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來不來?臺灣流行過的末日預言

國際間曾謠傳1960年7月15日是世界末日,許多地方因此人心惶惶,臺灣也不例外。在7月15日當天的《聯合報》上即刊登了一則〈地球毀滅之說 現代無稽神話〉的報導,斥責謠言對人心的影響。在隔日的報紙上,還有一則報導說明「地球還是好好的」,以及報導7月15日當天,由於末日謠言雞鴨銷量暴增的新聞。(1960年7月15、16日,《聯合報》,3版)
國際間曾謠傳1960年7月15日是世界末日,許多地方因此人心惶惶,臺灣也不例外。在7月15日當天的《聯合報》上即刊登了一則〈地球毀滅之說 現代無稽神話〉的報導,斥責謠言對人心的影響。在隔日的報紙上,還有一則報導說明「地球還是好好的」,以及報導7月15日當天,由於末日謠言雞鴨銷量暴增的新聞。(1960年7月15、16日,《聯合報》,3版)

圖‧文|蔡佾霖(馬雅人)

關於末日的謠言

一說到世界末日,大家或許還記得「1995閏八月」、「千禧年危機」,或是「2012年馬雅末日」這些預言。每一次的「末日」前夕,總有名嘴三天兩頭的大放厥詞、危言聳聽。有些人受到影響,便會準備糧食、求生包,準備抵抗世界末日;也有人放棄抵抗,聲稱要拋售所有財產,追求最後的享樂;還有人會借助宗教,希望神佛能夠拯救眾生。

這種末日心態,古今皆然,放諸四海皆準。就連在60年前,淳樸的臺灣鄉間也不例外。

1960年的《聯合報》就記錄下一次臺灣人的末日恐慌:

【北港訊】世界末日來臨的謠言,傳到此間,許多迷信者惶惶不安,於14日凌晨備辦「麵線」、「圓仔」等禮物, 拜祭天地,祈求免於災難,有的設香案, 祭拜祈禱, 這種「杞人憂天」的舉動,至為可笑。

這個1960年的末日傳言,與2012年的末日預言一樣,都是「過鹹水」的舶來品。當時有部分義大利天主教徒主張,在當年的7月15日地軸將會翻轉,人類文明將會毀滅,不過有7千人能存活下來,開創新的人類文明。這個聽來荒誕不經的謠言,在臺灣散布的程度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廣;60年前的人們,跟今日大眾應對末日的心態,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在虎尾,許多人「放棄抵抗」,乾脆好好享受最後的人生。

根據報導,當日虎尾鎮上菸酒、豬肉銷量激增,豬肉甚至在早上10點就賣完了。有些人則期盼自己是天選之人,於是炊糯米糕,準備在陸地沉沒後,抗寒充飢;還有人是走宗教蠱惑的路線,在新竹有人趁機發放觀音籤,「引起不少愚男愚女心神不安」。

末日之時,也要有專家學者出來闢謠。天主教臺北教區副主教接受採訪時說道:「任何歪曲新約預言而指出『世界末日』將於何時來臨的說法,都是欺騙的、荒謬的。」記者還採訪了臺灣省氣象所的天文科長,從科學的角度「安慰」大家,就算有世界末日,也是4千萬年之後的事情了。

我們可以看到在現代,每次有末日預言時,人類展現的集體行動是如此相近,一樣有人希望在末日之時活下去,一樣有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在末日降臨前享樂。更有專業人士大聲疾呼「沒有這回事!」一切要到隔日醒來一片祥和,這些人才驚覺自己被騙,只好安慰自己,「小心一點總是好」。末日謠言總是能推陳出新,人類繼續「重蹈覆轍」。這種對於世界末日的恐懼,或許是一種人類的集體潛意識。

2012年馬雅末日預言

說到近年來最轟動的末日預言,莫過於2012年的馬雅末日,它起源自有心人士對於馬雅長紀年曆法的扭曲與誤解。所謂的「長紀年曆」,是馬雅人最常使用的3種曆法(卓爾金曆、哈布曆、長紀年曆)之一。長紀年曆的運作方式是從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起算,採取每日累加的方式來計算日子。一個長紀年曆的週期是13個1萬4,400天,在馬雅文中稱為「13巴吞」(13Baktun)。經過換算後,就是西元2012年的12月21日。

