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作錦/赫德,英國人,120年前預言中國大崛起

1908年,赫德在天津。(圖/取自維基)
1908年,赫德在天津。(圖/取自維基)

華人移民到歐美國家,常常感嘆受到歧視。但是,中國人也歧視外國人,一句「洋鬼子」已道盡一切。

20年前,筆者曾在紐約居留多年,見華埠若干中文報刊,動輒以「黑鬼」稱呼非裔人。而那時,美國早已有了《民權法案》,「黑鬼」一詞應該已經觸法了。

自「鴉片戰爭」以來,歐美強權國家對中國無止境的侵凌與需索,更增加中國人對外人的仇視。但是,如果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們也要說,很多歐美人士,尤其是傳教士,同情中國、幫助中國的也不在少數。在晚清現代化的過程中,這些人發生過重大影響。別的不說,僅《萬國公報》編刊物、寫文章的那一批人,如李提摩太、花之安、林樂之、李佳白、韋廉臣、威妥瑪等等,他們對中國朝野,或婉轉提出批評,或積極提供建議,都是「忠心耿耿」、「垂泣以道」,孰能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這些「愛中國的洋人」,人數眾多,不及備載,如果找一個有代表性但又「不太一樣」的外國人,也許海關總稅務司英國人赫德應該算是一個。他在中國50年,不僅為中國建立了健全的海關制度,還協助中國處理外交事務,為中國爭取權益。一個外國人,卻做了中國的「大官」,階至頭品頂戴,銜至尚書,加太子太保,榮膺三代正一品封典。在退休回籍病逝時,清廷還優旨褒揚。即使中國官吏,受到朝廷如此寵隆待遇者亦不多見。

那麼赫德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赫德(Robert Hart)1835年出生於英國北愛爾蘭,13歲入都柏林衛斯理書院,學習勤奮,15歲入新創立的貝爾法斯特女王學院,並贏得獎學金。18歲獲得文學士學位,在文學、邏輯及形上學科目獲得獎牌,畢業後決定繼續攻讀碩士學位,但在1854年春被女王學院提名加入駐中國的領事團隊。

19歲的赫德來到倫敦的外交部,在1854年5月(咸豐四年)離開英國赴中國。抵達香港,在英國駐華商務總署擔任見習翻譯三個月。再派到寧波英國領事館任翻譯官。他開始學習中文,聰明而努力,不到三年,已能說流利的中國話,也能閱讀中文。

他經歷各種職務的歷練,進入了由英國人操持的中國海關。1861年(咸豐十一年),在太平軍逼近上海的同時,英人總稅務司李泰國(Horatio Nelson Lay)向清廷請假回國治病,清廷任命兩人署理總稅務司,其一是赫德。赫德走訪全國各地籌辦海關。隨著天津條約的簽署,中國通商口岸迅速增加,海關系統急需擴張以管理日益增多的國際貿易。

《名利場》雜誌1894年12月號刊登的赫德漫畫像,畫面中,「江海關」三字反寫。(圖/取自維基)

1862年(同治元年),在赫德與恭親王的倡議下中國第一所新式學校「京師同文館」成立,並在廣州設分部。「同文館」旨在培養中國未來的外交及其他人才,學生學習外語、外國文化以及科學,經費來自海關稅收,負責人也由總稅務司推薦。「同文館」後來併入「京師大學堂」,就是今天的北京大學。

1863年(同治二年),李泰國回到上海銷假,但與恭親王及總理衙門不睦,中方認為李泰國傲慢且難與共事,因而將他解職,11月30日赫德正式接任海關總稅務司,徙駐上海。

作為大清海關總稅務司,赫德的主要職責是為中國政府收取關稅,同時負責將新式海關制度推廣到全國各處的海、河港口及內陸關口,將海關的運作制度化,並提高海關的效率和誠信度。赫德任內建立的新式海關包括1864年所置台灣南北新關、1899年與德使籌置的膠海新關、1886年赴香港、澳門,置關九龍、拱北兩關、1905年與日使籌置大連灣新關、1907年東三省置關等。赫德並對清廷提出建議,改進了中國的很多港口和航運設施。

