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林/我的同姓女兒

那天,姪女在電話中和我分享她近期閱讀的一本書,說是看著看著淚流不止。我上網搜尋那本書,兩天後,《葉有慧》躺在我的書桌上。

閒來無事的假日午後,一壺日月潭紅茶伴著沙沙的翻書聲,我靜靜地讀完它。故事寫得極好,人物串場的銜接點極其巧妙,我像是看了一場內心戲大噴發的電影,非常過癮。但,哭點呢?令姪女淚流滿面的場景到底在哪一章節?

吃完晚飯問她,妳是在哪段痛哭的?她回,讀到三分之一就哭到不行了。什麼?那麼快。她說想到自己的境遇跟書中的葉有慧好像,都是父母不在身邊的孩子,作者好像在寫自己,將她內心獨白化為文字,由於情感的投射,使她忍不住悲從中來。

弟弟的婚姻在姪女八歲時破裂,弟妹不要她,弟弟的新女友也不愛她,於是跟在我身邊過日子,反正我未婚、經濟獨立,養她不成問題。我是她口中的大姑姑,實則像是她的母親,初經來、買內衣、收情書、選科系、交男友……一個少女會經歷的事,我全參與了。

雖然她曾不在乎地說:「沒有父母也沒關係,我有大姑姑跟阿嬤。」我也以為自己填滿爸媽的角色,但是一本書就漏餡了。也許,在她內心深處還是渴望父母的關愛?

接下來的日子換我忐忑不安,深怕她陷入負面情緒中;父母的業障不應由無辜的孩子承受,我得找個時間好好開導她。可是,這小妮子每天課照上、飯照吃、一樣嘻嘻哈哈過日子,根本看不出來心情受影響。難道,她學會將悲傷隱藏在笑臉之下?

不行,我忍不住了,勢必得將此結打開,否則換我要淚流不止了。吃完晚飯削了一盤香瓜,她邊滑手機邊吃,直說好甜、阿嬤真會挑水果。我問出心底的擔憂,她愣了一下,說:「大姑姑,我當妳女兒十三年,妳讓我健康正常地長大,如果跟在父母身邊,說不定會變成叛逆的不良少女,我很高興當年妳願意陪在我身旁,當我的爸爸與媽媽。有一個加拿大詩人歌手說:『每一個生命都有裂縫,如此才會有光射進來。』妳就是那道光。」說完,她叉了一塊香瓜塞進我嘴裡。

噢!香瓜真的很甜,甜到眼睛都出汁了。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維賢/消失的瓦罐煨肉

韋瑋/到大里杙尋訪老街之味

一句好話

劉冠吟/風格的細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