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菸成癮的秘密:一顆菸彈的尼古丁含量相當於一包香菸

書名:《電子菸揭祕:矽谷新創Juul的戒菸神話與成癮威脅》
作者:潔米・杜夏米(Jamie Ducharme)
出版社:寶鼎出版/日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10月5日
書名:《電子菸揭祕:矽谷新創Juul的戒菸神話與成癮威脅》
作者:潔米・杜夏米(Jamie Ducharme)
出版社:寶鼎出版/日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10月5日

揭祕》是一部不斷推進、令人驚異連連的報導記實,敘述矽谷電子菸新創企業的崛起歷程,以及一種新型商品的誕生:Juul電子菸。曾經引領風潮的Juul為何崩壞,被視為愚弄父母、讓孩子上癮的邪惡帝國,淪落到估值腰斬、大幅裁員的地步?一切要從一次抽菸小憩開始說起。(編按)

文/潔米・杜夏米(Jamie Ducharme)

2014年某天,詹姆斯帶著重大消息走進辦公室。「這個,」他說,手裡拿著一個很像隨身碟的東西,「將會是我們新的產品Juul。」

他拿在手裡的,正是他和亞當指望一舉消滅香菸的產品雛型,他們已經開發好幾個月,希望能達成Ploom前所未有的成就。這個裝置很小,小到可以放在手掌,長條形的菸身(將會採用石灰色、黑色等低調顏色)真的就像隨身碟,甚至也能插進電腦的USB槽充電。它的頂端有個開口,是把裝滿尼古丁鹽液體的菸彈扣進去的地方——這家公司會將尼古丁鹽取名為JuulSalts,打算推出「薄荷」、「水果」等口味。菸身和菸嘴中間有個菱形的透明視窗,可以看到菸油剩多少;整個裝置沒有任何按鈕和開關,要啟動的話,只要張嘴吸就可以;正面有個小燈,發綠光代表滿電,發紅光代表電池快耗盡,還有一個好玩但沒什麼意義的花樣,只要把裝置拿起來揮舞就會發出七彩顏色。整個裝置唯一的品牌識別是Juul四個字母,用小寫字母刻在底部。

「有些同事當場嫌惡地發出『噁』,」保羅・莫賴斯(Paul Moraes)回憶,他在2014年加入團隊,負責供應鏈。這個大約一公分寬、九公分長的小東西,會是公司甚至整個菸草業的未來?「跟我們期待的不一樣,」莫賴斯補充說,「看起來只是個小盒子,在某些人看來完全引不起興趣。」

莫賴斯的擔憂既是美學方面也是功能方面。他覺得設計太單調,但更重要的是,他不覺得他的團隊有辦法讓這個東西做到詹姆斯和亞當想要的。當時市面上的電子菸產品大多比這個Juul原型機大很多,莫賴斯想不出哪裡有小到可以塞進這個原型機的電池和材料,更別說要用讓公司賺到錢的價格買進。另外,為了避免菸彈裡的尼古丁菸油過熱(這是必要的預防措施,因為溫度過高會產生過量有害副產品,譬如甲醛),公司工程師也忙著做一個控溫系統,這個系統有沒有弄好是關鍵,而要在這麼小的裝置裡弄好似乎很困難。

公司還有人質疑,電子菸迷大多追求大煙霧的高功率大裝置,這時候推出小裝置是明智的嗎?這種產生一縷輕煙的優雅小裝置或許根本沒人想要,就算刺激感不輸香菸也一樣,外型俗氣、可吐出大煙霧的裝置或許才是市場想要的。

儘管有種種顧慮,「詹姆斯還是堅持不改尺寸、不改菸彈。」莫賴斯回憶。詹姆斯對這個產品有他自己的想像,他希望小巧細微到塞進口袋或包包也不會被發現,可以隨時偷溜到外頭享受尼古丁衝擊的快感。亞當和詹姆斯這兩位創辦人意見不合的地方不少,但是亞當在這件事情上倒是力挺詹姆斯;也就是說,莫賴斯有兩個選擇,一是想辦法搞定,一是走人。

