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銷作者宋亞樹揪心救贖新作結合浪懸疑、愛情元素《雙子》!

書名:《雙子(上下冊)》
作者:宋亞樹
出版社:春光出版/城邦文化
出版時間:2022年5月12日
書名:《雙子(上下冊)》
作者:宋亞樹
出版社:春光出版/城邦文化
出版時間:2022年5月12日

文/宋亞樹

他出現了!

歷經了好幾個星期五的撲空之後,她終於在某個早晨再與他相遇。

逼仄的早餐店裡,塞進了那道人高腿長的身影,瞬即變得熠熠生輝,就連頂上的陽光都相形失色。

他今日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鏡,雙腿交疊在早餐桌下,從容看著報紙的神情一樣優雅自適,令她久久無法移轉視線。

那天是她太莽撞,連他的話都還沒聽完便匆匆跑離,今天一定要好好和他說句話才行。好!至少去向他道個歉也好!她鼓足勇氣,行至他桌旁,開口的話音細緻抖顫。 「哈嘍!還記得我嗎?謝謝你之前想幫我倒垃圾,還有,對不起,我那天因為趕著倒垃圾,沒有聽你把話說完......對,你上次說得沒錯,我剛搬到這裡不久,就住在後面那棟樓的九樓。我叫藺如真,『藺』是藺相如那個『藺』,『如』就是如果的『如』,『真』是——」 啪嘶──男人大動作闔上面前報紙,中斷她滔滔不絕且一廂情願的話語。 薄薄鏡片後望著她的眼神波瀾不興,眸中一點情緒也沒有,陌生得如同他們不曾見過。

「妳認錯人了。」男人聲音平板,毫無溫度。

「什麼?」男人的神情與眼神太冷,冰得她一身透寒,藺如真全然反應不過來。

「請妳離開,妳打擾到我了。」男人再度攤開面前報紙,澈底遮住藺如真既羞窘又困惑的臉龐,將她如同髒東西般隔絕。 「對不起......」她幾不可聞的嗓音被無情地蒸散在惱人豔陽下。

原來她被討厭了啊,如今再向他說對不起似乎已經沒用......

藺如真喪氣地旋足回身,決定離開這個令她尷尬無比的場合,說不清心中的感受是委屈還是懊惱。

「嘿,是妳!」才走沒幾步,一道有些熟悉的聲嗓陡然喚住她的腳步。

藺如真疑惑揚眸,雙唇微啟,望著眼前聲源的眸光充滿不可思議,覺得自己就快要精神分裂。這不就是剛剛要她離開的那一位嗎?

「你......明明要我別打擾你......」現在又來主動攀談是怎麼回事?

他難道當她是毫無脾氣的洋娃娃,任他搓圓捏扁,招之則來揮之即去?「我?」男人食指納悶地指向自己。「我沒有啊。」回答十分無辜。 「有啊,剛剛在早餐店,你明明......」藺如真一邊回話,一邊旋身比向後頭,比到一半,心頭突地湧上某種怪異。

不對,這條小巷是單行道,早餐店在她後方,假使他繞過她,走到她前頭來喚她,她也不可能沒有察覺他從她身旁走過......

「你......剛剛......明明......」藺如真突然不知該從何說明如今情狀,更不知該如何問起,盯著眼前男人的眼神怔怔的,盈滿困惑。

「李陽,你很慢。」背後驀然傳來另一道有些相似,又不是太相似的男嗓。

藺如真一愕,偏首,便撞見另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唯一不同的,僅有鼻梁上掛著的那副黑框眼鏡。

「我早餐都吃完了,報紙不知看了幾遍,你到底在摸什麼?」眼鏡男人出聲抱怨,口吻不悅得如同寒冰。

這是早餐店裡的那一位?那剛剛叫住她的,沒有戴眼鏡的又是誰?藺如真匆忙回身。 「李烽,你很沒耐性。」沒戴眼鏡的那張臉爽朗地笑了,燦爛得如同頂上澄空。

藺如真左右來回瞧了又瞧。

一模一樣的臉龐,截然不同的溫度與氣場......

「你們......是雙胞胎?」藺如真驚愕無比地做出一個再簡單不過的結論。 「是啊。」其中一人燦笑。

「廢話。」另一人挑眉。 兩道男音同時回話,至於哪句是誰說的,不需特別說明。

雙子,是藺如真新居裡的新鄰居。

*

藺如真住在905號房。顧名思義,就是九樓的五號房。 由數棟大樓集合而成的住宅區,就像一般隔成數間套房出租的大樓一樣,沒什麼特別,正如同藺如真這個人——蓄著齊眉的劉海,頭髮及肩,五官縱然清秀,可並沒有什麼令人眼睛一亮的記憶點。

