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邦彥/戀戀Kpop

今晚6點是韓國新人女團NMixx的出道曲MV發布日,我一下班急忙趕回家,5點50分就坐在電腦前,打開YouTube等待著。我胡亂地晃著滑鼠,點開一個又一個演算法推薦給我的NMixx相關影片:不知道看了幾次的預告、團員出道前的表演、或是Kpop網紅有的沒的猜測,又很沒有耐心看完而很快關閉它們,然後不斷刷新官方頻道,焦躁得像是產房外的新手爸爸。

終於,5點59分59秒。「噗通」一聲心跳,正片上映!我輕輕按下滑鼠左鍵。

白霧茫茫中傳來的大船汽笛聲開場,女孩們一個個像乘風破浪的海盜般英氣逼人地跳著張揚的舞蹈,一瞬間,又化作嬌豔的花朵,在活力四射的搖滾樂聲中綻放,繽紛燦爛。畫面飛快轉場,霓虹城市裡,少女們在黑暗中閃耀,世界就是她們的舞台。一個下腰、一聲跺腳,結尾舞步乾淨俐落!

3分34秒的視聽饗宴戛然而止,腦袋還是轟隆隆的。我幾乎是屏息看完這支影片,雙手冒汗,氣喘連連。

我,一位40歲的男性,盯著電腦螢幕看著17、8歲芳華正茂的姑娘們「搔首弄姿」,這畫面任誰看了都要誤會成猥瑣的中年男子意淫著高中女生的日本迷片。我內心雖然坦蕩蕩,迷戀Kpop 這麼多年,醉翁之意就是在Kpop這罈五彩斑斕、一嘗目眩神迷的好酒,卻也很難自在地跟同事朋友分享這份喜好。我見過那吃驚又帶著幾許嘲諷的眼神,眼底映著「為老不尊」幾個大字。所以我只能暗暗享受這份迷戀,十年。

2012年,當時我經過一家賣電視的電器行,螢幕上播放穿著華麗宮裝的女孩們,或嬌柔或明豔或甜美或颯爽讓人目不暇給,超現實的舞台慢動作灑落著玫瑰花瓣和飛舞著振翅白鴿。我隔著玻璃張大了嘴,那絢麗滿屏的畫面震驚了我。後來,我才知道那些女孩們叫作「少女時代」,從此,我跌進了Kpop這彷彿只屬於國高中生次文化的深坑。

我開始瘋狂地搜集Kpop相關資訊,刷YouTube、上論壇、努力分辨團體裡每一個成員的面孔與名字;我追了《Produce101》(註1)系列四季,看著男孩女孩們執意追逐出道夢想、一個勁兒衝往舞台、盡情揮灑熱血而感動;我陪著防彈少年團從出道到登上葛萊美,驚嘆他們在《花樣年華》(註2)裡,將青春期的狂放與躁鬱,譜成了華麗的詩篇。我沒有「粉」某一個團體或某一個歌手,我迷戀的是整個Kpop,一個透過長時間訓練,將歌、舞、表情、台風,所謂表演的每一個環節都要求極致,再透過完美的行銷定位包裝,滿足觀眾視覺聽覺、把娛樂這門生意做到淋漓盡致的產業。

是嗎?

迷戀不應該是氤氳著曖昧被蒸發又凝結成自我陶醉的水氣、燃燒著昏暗中閃爍出對方一明一滅臉孔的粉紅色火焰嗎?40歲大叔的腦袋裡,這麼理性的商業思維像在這氤氳著的、粉紅色昏暗的氛圍裡「啪」的一聲,開出一排蒼白的日光燈。

29歲的最後一天,我獨自來到西門町,坐在捷運6號出口外的階梯上,坐了一整天,從白天車水馬龍到晚上霓虹閃爍。那是我自己舉行的,埋葬青春的儀式。西門町是青春的符號。那天飄著細雨,是適合葬禮的天氣。我告訴自己要30歲了,要做個成熟理智的男人了,那些任性、衝動、放縱與情緒化都要被埋葬。

這是我許可擁有青春的最後一天,我盯著誠品116,雙眼失焦,霓虹、細雨、人群、喧譁,暈出了我最張牙舞爪最熱血最花樣的跑馬燈,氤氳著的、粉紅色的跑馬燈。燈滅,我在灑下一把泥土後轉身。捷運站裡一排日光燈,明亮、蒼白。

我以為我埋葬了青春,但是青春成了一縷幽魂,飄蕩在照鏡子、在與老婆爭執、在被老闆罵得狗血淋頭、在跑步機上氣喘如牛的時候。然後Kpop出現了,它一把抓住這魂魄,用它最明豔亮麗的臉孔和最熱血鮮活的身體,封存了青春。Kpop把青春做成標本,於是,青春可以永恆。

又一次,我輕輕按下滑鼠左鍵。

註1:《Produce101》是韓國Kpop選秀節目,選拔少年少女成為偶像團體,播出到第四季。  

註2:《花樣年華》是防彈少年團推出的系列專輯,共有三張,傳達青少年成長的心情。

小品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王正方/錢會說話(Money talks)

林心慧/籠中鳥

文學遊藝場‧第34彈 「2022晚禱」徵文辦法

嚴忠政/索居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