做那個發出理性聲音的人,對莫賴斯並不陌生。2014年一進入Ploom,莫賴斯馬上就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麼。沒錯,他是去打理供應鏈的,但他也是去「扮演監督的大人......帶進一點條理。」莫賴斯說。這家公司感覺還很年輕,製造這種責任義務很多的產品所該有的流程和步驟,幾乎都沒有。

Ploom當時的一位顧問記得,他告訴詹姆斯和亞當必須做個整頓,他費了好大工夫才讓兩人把這話聽進去。他力勸兩人建立一套正式的系統,讓使用者可在裝置故障或對產品有不良反應時通報健康問題,他還建議兩人思考聘請護理師的可能性,由護理師負責將使用者的投訴分類,並在必要時引導就醫。「這些事情他們沒有一件做到」,一直到後來才開始做,那位顧問回憶,「亞當和詹姆斯自信滿滿,相信自己是在創造驚天動地的產品,只要跟他們的世界觀不一樣,他們一律不採信。」

詹姆斯心意已決,就是這個小小、優雅的Juul原型機了——這個原型機被暱稱為史林特(Splinter),取自《忍者龜變種世代》(Teen age Mutant Ninja Turtles)裡面教武術的老鼠師父——甚至堅決到給人理智漸失的感覺。莫賴斯的團隊花了幾萬個小時才讓詹姆斯的設計真的能用,但即使好不容易找到方法把所有元件塞進裝置,還是有問題,最頭痛的是菸彈會滲漏。如果太用力拉扯菸嘴,「果汁」(e-juice,菸油的暱稱)有時會溢出沾到舌頭,也就是公司內部所稱的JIM(juice in mouth,果汁流到嘴裡),員工們見怪不怪。公司的內部測試並沒有止步於頭暈測試,工程師和科學家拍拍同事肩膀請他們試試正在研究的東西並不罕見;換句話說,有很多同事親身嚐過JIM的滋味。

「(果汁)沾到嘴巴和舌頭很不舒服。」一個常被召募為非正式測試員的前員工表示。而且很掃興,讓人驚覺這家公司百無禁忌的氛圍或許並不適合講究安全。「我還在那裡工作的時候就隱隱約約覺得『我是不是在當白老鼠?』」那位員工若有所思地說,「從旁人的角度來看,我這樣過日子是明智的嗎?」

撇開滲漏不談,亞當團隊的JuulSalts確實有進展。到了2014年年中,他們已經準備從頭暈測試進展到實際研究,測試尼古丁鹽配方的強度——他們的配方包含尼古丁、酸(benzoic acid)、調味、丙二醇(propylene glycol,常添加於食品中的一種化學物質,用於增進口感和延長陳列壽命)。

亞當的團隊選擇到紐西蘭做測試,在菸草公司常配合的一家研究中心進行。他們召募到24個願意測試各種尼古丁鹽的抽菸者,對照組是寶馬香菸(Pall Mall)。但是在正式研究開始之前,亞當、科學主管蓋爾.柯恩、研發工程師阿里・阿特金斯再次自願先試抽,也就是「零期」(Phase Zero)研究。

抽了各種尼古丁鹽、深吸了幾口寶馬之後,他們測量自己體內產生的尼古丁含量。結果顯示,每隔30秒抽一口,抽了幾分鐘後,有幾種尼古丁鹽產生的尼古丁濃度最大值接近寶馬香菸。樣本這麼小的研究很難斷言什麼,更何況尼古丁的濃度和反應會因人而異,不過從中還是可以看出,尼古丁鹽的感覺和效果確實不輸一般香菸。甚至,對某些人來說,用某些電子菸裝置抽一種含有苯甲酸(benzoic acid)的尼古丁鹽(其中尼古丁占總重量的4%),所產生的尼古丁濃度最大值還高於寶馬。

