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月光曲 台積電文學沙龍70現場報導】侯延卿/音樂入詩

路寒袖(左)、向陽(右)。記者潘俊宏/攝影
路寒袖(左)、向陽(右)。記者潘俊宏/攝影

向陽和路寒袖有許多詩作被譜成歌,廣為傳唱。2021年2月的月光曲活動,由他倆以國雙聲對談,主持。

向陽當兵時寫〈菊嘆〉追到女友方梓並結為連理。2018年灣聲樂團為向陽量身訂做一場音樂會,演唱他的詩。廖玉蕙和方梓坐第一排,聽到演唱〈菊嘆〉時,廖玉蕙感動得泣不成聲,方梓面無表情默默在旁邊遞衛生紙,後面不知情的人恐怕還以為〈菊嘆〉是寫給廖玉蕙的。

向陽用投影片播放老照片,介紹家裡開的小茶行,他父親是茶農之子,在車輄寮販售自家栽種的茶。那塊寫著「凍頂茶行/文具書籍」的招牌決定了他的一生,向陽自幼一邊顧店一邊喝茶看報讀書,工作後,從《時報周刊》、自立報系,到轉行教書,無論從事什麼職業,直至今日仍維持著喝茶看報讀書的生活型態。

國中一年級,向陽已讀完自家店裡所有的書。第一次郵購,看目錄依據書名挑選,買了屈原的《離騷》,結果收到的是「明刻本」,完全看不懂,他又背又抄還是搞不懂,一氣之下立志成為詩人。高中時與好友合組「笛韻詩社」,當年的照片裡有他們在鹿谷鄉一片竹林裡自建的「笛韻詩屋」,可惜只撐了一晚,詩屋就垮掉了。大三擔任華岡詩社社長,他開始發展十行詩,並且展開台語詩的實驗。屈原用楚國的方言寫出《離騷》,向陽也嘗試用自己的母語來寫詩。

陪伴路寒袖成長的記憶則是野台戲。大甲媽祖廟前的廣場舉辦廟會時,連演一個月的歌仔戲、與高甲戲。布袋戲打打殺殺,觀眾人山人海都是男性。歌仔戲的觀眾也爆滿,多半是女性。高甲戲是南管的一支,文氣較重,門可羅雀,最忠實的觀眾是廟裡的媽祖。

路寒袖超愛看布袋戲,一聊起布袋戲,他就嗓音亢奮,瞳孔放光。《六合三俠傳》的主角六合,名字意謂「上下宇宙四方」,他讚嘆:「多大氣啊!」三俠中的老和尚住在哪裡?他說:「九彎十八拐鴨母寮豬哥窟,即便用衛星定位系統也找不到。」刀光劍影的金光戲,對武林高手的形容是「九層金光體」、「金光閃閃,瑞氣千條」,有個角色「五爪金鷹喘氣破功俠」嘆一口氣就能讓對手化成血水……表演布袋戲的民間藝師個個都是魔幻寫實高手,劇情既科幻又超現實。

路寒袖認為,推廣母語時,藉由用字的一致,可增加學習的便利性。去年他出版台語詩集,整本詩集幾乎每一首他都修改為符合教育部的用字。路寒袖以「君、滾、棍、骨、裙、滾、郡、滑」的發音來解釋台語聲調,第二聲和第六聲一樣,所以有「八聲七調」之說。此外,向陽和路寒袖又補充幾個聲調口訣,如「衫、短、褲、闊,人、矮、鼻、直」和「酸、苦、臭、澀、鹹、淡、Q、粒」等等。

向陽有一首混合國台語寫成的〈咬舌詩〉,節奏輕快,非常適用饒舌樂風(Rap)。向陽曾聽過中原大學的學生用Rap朗讀這首詩,因此他也以饒舌曲風念了開頭幾句,果然精采!

路寒袖的二兒子考高中時,國文有兩題出自路寒袖的詩作〈陪我,走過波麗路〉,他兒子說兩題都不會寫。那天他老婆買晚報把解答塗掉再拿給他,看得他全身冒汗,因為他也不會。

啊,不會考試沒關係,有讀詩就有淨化心靈。誠如主持人廖玉蕙所言:「讀好詩,是度過好時光的最佳策略。」

廖玉蕙 布袋戲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現場報導 台語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朱德庸/here+there=朱德庸

房慧真/深海裡最後一隻螢光烏賊

夏樹/剪影男女,遇見眾生

須文蔚/安撫傷痛的吟遊詩人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