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藏寶圖】好腎醫師 /當病人無意識的時候

圖/Silvia
圖/Silvia

阿伯這時忽然緩緩睜開眼

作為一名醫師,每次看到連續劇灑狗血的情節都覺得滿好笑的,特別是當男女主角昏迷,旁人光靠大力哭喊、按壓人中或潑水,就能立即見效的橋段。其實,遇到有人昏迷時,正確的急救口訣是「叫叫CABD」;第一個叫,是叫醒當事人,若發現沒有反應或無意識,則必須叫其他人來支援,並啟動後續急救措施。

不過,上述步驟的基礎是建立在對方是真的昏迷,若遇到對方故意不想醒時,醫師就得拿出其他辦法了。

某次在腎臟科病房值班,半夜被護理站通報有一位洗腎的阿伯叫不醒,由於他年長又洗腎,猝死的風險較高,我立刻跑到病房探視。在拍打肩膀及大聲呼叫都沒有反應後,我用筆燈檢視了瞳孔,發現瞳孔對光沒有收縮反應,趕緊請值班護理師推血壓監測器及急救車來,準備開始急救。

這時,阿伯忽然緩緩睜開眼,說:「你們在幹嘛?半夜不睡覺吵什麼!」除了嚇了我們一大跳,也讓我們鬆一口氣。原來,阿伯因為洗腎心情不好,不想理我們,才導致「叫不醒」;至於瞳孔沒收縮,是因為他多年前眼睛開過刀,瞳孔反應較差。幸好阿伯在最後關頭出聲,不然我差一點就要啟動急救程序了。

他直接從爺爺的乳頭捏下去

另外一個印象深刻的,是在風濕免疫科病房遇到的爺爺。他因為長期受類風濕性關節炎所苦,經常住院且有憂鬱傾向,家人莫可奈何之下,對他採取消極不理的態度,使得他一入院就不想出院,認為至少在病房有護理人員陪他聊天。

每當主治醫師提到可以出院時,他那幾天的小狀況就會特別多,例如食慾不好、全身無力或是疼痛加劇等。有一次主治醫師查房後囑咐隔天可以辦理出院,當天晚上這位爺爺就突然意識模糊。

由於那晚又是我值班,當下視察後做了基本的生理評估就先抽血,看他連抽血都沒皺眉頭,我想可能真的有問題了。在血糖跟電解質都正常,且生命徵象穩定的情形下,我們開始測試他的意識狀況:很神奇的,每次他的手被抬起放下時,都會很幸運地避開自己的臉,一次也沒打到,所以我們進一步給予疼痛刺激。

電視上的疼痛刺激是掐人中,醫療單位則會壓揉胸骨。當我壓揉他的胸骨時,居然沒有任何反應--在那種情形下,並非我們沒有同理心想弄痛病人,而是假使真的沒有疼痛反射,我們必須安排緊急腦部電腦斷層檢查;就在我考慮打電話給放射科值班人員時,另一位值班同仁小蔡出現了,而他正是這位爺爺白班的主責住院醫師。

小蔡一來,二話不說,就直接從爺爺的乳頭捏下去。很神奇的,不到三秒鐘,爺爺便悠悠醒轉,還很客氣地問我們為什麼半夜不睡覺,都聚在他的病房裡?在確認沒有其他問題,值班團隊撤出病房,隔天爺爺也順利地出院了。

事後,我問小蔡怎麼這麼篤定地捏乳頭?乳頭比胸骨更敏感,對疼痛感受更激烈,除非不得已,否則一般不輕易做這件事。小蔡說他照顧爺爺很長一段時間,深知他每次都藉故不出院,所以看到我們手足無措時便想出這一招,也很訝異立刻靈驗。「果然一山還有一山高啊!」我由衷讚嘆。

「患者叫不醒」其實是很緊急的狀態,這意味著可能下一秒就上演一場與死神之間的拔河;可是,當生命徵象穩定時,僅管沒有驚心動魄的急救過程,卻需要花費更多心思去分析昏迷的原因。

經歷過爺爺的例子,一來讓我很感慨老人化社會的困境,二來也不禁想著,如果對象換成女性的話,我想壓揉胸骨後,半夜的電腦斷層值班人員還是得出動;畢竟,為了不必要的麻煩,對於女性,我還是下不了手。

記憶藏寶圖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兵/寶劍含光而綻放

高耀威/空間富翁

草人青/識人不清,其來有自

一句好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