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系/鄒駿昇 跨足策展與設計 讓台灣插畫被國際看見

鄒駿昇長年因創作與工作壓力纏身,這些年慢慢學會放鬆感受生活。攝影/沈昱嘉
鄒駿昇長年因創作與工作壓力纏身,這些年慢慢學會放鬆感受生活。攝影/沈昱嘉

順從後的覺醒

高中畢業前,鄒駿昇對未來還沒太多想法,儘管已在創作上展露天分,但看在保守的父親眼裡,畫畫仍是「不能當飯吃的技能」。「我爸就台灣傳統那種大男人,明明關心你但都要用罵的,我們家不允許有感性出現,所以不只不慶生,也不太講愛你或關心你的話。」

彼時鄒駿昇本想著上北部念正統藝術學院,誰知父親硬生生在志願最前面塞入所有師範學院,最終上了嘉義師院。「他就認定學藝術不穩定,寧願你去捧鐵飯碗,且早期老師身分對他們來說很神聖,他非常尊重這職業。」鄒駿昇回憶當時年紀輕,對這決定沒太多反彈,只開玩笑埋怨:「那裡很偏僻,只有民雄鬼屋跟肉包。不過對我來說沒差,我還是把師院當藝術學院念。」

除了繪本插畫等設計,鄒駿昇也跨足室內設計多年。圖/鄒駿昇提供

由於念的美術教育系是第一屆,老師們未過度嚴苛,自由風氣反倒讓鄒駿昇拓展了想像力。「我還記得有一堂造型原理課,因為那時候開始玩老機車,就把它改很帥,搞到沒時間做作業,最後我乾脆把機車牽進去展場擺著當作品,結果九十幾分。」又或是下課後,跟著當地長輩回家,從對方床底搜刮一堆不要的汽水箱,「現在想想,大學時那些很多超妙又奇怪的經驗,都成了我後來的養分。」

畢業入伍前,他循著師範體系,先到小學當了一年的導師,卻也是那一年讓他覺醒。「直接體驗帶一個班級,反而讓我知道這有多不適合我。」日復一日面對學生和家長,甚至是一個個孩子的人生,讓他開始思考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樣的未來。「每天都在懷疑人生,想著我是誰、怎麼會在這裡,連當兵站哨時也是每天都在發呆思考下一步。」

鄒駿昇初期為RAW設計繪製一系列平面主視覺。圖/鄒駿昇提供

看著身邊同儕多順著安排,退伍後回到校園繼續當老師,鄒駿昇想著:「我才23歲,明明還可以去追求、去嘗試,為什麼不?我想人生總是要試嘛,失敗了再說。」於是他鼓起勇氣和爸爸提出赴英國念藝術的想法,「想當然還是要扣著教書這件事去說服他,我就說:出國念書回來後可以教大學喔!就像現在跟業主說『我們只是繞點路,雖然慢一些,但還是會回到原點的。』」狡黠地笑了笑,他為自己做了選擇,也踏上了沒想過的未來。

背水一戰的決心

鄒駿昇:「可能因為我從小都是念很糟的學校,去英國有點像是我的人生敗部復活戰,所以我的心態從來都不只是拿學歷那麼簡單,而是要變得更好、更強。」就在Kingston念完第一個碩士後,鄒駿昇感覺自己沒有太大改變,「不管創作還是思維上都沒因此變得更厲害,所以我硬著頭皮又再去申請了RCA皇家藝術學院。」

鄒駿昇為家鄉台中豐原設計的人孔蓋。圖/鄒駿昇提供

頂著家裡壓力,鄒駿昇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過程中甚至讀到自律神經失調、引發高血壓,但也因此讓他脫胎換骨,「在那邊遇到的同學強很多,自然也激發出潛能,我變得非常積極,即便是沒選的課也都去旁聽。」課外他卯起勁參加比賽,除了爭取高額獎學金,好強的他某部分也想證明自己。

「我其實很清楚自己是不被老師重視跟喜歡的,他們偏好藝術性更濃厚、更奔放隨興的作品,但我們這種不是從小在國外受教育的,風格都太嚴謹,你要突然放手去畫那些東西其實畫不太出來,也會變得很刻意。」於是他轉念將細節刻到無懈可擊,樹立出個人風格,但每每課堂上評論作品時,鄒駿昇的畫作還是被老師冷冷帶過。「我後來想,OK或許是這一班的老師不欣賞我,那我去參加系上比賽證明自己好了。不參加還好,一參加,哇靠連入圍都沒有,還真的是沒有人愛!」

鄒駿昇與AP愛彼表合作的五十周年作品。圖/鄒駿昇提供

搞笑說著,卻不知當時的他其實深受打擊,直到同學一句:「你為什麼要那麼在意老師的看法?」才讓自小在威權環境裡成長的鄒駿昇醍醐灌頂,當不再尋求師長認可,反倒接連在全校乃至世界級比賽裡拿獎,「那一刻我才領悟:創作就像做菜,你沒辦法滿足所有人的胃口,班上那三個老師不欣賞你,不代表全部的人都不欣賞。」

隨著在各大賽事過關斬將,鄒駿昇笑說自己的臉皮愈變愈厚,「再怎麼樣的汙辱都無法動搖我了。」這過程也讓他發現,「台灣的教育偏被動,很多人念不好就怪老師差、學校爛,但國外不是這樣,大家都把你當作成熟的,要不要學習進步是你家的事。你當然也可以質疑老師,或自己去判斷和選擇哪些話該聽、哪些不必。」

