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服飾誌】戰時少女的長衫

陳進〈悠閒〉。(圖/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陳進〈悠閒〉。(圖/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日治時期的「長衫」,也就是我們現在稱的「」。臺灣早期慣稱為長衫,意即長及腳踝的連身衣著。

  與當時傳統台灣服不同的是,長衫因為使用了西式的立體剪裁,更能凸顯女性曲線的美,1930年代傳入台灣後,逐漸在都會地區流行。一些中上階層的家庭、都會女子、或是咖啡店的「女給」(店侍),都忍不住敗在它的魅力下。

  然而,當時的台灣,卻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隨著二次的開打,也開始推行「皇民化運動」。

  「皇民化運動」,是二戰時日本對少數民族、殖民地推行的一系列同化政策,希望藉政策讓這些族群認同自己身為日本人的身分。台灣身為殖民地當然也難逃其命運,也因此具有「支那色彩」(中國風)的旗袍,很快地便被警務單位列為「挑發性服裝」。

  例如政府就曾要求女給或酌婦(陪酒女性),改穿著樸素的洋裝或兩件式套裝,或是宣導民眾把中式的盤扣改成西式扣、把開衩縫成裙等等。

  但同時也有一派日人認為,長衫易穿自然,與其禁止,不如結合優點,改良成日本主導的東亞共通的「興亞服」。

  一位日本的美容界權威就曾說:『今日需要更具活動性的服裝,……興亞服是站在滿洲與支那服裝基礎上所設計的,在確立東亞新秩序後,期待亦能普及於聯邦女性。』

  也是因為這樣的爭論,使的台灣女孩在穿著長衫時,仍然有一些合理化的空間。但是到了1940年代,戰爭越演越烈,穿著長衫出門變成一件需要勇氣的事。

陳進〈婦女圖〉(圖/臺灣服飾誌 提供)

  台灣首位女記者楊千鶴就曾回憶道:『……如果不是和日本人朋友同行,穿長衫對我而言實在麻煩費勁,起初也沒有意識到這些,但有時察覺到他人責備似的眼神,都不免讓穿長衫的我心頭一驚。』

  直到1943年末進入了空襲時期,長衫才真正從街頭消失。

  各個女孩穿著長衫的理由皆不相同,有些女孩用長衫背後的政治意涵,表達自己的立場;也有女孩是單純喜愛那優美的線條,在戰爭時代努力用一匹布料活出自己的色彩。

  如果服裝一直都是性別與政治的角力場,那麼她們在大環境下對美麗的小堅持,或許在某種意義上也是自主權的展現吧。

 

參考資料:

◆洪郁如〈旗袍•洋裝•モンぺ(燈籠褲):戰爭時期台灣女性的服裝〉

◆明道學術論壇〈長衫的時尚觀察-日治晚期臺灣女性的自主性意識展現〉

◆文中圖〈悠閒〉,是1935年日本時代台灣女性畫家陳進以姊姊為模特兒畫的作品,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更多介紹

日本 戰爭 旗袍 臺灣服飾誌 閱讀專題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故宮文物月刊】微物趣─「草蟲捉迷藏」特展概述

【故事借閱所】借閱一場與時間和資金賽跑的豪睹《權力遊戲:馬斯克與特斯拉的世紀豪賭》

【名單之後】王德合/早逝的春萌健將──江輕舟

梅朵/曾經徐志摩不願許她一個未來,後來她活出自己的未來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