1864年,赫德加按察使銜,成為清朝的正三品大員。1865年,總稅務署從上海遷到北京。從此,赫德居住在北京40多年。1869年,晉布政使銜,官階從二品。

在海關任內,赫德一直利用他對清廷的影響推動本職外的近代化改革。他在任內創建了稅收、統計、浚港、檢疫等一整套嚴格的海關管理制度,新建了沿海港口的燈塔、氣象站,為北京政府開闢了一個穩定的、有保障的、並逐漸增長的新稅收來源,不但比舊式衙門清廉,甚至也是當時全球最清廉的海關。據大陸「邏輯思維」第53次節目的說明,赫德接任時每年稅收500萬銀元,離任時增加到3000萬銀元。赫德主持的海關還創建了中國的現代郵政系統。1865年赫德回國完婚時上書恭親王,列舉改革建議,並且勸說清政府第一次派員出國考察。

在外交方面,赫德鼓勵清朝在其他國家設立使領館。赫德本人也富有外交才能,與中西官員建立友好關係,並利用這些關係來保證海關在風波不斷中繼續運作。由於中國各處被列強割據,赫德時常需要利用他的外交能力與列強使節協商設立海關和徵收關稅事宜,並在本職工作之外為中國外交服務。1876年,赫德協助簽訂《煙臺條約》,被認為阻止了一場中國與英國之間的戰爭。1884年中法越南衝突爆發,由於赫德的斡旋,中法雙方在天津簽署《中法新約》。

赫德同時身為英國人和中國官員,力求平衡雙方利益。對19世紀末英國隨同其他列強開始謀求更大的權利感到憂慮,因此與英國駐華使節關係並不完全良好。赫德認識到自己中國雇員的身分,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中國人民的「同胞」,是中國政府用來對付外國商人的外籍雇員。1885年威妥瑪退休,英國政府請赫德出任駐華、韓公使,在猶豫四個月後赫德拒絕了任命。他對外交大臣格蘭維爾勛爵說,他在中國海關的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國和英國都有好處,而轉換職位的結果卻不清楚。1886年赫德獲賞花翎、雙龍二等第一寶星。1889年(光緒十五年),升為正一品,1893年(光緒十九年),賞三代一品封典。

赫德在中國任官長達五十年,與士大夫頗有往還。赫德與掌管總理衙門的恭親王奕訢合作密切,擅長幕後的「業餘外交」,是總理衙門「可以信賴的顧問」,「不但在稅務和商務問題方面,而且在外交和內政方面」,都有其不可忽視的影響力。甚至封疆大吏的人事任命,有時也要諮詢他的意見。恭親王奕訢說:「赫德雖系外國人,察其性情,尚屬馴順,語言亦多近禮」。他同時也與李鴻章合作,在1900年八國聯軍入京鎮壓義和團運動後,赫德與李配合參加《辛丑條約》談判,盡力維護中國利益以求達到中國能夠承受的議和條件。此後晉太子少保。1902年(光緒二十八年),召入覲,賜「福」字。

1874年,中國開始建設新式海軍,總理衙門委託赫德向英國購買四艘艦艇,1879年赫德又協助購買八艘軍艦,後來成為北洋水師的起源。1879年赫德向總理衙門提議試辦海防條例,組裝南北兩洋海軍,並自薦出任「總海防司」,總理衙門本已同意,但李鴻章幕僚、道員薛福成向李呈文反對,稱赫德「陰鷙而專利」、「內西人而外中國」,認為如授赫德海防司職權,「數年之後,恐赫德不復如今日之可駑也」。受此影響,總理衙門要求赫德在總稅務司與總海防司之間選擇其一,赫德選擇繼續擔任總稅務司、放棄總海防司職位。

身為洋人的赫德,工作分寸如何掌握,並非易事。他曾謁兩江總督曾國藩商談,曾氏告以:

凡一切華洋交涉,如屬對雙方有益,本人無不贊成;如對洋方有利,對華方無損,亦可照准;但如有損華方,雖有益洋方,必予斥駁。

赫德認曾國藩的這項政策明達準確,十分贊成,此後涉及華洋事務者,概本此原則。部分英人遂認赫德親華,甚至有詆為「英奸」者。

1908年4月13日,73歲的赫德因病休假回國,並在辦公室留下一張意味深長的便條:「1908年4月13日上午7時,赫德走了。」此後他仍然掛著總稅務司的頭銜直到1910年。離開中國三年後,1911年9月20日赫德因肺炎引發心臟衰竭病逝。清廷追賜優恤、加尚書銜、太子太保。

