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腎事】好腎醫師/今天晚上可以出來嗎?

她的表情從喜悅變成驚嚇再轉成無奈

護理師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是白衣天使,病人只要身體不舒服時大喊「護理師」,就會有穿著白色制服的護理師過來詢問狀況;她們的工作如此繁重,導致三餐不定時,甚至常因無法正常如廁而併發泌尿道感染。在醫療體系完善的台灣,護理師的付出無疑是整個制度的鋼架,然而最近新聞常出現的醫療暴力,往往受害者也是她們,我常覺得不捨。

當年在醫院擔任腎臟科總醫師時,晚上值班需要接受急診室的會診,評估患者是否需要緊急洗腎,並請值班洗腎室的護理人員留下來加班協助;換句話說,運氣好的護理人員可以在十一點左右順利回家休息,否則就有機會吃到醫院樓下超商的第一籠早餐肉包。

某天,晚間十一點我至急診室會診,患者雙側肺水腫,而且氧氣濃度不穩定,我們便決定安排緊急洗腎。這晚值班的苦主是小淳護理師,我買了消夜到洗腎室時,她正在做最後的環境清潔準備離開。我把消夜放到她眼前,她感動地說:「哇,醫師你怎麼這麼貼心,知道我沒吃晚餐、怕我餓,還特地買過來。」我只能尷尬回答:「這是買給妳的消夜……兼明天早餐。」之後便向她說明患者的情況,安排半小時後接到洗腎室治療。

小淳護理師的表情從喜悅變成驚嚇,再轉成無奈,最後停留在怨懟。後來聽說她當晚非常忙碌,消夜果然一語成讖地成為早餐,讓我有好一陣子看到她都覺得不好意思,反而是她先安慰我,說幫病人治療是好事,不必放在心上。

正準備睡覺的她,聲音有些不悅

又過了兩周,某天我忙到半夜一點多,正想打開那無緣的晚餐排骨飯時,又接到急診室電話:一位八十歲伯伯罹患多年慢性腎臟病,在吃了一陣子電台買的藥後併發急性鉀離子過高,由於擔心他年紀大、心臟負荷不了,我們決定將血中鉀離子以洗腎的方式排出體外。

低頭看看手錶,半夜兩點,正是在床上好眠的時間;再看看值班表,居然又輪到小淳,我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給她。

正準備睡覺的她,接起電話的聲音有些不悅,於是我先問她:「今天晚上可以出來嗎?想不想吃消夜?」沉默了五秒後,她回我:「醫師,我知道你人不錯,可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這樣我會很困擾!」天啊,這下誤會大了,我趕緊解釋清楚,需要麻煩她來醫院做緊急洗腎的治療,代價是我會幫她準備消夜,真的沒有其他不良想法。

後來,我們一起幫伯伯完成了他人生第一次的血液透析(也就是洗腎),伯伯很開心地向我們道謝,並答應再也不亂吃來路不明的藥品了。我與小淳一起去超商買第一波出籠的肉包,互相期許對方下次運氣不要再這麼旺。

每次請護理人員半夜出動,我都深感壓力,儘管為了病患必須如此,但一想到對方若因趕路而出了意外,我肯定自己會無比愧疚。而經過這麼多年,半夜call護理人員上整晚夜班的情形仍然存在,只能說她們實在辛苦了。

護理人員由於長時間高壓工作,導致身心出狀況,這樣的事情時有耳聞,因此請大家在醫院因病痛而喪失耐心想罵人的時候,不要忘記是誰在照顧自己和自己的親人,包括灌食、抽痰或清理大小便等這些大家比較不願意做的工作,都是護理師們在執行。當我們口中說她們是白衣天使時,請記得真心把她們當天使看待,不要傷害她們,一個微笑也許能成為支撐她們一天工作的動力來源。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廖想/越南河粉在巴黎

王美娥/細腰泥壺蜂來造訪

謝文賢/到麥當勞集合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