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台江地區的「食水堀」——集眾人之力打造的飲水池

人們至食水堀擔水之情形,長安國小《懷念食水堀》繪本,參考公親寮社區博物館展場照片繪製。(翁育民提供)
人們至食水堀擔水之情形,長安國小《懷念食水堀》繪本,參考公親寮社區博物館展場照片繪製。(翁育民提供)

圖|翁育民、陳麗娜;組圖|琅琅悅讀

文|翁育民
圖|翁育民、陳麗娜

說起臺灣的史,農業用水永不乏「關愛的眼神」,那生活用水呢?臺灣自來水建設始於日本時代,戰後日漸普及。在自來水系統出現以前,地區(以「臺南市安南區」為主體範圍)居民的日常生活取水不便,衛生亦堪慮,用水來源不穩定。此地居民多以家中水缸或磚砌方形水槽接存雨水使用,或到自行挖掘的「土井仔」(註1)舀水、到水井或溪流擔水。本文所要談的是一般人較少瞭解的「食水堀」。

食水堀之形成背景

台江地區為台江內海淤積後所形成的陸地,19世紀末臺南知府唐贊袞說此地「仰資天水」,日本時代在地官員徐同也說這裡「屬鹽地、無水田、水路,名為海鹽埔」當地水源多只能寄望雨水,並想辦法貯存。當時這裡不只農業缺水,生活用水亦匱乏,該如何解決?

面臨既無「天時」,也無「水利」,濱河的居民雖可挑溪水使用,但也得面臨洪氾與乾季的挑戰。離河溪較遠的人,就得試掘淺井取得,或挖掘水塘以收集雨水。「食水堀」指的就是天然窪地或人工開掘的水塘,這些水塘位於聚落裡,用來貯存地下水、溪水或雨水,數量不等。

早期部分食水堀水源僅來自雨水,極度不穩定;有的則是地下水、雨水兼而有之。1930年,嘉南大圳完工後,經協商後可引圳水注入食水堀,稍減居民捉襟見肘之窘境。人造的「食水堀」是一塊土地向下挖掘而成,沒有一定形制。有的只有一方土窪、有的則會在周邊砌上磚牆、圍上鐵欄杆加以保護。另外,居民也會砌梯,方便入內擔水。水挑回家後,先倒入蓄水池,等到沉澱後才供食用,後期亦有人會加入明礬以加速沉澱,或以簡易過濾裝置濾水。

每逢乾季,儘管食水堀底只剩黃褐色泥巴水,居民仍得勉強挑回。當堀底更為乾涸,居民就必須拿鋤頭等農具向下挖搗直到「出泉」。倘若真的仍然無法掘出水,居民們就只能轉而至庄內私人的食水堀或水井取水,或至其他聚落擔水。基於「相放伴」的精神,鄰近的村庄通常都會應允,如南路寮的居民會至陳卿寮的食水堀挑水,而鹽田南、北寮的居民則會至四草地區挑井水。

藉由食水堀,台江地區居民得以在溪水豐厚、雨季來臨或水圳放水時先行貯水,以供日後所需。從本地俚語「甘願加一个堀,毋甘願加一仙佛」(寧願多挖一個食水堀,更勝於多祀奉一尊仙佛),可以了解食水堀之重要性。

住家旁以混凝土及磚砌成之蓄水槽(翁育民攝)

台江地區食水堀之變化

1940年代,在安南區沿海北汕尾一帶的聚落,取水方式有所變化。當時日本鐘淵曹達株式會社在媽祖宮聚落成立工廠(臺灣鹼業公司安順廠前身),由嘉南大圳媽祖宮分線供應製程所需淡水,附近居民也會到工廠的水池去擔水,或花錢僱用牛車載水回村落。到了戰後,該工廠也提供了飲水來源,給因應安順鹽場闢建產生的新聚落,如南寮、北寮、鹽夫舍等。

約莫在1950、1960年代之後,2項設施的出現,讓居民到食水堀擔水的頻率大為降低。其一為公共食水塔,即於公共空間施作混凝土貯水塔,將食水堀水、井水或地下水抽入水塔,以自然加壓把水輸送至配有管線的家戶中,稱得上是一種簡易的自來水系統。其二為家用小水塔,係於住家旁施作混凝土水塔,塔中舖設細沙、碎石、木炭、鬃鬚等物以簡易濾水,後將食水堀水或地下水抽入塔中,自然加壓經由管線引至家用。