赫德辭世前後,發表不少文章,多涉及中國,其中一篇〈中國,改革與列強〉(China,Reform and the Powers),1901年刊於英國著名的《雙周評論》和《巴黎周報》《德國評論》等刊物,預言中國將變得強大,不再受人欺侮:

今天的這一事件(義和團運動)不是沒有意義的,它是一個要發生變革的世紀的序幕,是遠東未來歷史的基調:2000年的中國將大大不同於1900年的中國。民族感情是一個永久性的因素,這是必須承認的,在研究一個民族世紀狀況時,絕不能排除這個因素,而在中國,唯一普遍存在的感情就是對中國制度的自豪和對外國一切的蔑視。

中國人是一個有才智、有教養的種族,冷靜、勤勞,有自己的文明,無論語言、思想和感情各方面都是中國式的,人口總數約有四億,生活在自己的疆域內,在他們所繁衍的國度裡有肥沃的土地和眾多的江河,有千姿百態的高山和平原、丘陵和溪谷,有各種各樣的氣候和條件,地面上生產著一個民族所需要的一切,地底下埋藏著從未開發過的無窮的寶藏,這個種族,在經過數千年唯我獨尊與閉關自守之後,已經迫於形勢和外來者的巨大優勢,同世界其餘各國發生了條約關係,但是他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他們知道從這種關係中得不到好處,所以正在指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夠十足地強大起來,重新恢復昔日的生活,排除同外國的交往、一切外來的干涉和入侵。用睡眠來形容,這個民族已經酣睡了很久,但現在他已經甦醒,他的每一個成員身上都激盪著一種中國人的情感「中國人是中國的,把外國人趕出去!」

義和團無疑是官方煽動的產物,但是這個運動已經吸納了群眾的想像力,將會像野火一樣燒遍中國各個角落。簡單說來,它是一個純粹的愛國的自發運動,其目標是使中國強盛起來,它並不是一次失敗。他證明了廣大民眾會如何齊心協力的響應號召,也進一步表明原來謹小慎微的官方有意限制義和團只使用大刀長矛,這是不夠的,必須要用毛瑟步槍和克虜伯大炮來代替他,將來的愛國者將擁有金錢所能買到的最好武器。

「危及世界未來」這幾個字無疑將引起鬨堂大笑,好吧,讓他們去笑吧,但願他們會一直笑下去,兩千萬或兩千萬以上武裝起來的、訓練有素、紀律嚴明而又被愛國(即使是被誤解了)動機所激勵的團民,將使外國人不可能再在中國住下去,將從外國人那裡收回外國人從中國拿去的一切,將額外加價的報復舊日的怨恨,將把中國的國旗和中國的武器帶到許許多多現在連想都想不到的地方去。

五十年以後,就將有千百萬團民排成密集隊形,穿戴全副盔甲,聽候中國政府的號召,這一點是不用懷疑的!如果中國政府繼續存在下去,它將鼓勵(而這樣鼓勵是很對的)支持並發展這個中華民族運動;這個運動對世界其餘各國將是不祥之兆,但是中國有權這樣做,中國將貫徹她的民族計畫!

中國將會有很長時期的掙扎,還會做錯很多的事情和遭受極大的災難,但或遲或早,這個國家將會以健康的、強大的、經驗老到的姿態呈現於世界,並擁有這個世界強加給它的軍事力量,而且,既然它必須擁有,它必將擁有最好的:最好的武器,最適當的訓練,最高級的教育,士兵的數量將視人口的允許和情況的需要而定,士兵的質量將會一代勝過一代,今天,為了義和團在去年的所作所為而懲罰中國,西方在禁止向中國出口的物品中包括武器,關於這一點,一位中國貴胄子弟曾對我說:「很好,這將迫使我們成為生產者,且請記住我的話,總有一天我們會成為出口商,不僅那樣,而且還會比現在(你們的)製造商賣得更便宜。」

距離赫德發表上述的言論,已經過去120年了,我們現在也許可以檢驗,這個「中國通」的預言說中了多少?

今文觀止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載爵/重現李一冰

果子離/海灘種花,寫作的初心與恆念

沈眠/重新修煉的藝術

探照燈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