鄒駿昇與誠品合作的《看不見的書店》系列。圖/鄒駿昇提供

積累底氣回台發光

2011年,鄒駿昇在連續入圍兩次義大利波隆那童書展插畫獎後,第三次終憑著為蘆洲捷運站創作的《飛舞的羽毛》在波隆那SM國際插畫大獎拿下首獎,不僅是亞洲藝術家第一人,也讓他在國際間打開知名度,但他不諱言大量比賽只是想累積自己的履歷。「我知道我遲早要回台灣,所以還沒回來前,就開始參加國際比賽,目的是為回台後鋪路,你總不能直接丟出自己的作品,跟人家說『這個讚喔!』沒人會相信嘛。」

在波隆納得獎後,確實為他帶來許多機會,除了受邀回台開個展,在一次為TEDxTaipei演講過程,他再認識了名廚江振誠,為對方在巴黎的餐廳「Porte 12」、晶華酒店餐會到後來的RAW一系列平面主視覺,後再和Johnnie Walker、Gucci、愛彼表等品牌合作,這幾年,則開始接較多台灣在地的案子,如與國立台灣合作繪本《捉迷藏》、正著手繪製的阿里山鐵道路線全幅、為家鄉台中設計的人孔蓋等,「我後來發現畫在地的東西讓我特別踏實,好像有種使命感,可以用自己多年來累積的美學把在地故事延伸下去,被更多人看見。」

鄒駿昇與國立台灣博物館合作繪本《捉迷藏》。圖/鄒駿昇提供

而在接案和創作的過程裡,鄒駿昇也發現,原來父母親乃至整個家庭背景給自己的影響如此深遠。「我其實無形間有被爸媽那種傳統的韌性和腳踏實地潛移默化。像我在英國即使過得很痛苦,都不會輕易說要回家,至少在沒有變得更好之前,不會回來。」而深植在他作品裡的某種惡趣味,除了他自稱本性裡的不正經,某部分也來自他不斷想抵抗家中價值觀,卻又試著在裡頭學會生存的過程。

他笑說直到現在,爸爸都還覺得他無法靠畫畫養活自己,「每次看到我就是直球對決問:『啊你現在是有沒有頭路?』『甘有錢嘸?』我們家不走電視劇裡那種溫情關懷的路線,講話都超級實際跟直接。」隨著年紀增長,特別自己也當了爸爸後,他才逐漸了解這些語氣背後,其實是專屬於父親的溫柔。

鄒駿昇在倫敦Holborn區理髮廳舉辦的個展。圖/鄒駿昇提供

「不管幾歲,我們對他來說永遠都是小孩啊!我不求他完全理解我的工作啦,因為我們兩人做的事真的就是天秤的兩端,他們工廠是追求極致的一致、大量化地重複,但我們是追求極致的不一樣和獨特性,本來就是完全不同的思維。」而他也無意間發現爸爸竟會在和朋友聚會時,拿出他設計的酒款,告知眾人「這我兒子做的!」這或許已是不擅言詞的父親,所能給出最深刻的肯定。

永遠不滿足的靈魂

如今,鄒駿昇的商業合作案多到幾無空窗期,他卻吐露自己其實長期處在焦慮和憂鬱的情緒裡,「就覺得自己好像永遠無法滿足,一直要去追求什麼。」於公,以為談定卻告吹的品牌合作讓他捶胸頓足;於私,被工作追著跑而無法開展個人創作,讓他茫然低落。「人都是這樣,追到這個夢想後,又再出現另外一個,無窮無盡。可能因為生活裡這些過度的期待,反而造成某種不快樂跟隱形壓力。」

鄒駿昇拿下波隆那SM國際插畫首獎的作品《Dancing Feathers》。圖/鄒駿昇提供

這些年,他學著盡可能放下工作執念,「很多時候做創作、學創作,都不是來自於學習本身,反而生活裡的啟發更多,所以在遇到瓶頸或需要靈感時,我不會去看繪畫類的東西,而會開車往山上去。」山霧繚繞之間,家人圍繞之下,他抓著方向盤,在蜿蜒的路上重新理清心緒。

鄒駿昇很清楚,自己一直不是市場導向型的創作者,創作的東西也未必能達到大賣程度,「但如果可以,還是希望能做些自己喜歡的純藝術創作或展覽,對後代造成好的影響,甚至拉高到國際水平上,讓大家提到台灣插畫時,不只想到幾米,還能看見其他用心的創作者。」

談起對未來的終極理想,鄒駿昇透出了野心,野心裡又見得到某種純真。歸根究底,繪畫是他找到自我的起點,那讓他在混亂的青春期裡定錨,卻也隨著四處漂流發生變化,但不論駛向何處,他都知道,「純粹」將是他永遠不變的追求,也是所有創作無法忘卻的根本。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設計 插畫家 博物館 創作者 閱讀專題 閱讀藝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從文創到五感體驗!百年阿里山的嶄新觀光列車:栩悅號

巴黎奧運/舉重選手方莞靈:嚮往自由的靈魂,我們頂峰相見

聽見病歷聲音!臺史博「照護的溫度」4大展覽亮點一次看!

日治時期出國必備「旅券」?求學求職、環遊世界不可少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