求學時,就讀一間並不特別出類拔萃,也並不特別糟糕的大學;畢業後,從事一份並不特別出色,但也並不至於令人皺眉的工作。

就像大多數人,明明一直往前跑,卻不知道為何而跑,領一份吃不飽也餓不死的薪水,在水泥叢林裡汲汲營營,日復一日過著同樣的生活。 沒什麼好挑剔,但也沒什麼值得滿意。

她的工作也是如此──校對,文字校對。 文字校對有什麼特別?沒有。 事實上,就連她來做校對這份工作,都是在出版業親戚缺人的狀態下,急急忙忙找她來救火的。

從大學畢業之後到現在,校對工作一路做了三年,做到二十五歲的現在,已經由最開始的忐忑不安,訓練成半個老江湖。

無論來了什麼稿子,所有的字在她眼中只有兩種:正確的字與錯誤的字。

標點符號可能稍微多一種:對的標點、錯的標點,和可以選用替代的標點。

校對時的情緒同樣也有兩種:一種是校到錯誤率很低的稿子,沒別的,成就感低到想睡而已;另一種則比較刺激,校到錯誤率非常高,毫無邏輯,文句超級不通順,完全不知道作者在寫什麼鬼的那種稿子,當然也沒別的,暴躁到想殺作者而已。

這份工作無聊嗎?非常。

甚至,即便校稿校到眼睛脫窗,累得要死要活,成書上根本還不會有她的名字。

她是書本的背後靈,存在感很低,就算飄出來也嚇不到人。不過,即便生活如此平淡,工作如此無聊,偶爾還是能找到幾件開心的事,比如,校到「離人」的稿子:

靜。闃深的靜。 唯一點綴在黑夜裡的,是幽微的金屬聲響,與細小的鼾聲。他們把她關在那間房裡,用鐵鍊拴住她的腳,一端繫綁冰冷床柱,一端束縛溫熱足踝。鐵鍊長度算得精準,恰好足夠她能移動到浴室解決生理需求,卻不足以離開這間連一扇窗也沒有的陰暗牢籠。他們施捨她天大的恩惠,配給她與拴在屋外那隻黑色土狗同樣的三餐,擁有最卑微的自尊,與最低限度的自由。

她不是犯人,卻犯下更滔天的罪刑。

她令家族蒙羞,罪無可赦。

*

「如真、藺如真!發什麼呆?我已經叫了妳好幾遍!」背後傳來的女聲驀地將藺如真從眼前稿件中抽離。 「嚇!」眸光膠著在電腦螢幕上的藺如真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那是「離人」的文字。

冰冷孤絕,毫無溫度與熱情,帶點莫名的懸疑詭譎,和時下受歡迎的輕快俏皮文風全然不同,卻總能吸引她不停看下去。

究竟是犯了什麼罪,才會被家人鍊在房間裡?

慘了......她剛剛有注意文章中有標點與錯字嗎?她好像忘了......

「還發呆啊?藺如真,妳這種少根筋的天然狀態什麼時候才能改一改?」旁邊那道女聲霎時揚高了好幾度,對尚未回神過來的藺如真十分不滿。

「表姊,妳小聲一點,我耳朵都痛了。」藺如真扯了扯耳朵,一副真的很痛的模樣。

「小聲一點?我不大聲妳聽得見嗎?」說話的女子是路歡,藺如真的表姊,也是當初找藺如真來出版社當校對救火的親戚,更是「離人」的責任編輯、出版社的總編。

「好啦,對不起嘛......」藺如真吶吶道歉,齊眉劉海下的雙眼圓滾滾、亮燦燦,十分無辜。

「我要出去,中午跟作者約了吃飯,妳記得把手邊該校的校完,還有,外包的稿子也該收回來三校了。」

「好,我早上有催過,等等再去要。」

「下週來得及進版廠?」

「一定可以,我今天會拚死做完的。」

「今天?妳不是每個星期五都要準時下班?」

「我還有星期六、日,不怕。」

「妳交男朋友了?」

「哪有?妳哪隻眼睛看到我身邊出現過男人了?」 「那不然為什麼每個星期五都要準時下班?」

「因為......要倒垃圾。」雖然,倒垃圾這件事跟男人也有點關係啦,藺如真笑得有些心虛。

「呿,隨便妳。」路歡本來已經回身走了幾步,又饒有興味地折回來。「欸?怎不問我約了哪個作者吃飯?」

「那是妳的事,幹麼問?我對作者又沒興趣。」

「是妳最喜歡的。」路歡揚高了眉。

「離人?」

「嗯哼。」

「我喜歡他的故事,又不是喜歡他的人,他長得是圓是扁又怎樣?」藺如真哼哼。

「很帥哦!」雖然性格有點古怪,不過,真的長得十分俊秀。路歡吊人胃口,試圖引起藺真興趣。

「哦。」只可惜藺如真興致缺缺。其實,她回家倒垃圾還會遇見更帥的呢!

藺如真笑容神祕地將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祕密嚥回去,出聲趕人。「妳快出門啦!我要加緊腳步了,有什麼狀況再打給妳。」

「好啦!加油。」路歡披上時尚感十足的長版風衣,踩著高跟鞋離開辦公室。藺如真振奮精神,深呼吸了一口長氣,再度埋回電腦螢幕裡。 加油!努力!這次絕對不能再被故事情節吸引了,得趕在垃圾車到達前回家才行。

李陽、李陽,只有星期五才會出現的,優雅親人的李陽。

藺如真工作效率飛快,但動機絕對不良。

●本文摘選自/城邦文化出版之《雙子(上下冊)》


春光出版 文學 出版風向球 閱讀風向球 書摘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日本「極短篇小說之神」星新一,永不過時的小說世界!

健全工會制度當靠山,讓瑞典工友阿伯摔門也不怕

電子菸成癮的秘密:一顆菸彈的尼古丁含量相當於一包香菸

銷量破百萬冊!日本奇幻宮廷小說《後宮之烏》在台發行中文版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