新吉庄食水堀(翁育民攝)

海尾寮之食水塔(翁育民攝)

臺南府城地區(以中西區為主體範圍)的自來水事業於1922年10月底開始,台江地區之自來水系統則遲至1966年由溪頂寮開始逐漸往西邊興建。1993年6月,台江地區自來水普及率已達94.5%以上,2000年初期則已高達99.88%。另1970年代,臺灣開始加速工業化、都市化,台江地區產業結構變遷,人口也逐漸增加,工廠、住宅用地及活動空間的需求大增。綜上所述,自來水的普及使食水堀的功能消退,產業及人口的發展,則讓空地需求大增,一來一往,許多食水堀也就漸次消失。 台江地區的食水堀數量曾經高達50至60個,我在2006年進行初次田調時僅存7個,迄今僅剩3個,原址陸續成為民宅、空地及活動中心等不同用途。

台江地區僅存食水堀分布圖,紅框標示者為2006年田調發現之7個食水堀,4個打X的食水堀係於2024年田調時已不存。(翁育民提供)

「後食水堀時代」

食水堀作為早期居民生活實踐下的空間結構,亦是「集體記憶的所在」。現今邁入台江的「後食水堀時代」,其於水資源系統、系統及地景地貌等面向所發揮的環境意義,仍值得我們探討。在時代與環境的不斷流變中,我們積極地透過教育傳承前人使用食水堀的環境經驗,交流、共享對於台江這片土地的認識與情感,以延續及保有屬於台江的「地方感」,也希望可以藉此喚醒人們共同保留、運用及活化僅存的食水堀。除了臺南社區大學台江分校於社會教育的部分投注心力,我也在任教的臺南市長安國小,帶領學生進行食水堀走讀、學生採訪家鄉耆老故事、繪製地圖及燈籠等課程。

2014年,我帶領「台江流域學習」師生進行食水堀走讀。此為當時十三佃食水堀之樣貌,今已填平為空地。(翁育民提供/陳麗娜攝)

我於2024年1月再次於台江地區進行田調,發現僅外塭仔、十二佃及新吉仔等三個聚落尚有食水堀。外塭仔食水堀隱身在瑞復益智中心安南分部後方的幽密竹林旁,風景秀麗;十二佃食水堀早年即改建為地方中心「南天宮」的風水池,稱「聖天池」;新吉庄食水堀位處地方信仰中心「龍安宮」後方,與廟宇互成犄角之勢。

十二佃食水堀(翁育民攝)

綜觀台江依傍食水堀的家屋、廟祠、農地、人為防風林及竹林等人文地景,相映著南部乾濕分明降雨形態所塑造的小生態圈,讓食水堀的地景隨季節而有不同變化,形成獨有的文化景觀。當我在田調過程中看到陳卿寮食水堀老照片,人、水、聚落,寧靜柔美交織成景,我想台江地區的這些食水堀若能繼續存在,湖光水色也該如此宜人吧!

水堀之生態樣貌(翁育民攝)

註1:在有自來水以前,供水不穩、且地下水資源匱乏的地方(如濱海地區),居民會憑經驗找到適合的地方後(如沙崙或「園仔」),在地上挖一個洞等「出泉」。出泉的水量通常不大,得慢慢舀進桶裡,再擔回家存放,這就是「土井仔」。如果出泉很慢,等水可得等上好一陣子。出泉的水未必是淡水,挖太深還可能滲出鹹水,而且水源不穩定,常常用一段時間後就會變鹹水或沒水了,得另尋地點挖掘。離海邊較遠的土井仔,壽命會比較長。

※本文出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觀‧臺灣》第61期「水,佇佗位?」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臺史博 台江 水資源 信仰 地下水 閱讀藝文 生態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時光相簿/遍覽群山 還是想念「家」的溫柔、台南的風

音樂Youtuber「海牛」走上舞台 《春花的葬禮》解說被遺忘女性音樂家

探討台版東尼獎「台北戲劇獎」爭議:參賽資格、評比標準等4大議題一次看

國資圖X氣象署強強聯手 以專業創造「永續」超能力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