這正是亞當想要的結果。他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創造一種近似香菸的電子菸,如果從這款新的、號稱比較安全的裝置就能取得想要的尼古丁分量,當然就不會有人回頭去抽傳統香菸。可是,等到這家公司開始做焦點小組訪談(focus group),測試消費者對這個裝置與尼古丁鹽的反應,卻得到意外的結果。

2014年9月底,Ploom市場研究小組的一個成員寫電郵給品牌經理雀兒喜・卡妮雅(Chelsea Kania),那個成員從焦點小組訪談取得幾個好消息和壞消息。「比較年輕的小組比較樂於嘗試新事物,很喜歡(Juul),因為瀟灑、新穎、有科技感等等。」她在電郵寫道,這封電郵後來出現於跨區集體訴訟的訴狀中,控告Juul用欺騙手法行銷產品,導致民眾對尼古丁成癮,危害公眾健康(Juul基本上否認這些指控,主張對電子菸的行銷和銷售有司法管轄權的是FDA,法院系統無權審判。聯邦法官不認同Juul的主張,但也駁回集體訴訟所提的詐騙指控。到2021年1月為止,訴訟仍在進行)。根據訴狀內容,焦點小組訪談有個受試者說「Juul應該能讓抽菸再次變成很酷的事」,這話聽在公關團隊耳裡鐵定很悅耳。

但是那封電郵也給了亞當一記重拳。根據訴狀內容,那位市場研究人員在電郵寫道:「質化研究發現,這個產品不是很適合想減少香菸攝取量的人。」隔天她又寄了一封電郵說明原因:「對某些抽菸者來說,尼古丁太多了,尤其是已經習慣一般電子菸的人,他們把它當成Blu或其他平價電子菸來抽,結果馬上就被襲來的尼古丁嚇到,不知道如何控制。」雖然確實有部分受試者表示喜歡這個配方,但是也有好幾位說「對我來說太多」或「太強」,至少一開始那幾口是如此。也許吸久了就能掌握訣竅,但第一口是頭暈腦脹的。

這樣的評論令邢晨悅(亞當的化學家搭檔)感到不安,她後來這麼告訴路透社。亞當之所以想製作強烈的尼古丁鹽,是為了提供跟紙菸相當的體驗,習慣紙菸強度的人才戒得了菸,這樣的思考是有道理的, 但是從焦點小組的反應看來,用沒那麼強的配方也行,這看來是好事。

高含量尼古丁不僅從成癮的角度來看令人擔憂,還會讓人生病(至少會發抖)。傳統香菸自帶一個關閉鍵,那就是會燒完,你得有意識地決定掏出另一根並點燃才能繼續抽,這小小的動作已經足以逼人好好想一想是不是真的還要抽,而電子菸把這個「退出便道」縮短了。Juul的菸彈能持續抽200口,傳輸的尼古丁相當於一整包香菸的量,只要一顆小小的菸彈就可以,很方便。沒錯,電池會沒電、菸油會抽完,但是邢晨悅不難想像,一定會有人不小心就一口氣把一整顆菸彈抽完,完全沒意識到已經給自己灌進一整包香菸的尼古丁分量(更糟的是對這種分量的尼古丁產生依賴性),尤其她和亞當還把配方做得很順口,不會刺激喉嚨或造成不舒服。當你什麽都不必做只要張嘴吸就好,這樣的裝置已經不只是「好用」足以形容了。

「我們希望他們獲得想要的分量就停止,」她告訴路透社,「我們並不想做一個更容易讓人上癮的新產品。」Ploom有想過多加一個分量控制功能,但是從未落實。

●本文摘自之《電子菸揭祕:矽谷新創Juul的戒菸神話與成癮威脅》。

※ 提醒您:抽菸,有礙健康


寶鼎出版 電子菸 成癮 商業財經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傷口會痛,提醒你還沒痊癒,不是蓋住就沒關係了──《管他的,就是要有盼望》

《忿恨的囚徒》破壞與仇恨究竟從何而來?該怎麼紓解?

韓國近百萬粉絲YouTuber:別把自己逼到極限,要為自己而活

了解殺人是精神醫學的任務!一窺司法精神醫學專家眼中的暴力犯罪者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