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疏影/給女兒

世界最清白的時候

還有什麼

這牽涉到詩的價值

爬上一架梯

就只有天

不被需要的人都不見了

努力過的人也是

曾出賣自己的人開始碰到發燙的痛苦

沒有名字的人……

陽光透過玻璃球的氣泡

孩子說那是水晶的,

它就是她那個下午的水晶

魚鰭觸碰的只有水流

而不是另一條魚的鰭

水流從眼珠流過

魚們甚至,看不見彼此

你告訴我梯的上面有些什麼

你告訴我水晶球裡可以看見什麼

擁抱而又鬆開,所有成長的都離原地而去

可有一盞燈守著你

熄滅,萬物透過水晶

變形被看見,萬物透過黑暗

卻本來是它們的家

這樣說來,

我們需要一顆黑暗的水晶球

從虛無中掏出來,舉起

樹葉留給黑暗的輪廓

我們僅僅能夠辨認

慢慢讀,詩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載爵/重現李一冰

果子離/海灘種花,寫作的初心與恆念

沈眠/重新修煉的藝術

探照燈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