾音的運用、情感的表達上,一樣展現出精準的節制。秀鑾好聲好氣地唱著:「我君離開千里遠,放阮孤單守家門,袂食未睏腳手軟,暝日思君心酸酸。」

在閃爍著粉紅色光芒的嗓音中,歌曲女主人公每日站上望夫崖,迷人的臉龐上有精心畫好的柳葉眉,還美美地插上珍珠髮簪。她不是不傷心,可始終抱著愛人會回頭的期待。更重要的是,她明白,日子總得過下去。

秀鑾以繾綣甜潤的音色,把〈心酸酸〉唱成那個時代最轟動的賣座歌曲,挽救了作曲家姚讚福的職業生命,也以外柔內剛的泰然姿態,為墜入十八層相思地獄的人們帶來一絲盼望。

秀鑾與絕大多數的女歌手隨著改朝換代銷聲匿跡,這首歌在二戰之後幾乎沒有翻唱錄音,引不起波瀾,或者偶以「民謠」名義,灌製輕音樂演奏曲。直到1963年,已經成名的少女歌手王秀如重新把這首歌曲帶回聽眾面前,十三歲的她童音依舊,卻在〈心酸酸〉中,把受到遺棄的淒涼無奈詮釋得煞有其事,難免教人想起年幼就被迫負起傳承香火責任的童養媳,或者是日本戲劇裡的少女阿信,忍功了得,奈何命運多舛。

「無疑一去無倒返,辜負青春暝暝長,連批連信煞來斷,害阮等無心酸酸。」王秀如唱得認真,所有細節一絲不苟,反而讓她明淨大方的聲線迸發出超齡演出的氣味,聽歌的人胸口翻騰起陣陣心疼──不知是為曲中人物,還是為自己遭逢到的無奈與煎熬?

爾後,翻唱〈心酸酸〉的歌手無數,不能不提的,是點播率名列前茅的黃乙玲版本。這位歌手灌錄此曲時年方二十,卻已走唱十多年,她的〈心酸酸〉唱出與先前熱賣的成名作不同的調性,展現出洗鍊技巧以外,介於幽黯與灼熱之間的深邃情緒。

「一時變心袂按算,秋風慘淡草木黃,風冷情冷是無向,光景引阮心酸酸。」黃乙玲收拾起從聲色場所帶到錄音間的紅塵灰燼,把衝風破雪般的豪邁氣勢,轉換為翻山越嶺、奮不顧身的渴望,最後添上無法度量的似水柔情,直直勾得聽者心神激盪。歌聲代酒,剎那間,挽回與挽不回都不再重要,就讓滿溢的情緒宣洩,為自己憑弔那段萬劫不復的戀情吧。

同一首〈心酸酸〉,秀鑾嫵媚清甜,王秀如柔順卻悵惘,而黃乙玲即便世故,卻唱出既黯然神傷,又蕩氣迴腸的新格局。不同的歌手把〈心酸酸〉唱成不同的故事,讓聽者能從歌聲中的淒涼與陰暗感受慰藉與溫存,冉冉昇華出力量。

青春名人堂 洪芳怡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姜泰宇/謝謝你沒有嫌棄我的手髒

吳毅平/要不要來我家看貓聽黑膠

楊璧華/幸好電話沒改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