於是有人認為,曆法的終結就是地球的末日。當時有民俗宗教風水師傳送簡訊給信徒,要他們到高雄橋頭的義山宮集合,「遊學太子爺」已經到那邊等大家,擔心末日的人,可以到廟裡祭拜祈福,竟也有8名信徒帶著帳篷夜宿在廟前;更有名嘴說馬雅人預言將會發生一場大地震、大洪水毀滅世界。筆者身為馬雅文化研究者,在網路上就遇過好幾個對於這個說法深信不疑的人,無論怎樣解釋都沒有用。

為了紓解大眾的恐慌,我們當時的邦交國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貝里斯正好都位於馬雅文化、分布的範圍。於是外交部便舉辦了一場馬雅論壇,那是臺灣第一次以馬雅文化為名的學術論壇講座。天文學家、科博館、中央大學也從天文學的角度,向大家澄清2012年12月21日不是世界末日。

一時間,馬雅人的曆法、宗教、「末日預言」,成為全世界的熱門話題。但是,這些名嘴們真的看過古代馬雅文獻預言了什麼嗎?

實際上,只有非常少數的古代馬雅銘文提到13巴吞,而提到那天會發生什麼事的銘文,更是像日本製造的壓縮機一樣稀少。實際上,真正提到長紀年曆週期結束時間的遺跡,只有墨西哥Tortuguero遺址的6號紀年碑。在石碑東翼上面,刻有代表西元2012年12月21日的一組曆輪符號⸺4 Ajaw 3 Kankin。接下來的馬雅文字也已經解讀出來,內容是說有個9Yokte’之神,將會在一個偉大的裝飾下……

然後,石碑就斷掉了。

墨西哥Tortuguero遺址的六號紀年碑(David Stuart ,"More on Tortuguero's Monument 6 and theProphecy that Wasn't" )(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所以,馬雅人根本沒有寫到13巴吞結束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啊!電視名嘴所說的馬雅預言,不過是他們道聽途說,再加上腦補之後的結果。

馬雅人的循環式時間觀

要解釋究竟有沒有「預言」,必須先回到馬雅人的時間觀來看。與今日的直線時間觀不同,馬雅人相信循環式的時間觀,他們設計了許多不同曆法循環,彼此可以交互運作與重合。馬雅人追求曆法時間重合點的「巧合」,統治者可藉由在曆法重合點舉行宗教、政治的儀式,來增加自己統治的權威。

例如,統治者會舉行與過去某個曆法重合點相同的宗教儀式,藉此宣傳我與過去的祖先、神祇都在曆法重合點舉行相同的儀式,在未來,我的子孫也會在同一個曆法重合點舉行相同的宗教儀式。這個對於未來的宣言,就被大家誤解為「預言」,馬雅文化也被認為是個熱愛預言的文化。

所以,前述墨西哥Tortuguero遺址的6號紀年碑上佚失的銘文內容,就可以透過前後文來推論。首先,我們看到一個叫做「烏龜聖鳥王」的統治者,在6世紀時,主持了一場三溫暖浴室的開幕典禮,9 Yokte’之神降臨。他也將這個開幕典禮跟長紀年曆起始日、諸神建造三溫暖浴室、創造天地連結在一起。因此,我們可以推斷,最後烏龜聖鳥王應該是想在石碑上寫,在長紀年曆法在13巴吞結束這天,9 Yokte’之神降臨一場「三溫暖浴室開幕典禮」……

也就是說,馬雅人並沒有「預言世界末日」,古馬雅文獻只有寫到這天是三溫暖的開幕典禮。

實際上今日的馬雅人與考古學家認為,2012年不是「末日」,反而是一個新的曆法開端,新的「開始」。

馬雅末日的餘波

就在2012末日預言在世界流傳之際,美國的新時代運動(New Age Movement)、馬雅十三月亮曆等宗教靈性與身心靈團體,找到新的發展契機。他們將「新的開始」擴大解釋為,人類的身心、社會將會提升,者追尋所謂宇宙間的和諧秩序。在2012年,就有一則報導提到:

馬雅人認為2012 年是一個紀元的結束,而非世界末日。」美國時間法則基金會教師卡特瑞娜• 普羅奇克(Katarina Prokic)來臺,分享她對馬雅曆法的研究……

她建議面對地球在2012 年前後的改變,以及接下來太陽系、地球與地球上生命的「新生」,應遵行馬雅十三月曆,來貼近自然頻率並開發心靈冥想能量,「2012 年將是一個很棒的開始。

上述報導裡的時間法則基金會,就是發明、推廣馬雅十三月亮曆的機構,他們搭上2012年新紀元的契機,在世界各地快速的發展。創始人是José Argüelles,信仰者們尊稱為José博士,他是位曾在墨西哥旅居的墨裔美國人,據說擁有藝術相關的博士學位。從新時代運動的發展來看,他算是較晚的末流,José在1980年代末創立了時間法則基金會,開始提倡他和妻子發明的馬雅曆法。

