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維民/不感染者

不感染者。(圖/顏寧儀)
不感染者。(圖/顏寧儀)

天剛亮時,他睡著了,睡得很沉。女子推推他的肩膀,他才醒來。她已經穿戴整齊,一副準備好要出發的模樣。他有點不好意思,咕噥兩句,走進衛浴間,很快漱洗完畢。

女子的眼睛明亮清澈,夜裡想必睡得不錯。「明亮清澈」還不足以形容那雙眼睛,還有什麼?「純潔」?「慈悲」?資料顯示,今年她三十三歲。這種年紀的人怎麼可能純潔慈悲?一定有更恰當的描述,只是他字彙太少。

櫃台後面的婦人替他們叫了計程車,兩人站在狹窄的客廳等候。客廳有股霉腐味,混雜著芳香劑,牆上掛了一塊大橫匾,寫著「金玉滿堂」,底下刻著十多個贈送者的頭銜及名字。又有幾個人下樓,背著拎著行李走出旅館。每次客人退房離開,婦人都會喊說「謝謝光臨,歡迎再度光臨」。不久,計程車來了,婦人又重複一遍送客的辭令,且意味深長地看了他們一眼。她想錯了,他知道。

還不到六點,他吩咐計程車走一條人車較少的遠路。司機沒有意見,只提醒他會按錶收費。這條公路是支線,此時幾乎看不到車輛,但他仍頻頻回頭,確定無人跟蹤才放心。司機和他們之間有一片透明隔板,三個人都戴著最新型口罩,都很安靜。霧氣散去,郊野在晨光中漸漸清晰現形。叢叢低矮的雜草晶瑩閃爍,那是露水反映著陽光,似乎還有些白色紫色的小花追隨微風搖晃。鳥群降落飛升,應該有鳥鳴聲,但此刻車窗緊閉,他聽不到。最遠的灰青色山腳還有幾匹像馬的動物,但那必然不是馬,這個區域不可能有馬群。

她雙手疊放在膝上,專心望著窗外,似乎這只是一般的旅途。從後視鏡,他又看到她的眼睛。只是一瞥,還是讓他有些驚動,那些字詞又在腦子裡盤桓。她有一項奇特本領,看她一眼,或僅僅坐在她身旁,就能察覺得到:她會令人平靜,就像進入另一個時空,暫離周遭的混亂未知。他從未有過這種經驗。資料上說,「編號GEX-5……嚴密保護,以利研究……」公司如此鄭重其事要將她送至某地,因為她有超能力嗎?她的超能力為何?不可能只是教人感到平靜那樣簡單。況且,那只是他的主觀感受。

以前,他也遇過不少特殊人物。和那些人相處,他可以感知某種陰森荒涼,像被推進冰庫,寒意直撲而來。那些人大概也有所謂「超能力」吧?他們顯然和這個女子不同。他們散播殘忍及恐懼,她令人察覺另一個極端。

「極端。」這是此刻浮現的字詞。他咬咬牙。

過去半天內,他好像變回學生,不停尋找字詞,藉此重新理解周遭的事物。這也是女子引發的奇怪影響。其實他很痛恨這樣,勞神又無益。對他,以前學會的字彙夠用了。他看得懂命令,執行就是。他不負責理解,只需接受結論。「禁用電子器材」、「貨物搶手」、「必要時毀棄」……諸如此類就是結論。他不懂實驗室研究什麼,實驗室裡的人也不會他這套本領。各司其職,那就夠了。

她的脖子細長白皙,晨光裡,可以看到頸後纖細的柔毛。他想到某種鳥類。若他伸展一隻手掌,必定可以一把整個掐住。

她似乎知道他在注視,突然回頭看他。他立即轉向正面,隨便問了司機兩個無關的問題。

「你知道他們為什麼抓我嗎?」

他一時愣住,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知道為什麼抓我嗎?」她又問了一次。

他搖搖頭。

「我從不感染。」

「這次的大感染?」

「每一次。」她語調平穩自然,像是在談論別人的事。「從出生到現在,我沒有感染過病毒。我戴口罩是為了讓別人放心。」

他沒有再說話。嚴格說來,這些細節屬於業務機密,他並無權利或義務知道。

「大概我的基因不一樣,所以別人想要研究。」

先前他只知道貨物熱門,「不能落入敵手」,原來是她的基因特別,可以避免世界性的病毒感染。若她真是基因殊異,研究她的身體可以發明製造某種藥物或疫苗,未嘗不是善舉。當然,其中也可能牽涉龐大的商業利益。公司給他的命令內容,顯然是考量利益為主。

不知何時,計程車司機的左手多了一把槍,朝著他連續擊發。子彈穿透塑膠隔板,一顆命中他的右肩,一顆擦過臉頰。司機還要繼續開槍,但他更快,第一槍就擊中司機後腦。車子向路邊高速滑行,撞斷護欄,車頭栽進斜坡下的溝道裡。他踢開後車門,拉著女子跳出汽車。

公路兩旁是開闊的野地,近處豎立著三塊廣告看板,枯竭的河道那邊,有一小片樹林與亂石,但是沒有時間躲藏了。對手既然可以假扮司機,表示他們的行蹤早就暴露,很快就會有更多敵人趕到。距離交貨還有半小時,只要他將女子送到S市,就算完成任務。S市有人接手,繼續下一個步驟。

他決定冒險,沿著公路步行。只要有車願意搭載他們一程,半小時內必定可以抵達S市。此時搭便車會更安全,對手無法掌握。一路上,他都很謹慎,避開大小車站、沒有攜帶手機、不使用任何卡片,他想不通怎麼會被盯上。

他在前面走,一面回頭張望。女子距離他七八步遠,步履不穩,顯然受到了極大驚嚇。一輛白色汽車駛來,看見他揮手,似乎猶豫了片刻,之後又加速離開。這也難怪。大清早,這種郊野,一男一女在公路上行走,他身上還有斑斑血跡,誰也不敢停車招惹麻煩。

其後的幾分鐘內,沒有任何車輛經過,然後他們聽到警笛聲。一輛警車自公路的另一頭快速駛來。

計程車衝進溝道時,公路監視系統必然已經發現。計算時間,警方此時出現也是合理。不然就是剛才那輛白車駕駛報的警。不論如何,他都只能夠等著警車靠近。或許可以利用警車到達S市,他想。如果警察不聽他的,要將他們帶往其他地方,他會設法劫持警車。沒有時間了。警車先到未嘗不好,但要盡快離開這裡。

兩名警察下車,一人手執長槍瞄準他,另一個叫他們趴下。他趴在地上,不斷喊說他身負重要任務,必須立刻護送女子至S市。警察完全沒有理會,拿出手銬準備銬他。他跳起來,一手勒住警察的脖子,一手掏出手槍,對著手持長槍的警察叫道:「把槍丟掉!離開車子!」

拿著長槍的警察照做了,不過動作緩慢。他在拖延時間。只要時間夠久,就會有更多警察前來支援。

公路上突然出現另一輛車,車速極快,但不是警車。他們四人發現這輛車時,車子已經到達他們面前。

車子急停,之後槍聲大作,共有四十多響,然後三名男子下車。

晚上,當地的電視新聞有一則報導,沒有畫面,只有主播口述,全部才十幾秒鐘,大意是:今天清晨,一輛計程車超速行駛於某公路,發生嚴重的車禍意外,警方到場處理時,司機與一名男性乘客都已經沒有呼吸心跳。

當代小說特區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達陽vs.陳雋弘/寫詩的原因(下)

探照燈

林達陽vs.陳雋弘/寫詩的原因(上)

探照燈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