由發明馬雅十三月亮曆的時間法則學會創始人Argüelles José創造的胡娜庫符號。(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提供)

在José所寫的《馬雅因子:超越科技的路徑》(The Maya Factor: Path Beyond Technology)一書中,就不斷提到他的月亮曆與馬雅文化之間的關係,像是帕連克遺址的太陽花之盾王(K'inich Janab Pakal,或稱帕卡爾王)陵寢中的石棺蓋。被他說成是Pakal Votan「來自星際共時的訊息」。他的說法讓考古學家啼笑皆非,因為他幾乎完全誤解了古代馬雅宗教、曆法與思想。

而這個在臺灣也造成不小風潮的十三月亮曆,在考古學者眼中亦十分荒謬。例如,José在創造曆法時,引用了非常多馬雅文化的文物,但他對於所引用的東西,哪些是馬雅文化的宗教觀、哪些是殖民者人創造出來的概念,卻一無所知。

例如,前一段提到的Pakal Votan就是一個西班牙人創造出來的故事。Votan這個名字出自西班牙殖民時期的傳說故事,根據18世紀初西班牙傳教士的紀錄,名叫Votan的英雄創造過一個巨大的王國;後來Votan還變為帕連克城的建造者,並曾遊歷中東。顯然José根本搞不清楚,今日馬雅一帶有許多宗教或是民間傳說,其實參雜了不少西班牙元素。

另一個經典的案例,則是在臺灣身心靈界還算流行的「胡娜庫」。在臺灣作者撰寫的《彩繪靜心胡娜庫》這本書中提到:

Hunab Ku

中文稱「胡娜庫」,這是馬雅曆法──曼陀羅的圖騰,代表「宇宙源頭」的能量。它分成3個音節,各代表3個不同的訊息。

Hu

Oneness,合一的意思,母親的能量與父親的能量合而為一,我們內在陰性與陽性能量合一。

Nab

Movement and Measure, 測量的方式、移動的方式,或是一個法則。

Ku

God、Lord、神、神性,或者說是神性的道路。我們不是要成為神,因為神就在我們的內在,我們自己本身就是神性能量的中心。

其實作者也是參考國外身心靈團體的說法,他們看不懂馬雅語,解讀當然完全錯誤。首先,Hunab在馬雅語中是不可以分開讀的。Hun是「一」的意思,ab是文法上的語尾詞綴,本身無意義。Ku則是神。所以Hunab當然不能拆成「Hu」與「nab」兩個字。這就好像英文過去式動詞Called,不能硬拆成「Cal」、「led」兩個字。

更何況,Nab在馬雅語是「海洋」、「湖泊」、「水」的意思,並非什麼法則、測量或移動的方式。

其實,Hunab Ku同樣是西班牙征服時期創造出來的概念。眾所皆知,馬雅人是多神信仰,天主教則是一神信仰。西班牙人征服猶加敦後,傳教士對於讓多神信仰的馬雅人理解一神論感到棘手,便以馬雅語創造出Hunab Ku這個詞,輔助馬雅人理解一神教的概念。所以說,Hunab Ku根本不是最高神靈的代號、星際能量的纏結,更不是什麼古老馬雅智慧。

結語

無論何種末日預言,都是一種人類畏懼毀滅的集體潛意識,不會有消失的一天。而人們想從宗教典籍,或是古代的歷史、遺跡之中,找到指示未來的歷史本文、成為先知,都是自古以來的常見心態。

不過,當我們從歷史去追尋自己的身心靈的平衡時,更應該回到歷史去判讀。當古人自己都沒有這樣的「預言」,或者所謂的神秘能量傳說,源頭根本是傳教士為了傳教的偽作,又怎麼有辦法從裡面挖掘什麼能量呢?

※本文出自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觀‧臺灣》第52期「好命這邊請」。

算×命:歐洲與臺灣的占卜特展

特展展期:2021年12月22日至2022年05月29日

地點: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示教育大樓4樓(地址:臺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詳細資訊:了解更多

西班牙 信仰 遺址 臺史博 閱讀專題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葉美瑤/百老匯街不懂遊子的心情 —— 一個紐約客的老北平地圖,還有《俠隱》與張北海

魏聰洲/輕輕問聲《新娘妝》何時再回臺?

優人物/破億電影奇蹟之後 最受期待的類型片導演 程偉豪

【故宮文物月刊】微物趣─「草蟲捉迷藏」特展概述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